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两百章 等!
    盆地内个坑,片凌乱碎石,重点是那株赤阳朱果不见了,坑就在赤阳朱果的位置,坑周围的硬石地面龟裂如蛛。

    群月蝶在上方振翅照明,整个山顶片朦朦光亮,远看犹如颗发光的宝石坐落在山顶。

    月蝶下则是群修士在搜索。

    好阵后,群人收拾了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过来,围着寒冰嘀咕了许久。

    将情况了然于胸后,寒冰领着几个人走到了座耸立的岩石下,起抬头看着上面裙袂飘飘、散开的长发在寒风中猎猎飘扬的雪落儿。

    “小姐!”寒冰拱手喊了声。

    山上大部分地方的积雪剥落,许多地方都裸露出了黑色的岩石,扫视的目光收回,雪落儿慢慢回头,乱发倒吹拂面,风情别样,却是冷目如电。

    群守山修士战战兢兢低下了头。

    雪落儿人从岩石上闪身而下,轻飘飘站在了众人跟前,从岩石后面拐入的风令她长发飘摇不定。

    寒冰到她身侧,让出了身后几人,挥手示意了几人手上的东西,示意了雪落儿请看。

    有两人手上捧着赤阳朱果的残枝,那真是残枝,零零碎碎的。

    还有人手上捧着块焦黑的、半椭圆的、丑陋的石头,又不像石头,有些地方似乎散发着金属光泽。

    “什么意思?”雪落儿冷冷问了句。

    寒冰上前抱了那丑陋石头过来,近前给雪落儿细看,“小姐您看,这应该是陨铁的种。”

    “陨铁?”雪落儿疑惑,抬头看向了夜空。

    寒冰颔首:“小姐,器云宗平常也收购这东西,陨铁我也见过些,外表大多都是烈火焚烧过的焦黑模样。”

    雪落儿:“你想说什么?莫非是天降陨铁,刚好砸中了赤阳朱果果树?”

    寒冰轻叹道:“怕也正是如此,只能说是太巧了。小姐,您过来看…”将手上‘陨铁’交还给了手下,亲自领了雪落儿到坑边,指了指:“这地面的坑明显是受到巨力轰出来的,加上山顶的这块陨铁,除了老天爷为之,应该也没其他解释。”

    说罢还摇了摇头,也颇为无奈。

    她很明白这事对小姐的影响,小姐每年都要去老主人那边住段时间,老主人所居的‘玄冰宫’奇寒无比,就算是修为高深的般修士也难以久待。

    而小姐要想在那奇寒之地居住,每年前往时都会服下颗赤阳朱果,因这赤阳朱果有那抵御奇寒的功效。如今赤阳朱果没了,连果树都毁了,小姐想要再去那奇寒之地居住怕是不行了。

    而老主人对外说赤阳朱果是自己用的,只是为了不让小姐难做而已。老主人的意思很简单,谁想要赤阳朱果有本事亲自去找老主人说去,老主人不答应,这天下没人敢纠缠。

    至于雪崩,对于长期生活在雪域的人来说,都能理解,动静太大就有可能造成雪崩。

    事实上袁罡就是欺负这些人不懂那些未知的东西,否则这现场由他来查看的话,定能看出些明显的端倪。

    雪落儿:“怎就这么巧,怎就刚好砸在了这山顶,砸在了赤阳朱果的果树位置?”

    寒冰苦笑:“人为的可能性不大,旦有人靠近,雪魃发出的警讯必然会惊动守卫,也许是天意难测吧!”

    “天意?”雪落儿抬头看天,长发在风中凌乱,喃喃自语,“天意为何如此?”

    寒冰沉默,这个她也不好说。

    雪落儿收了脸迷惘神色,风中转身,闪身掠向了山下,部分人留在了山上继续,部分人跟着向山下飞去。

    崩塌的积雪中,不时有雪魃扒开积雪钻出,发出声声仍有余悸的哀鸣,有的雪魃将周边积雪染红,僵硬在雪堆中动不动。

    落在山脚的雪落儿稍微停了下,将这幕幕纳入眼底,随后飞掠而去,返回了琼楼玉宇之地。

    接近雪崩之地查看的各派修士亲眼目睹了雪落儿等人的离去。

    不少人清晰记得,雪崩之前山上似乎有声震响,然而又不敢跑上山去看究竟,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三条人影飞掠上山,落在了山顶雪墙中。

    看清来人,雷宗康松了口气,对落地的牛有道拱手道:“道爷!”

    话刚落,雷宗康猛然抬头,借着火光,只见挂在张布下的袁罡从天而降,落在了雪墙外面。

    “……”雷宗康懵了下,袁罡从天上飞来的?

    落在雪墙外的袁罡阵小跑停下,从三角翼下钻出,随后挥臂连斩,将支撑三角翼的架子给稀里哗啦劈断了,随后抱了团,跑到山顶,翻过雪墙,东西扔进了火堆里。

    黑牡丹、段虎和雷宗康看向袁罡的眼神,像看怪物似的。

    扔进火堆里的布匹很快焚毁,牛有道迅速轰塌雪墙埋葬了火堆,随后低喝了声,“走!”

    段虎和雷宗康左右架了袁罡的胳膊,跟随在牛有道和黑牡丹的身后,迅速向山下掠去。

    行在夜色笼罩下的苍茫雪域疾驰,片刻不停……

    次日天明,冰雪阁终于对外放出了消息,颗陨石砸在了雪山上,方引发了雪崩!

    就这么个情况,没有其他的解释,事实上冰雪阁也没必要对外解释什么陨石刚好砸中了赤阳朱果的果树将其给毁了。

    如此巧合,恍如天意,说出来也不吉利。

    峡谷内的各方,暗暗议论了夜,皆猜测出了什么事,得到消息后,方恍然大悟,任谁也不会想到‘陨石’刚好砸在了山顶,又刚好砸中了赤阳朱果的果树……

    北州,凌波府,府外群人马护送了辆马车来到。

    马车停在了大门口,迅速有人抬了三级木制台阶放在了马车旁,车帘揭开,白衣黑披的邵平波钻了出来,径直走下了马车。

    “大公子!”下了台阶来迎的管家邵三省见礼,同时给了邵平波个眼色。

    邵平波会意,却不动神色,回头对旁的唐仪笑道:“唐掌门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行外出巡视,唐仪等人被邵平波点名陪同护卫。

    职责所在,唐仪也难推脱,只能是随行。

    邵平波本想留唐仪再交谈交谈,然看出了邵三省有事,留下佳人赏心悦目、说不定还能有个美好收获的好事只能暂时抛开。

    实际上,美色对他来说,并无多大意义,虽不能斩断那份男女俗欲,可和他专注的正事来说,美色于他完全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是!”唐仪拱手告退。

    微笑目送唐仪离去后,邵平波方收了笑脸入府,进了府内也屏退了随行的黄斗和林狐等法师随扈。

    主仆二人路回到了内院,径直进了书房。

    帮邵平波解了披风在手,邵三省叹道:“大公子奔波操劳,辛苦了。”

    走到案后坐下的邵平波淡然道:“说正事,怎么了?”

    邵三省挽了披风在臂弯,沉声道:“不出大公子所料,冰雪阁那边真的出事了。”

    刚坐下的邵平波又缓缓站了起来,徐徐问道:“可是赤阳朱果的事?”

    邵三省:“倒没听说赤阳朱果出事,不过长有赤阳朱果的那座雪山却出了蹊跷事,那边的眼线接连传来两份消息。第份消息说,两日前的晚上那座雪山之上发出阵轰鸣爆响,随后引发了雪崩。”

    邵平波眯眼,“第二份消息呢?”

    邵三省:“冰雪阁次日放出话,说是块陨石砸在了那雪山之上,方引发了雪崩。”

    “陨石?”邵平波目光略有闪烁,忽呵呵乐,“前段时间,金州府城那边闹得沸沸扬扬,说是什么陨石砸落,动静颇大,如今冰雪阁又闹出了陨石,还真是天助我也!”

    邵三省试着问道:“听过大公子之前的话,我也有所怀疑,只是…他能得手吗?”

    邵平波冷笑:“这可不是小事,是掉脑袋的大事,他那种人,没把握焉敢轻易下手?我敢保证,赤阳朱果十有八九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上!”

    大手挥,意指这事不用再怀疑了,又问:“从冰雪阁到金州要多久?”

    邵三省沉吟着估算了下,回道:“路快马加鞭就算马不停蹄顺畅直行也得好几日才行,否则起码得要个月才能抵达,若能驾驭飞禽自当另说。”

    邵平波颔首:“好了,这事我知道了。”说罢坐了下来,伸手拿了案上累积的公文查看。

    他出去巡视的这段时日,些不甚重要的公文累积了不少,既然回来进了这里,他就准备快速阅后处理下。

    见他就这样把事给放下了,邵三省忍不住提醒道:“大公子,要不要放点风声出去?”

    邵平波目光和精力都集中在了翻开的公文上,头也不抬,就两个字:“等着!”

    匆匆月余,赵国境内,牛有道行过金州,却并未前往金州府城,可谓与金州府城擦身而过。

    道路两旁绿意盎然,马背上的黑牡丹回头看了看金州府城方向,问牛有道:“道爷,咱们不去金州?”她心中狐疑,不是要用赤阳朱果为那个萧天振治病吗?

    牛有道偏头看来,似笑非笑,就个字,“等!”

    黑牡丹茫然,等?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