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零一章 厚礼
    牛有道没告诉她等什么。

    行继续前行,过金州,直奔青山郡境内。

    本来走燕国境内回青山郡能缩短不少的距离,但为了以防万,行还是绕了远路……

    长途漫漫而归,青山郡郡城在望,牛有道没有进城,而是进了附近的山林。

    夕阳无限好,层林便染金黄,牛有道站在座山丘上眺望,前方远处是是青山郡郡城,后方是林木幽幽山峦起伏,青山郡郡城城他也是头回来。

    隐见骑在官道上驰骋而去,直奔城门方向,正是段虎,奉命前去找圆方问问情况,如果情况合适,再让圆方告知商朝宗,他回来了!

    等了那么阵,城门方向,群人马隆隆疾驰而出,直奔此地。

    大批人马抵达,在段虎引领下进了山林,几十名修士从树冠上飞掠而来。

    商朝宗、商淑清、蓝若亭、圆方、白遥、留仙宗掌门费长流、浮云宗掌门郑九霄、灵修山掌门夏花,来了大群人赶到山丘脚下。

    纷纷抬头看向山丘之上,只见杵剑而立背对的牛有道在夕阳照耀下,整个人笼罩在朦胧光辉中。

    再见这熟悉的背影,尤其是那熟悉的杵剑而立的站姿,商朝宗这些旧人明显有些激动。

    牛有道转过身来,看着山下众人微微笑,夕阳斜照在他侧颜上,令他年轻面容上的笑容显得神秘而矜持。

    哗啦啦,群人跳下马,商朝宗更是迫不及待地朝山上冲跑而去,情绪激动不已。

    商淑清脸兴奋,看向山上人的明眸中绽放异样神采,亦连同蓝若亭朝山上跑去。

    圆方已经飞掠而起,到了牛有道身边,欣喜拱手道:“道爷!”

    牛有道点了点头,朝山下冲来的几人推掌,示意不用上来,个闪身飘了下去。

    分别许久不见,终于又和商氏兄妹碰头在了起。

    “见过王爷、郡主、蓝先生。”牛有道拱了拱手。

    商朝宗赶紧双手相托,“道爷,回来何不让人提前通报声,本王也好来迎接!”

    牛有道笑道:“安全起见,防小人不防君子!”

    闻听‘安全’二字,此行风险,商朝宗略知二,正因为如此,激动的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忽然掀长袍下摆,单膝跪地,“道爷,请受小王拜!”

    “使不得!”牛有道连忙扶住他,看向了后面走来的群人,低声给了句,“人多眼杂,有什么话不妨回头再说。”

    “好!”商朝宗点了点头。

    商淑清明眸中满是期待,准备说上些什么,奈何牛有道只是笑着朝她点了点头,注意力转瞬便从她身上挪开了,令商淑清眼中略有失落意味,目光随后落在了牛有道身后的黑牡丹、雷宗康身上。

    黑牡丹和雷宗康相视眼,皆暗暗惊讶,都没想到道爷在庸平郡王这居然有这么高的威信,竟能让堂堂王爷行跪礼!

    这幕让二人隐隐有些兴奋,看来只要跟紧道爷,在此地立足没任何问题,前途可期!

    费长流等人走来,与牛有道互相拱手见礼后,夏花问牛有道:“怎这么久才回来?”

    牛有道:“遇上些事耽误了。”

    几人寒暄着,白遥在旁冷眼旁观,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心中感慨无比,此子实在是不凡,居然连掌门师尊都被他给摆平了,嘴里经常提起,念叨着怎么还不回来!

    其实天玉门掌门彭又在也来了,已在青山郡郡城住了段时间,在等牛有道回来,有些事情毕竟还是要亲眼见到成效才安心,此乃天玉门首要的大事,马虎不得!

    闻听牛有道回来了,也急于相见,奈何因身份原因,代表的是天玉门的脸面,不便亲自跑来,否则有降格迎接的嫌疑,毕竟天玉门不是留仙宗之流。

    天玉门来的不止是掌门彭又在,天玉门的高层商议过后来了不少,都要亲眼看看,奈何迟迟不见牛有道归来,搞的天玉门这边心焦的很,担心牛有道会不会在途中出了什么事。

    见大家碰面就没完没了,蓝若亭插话道:“诸位,道爷长途奔波劳累,有什么话是不是回城歇下了再说?”

    牛有道:“我若公开在此露面,燕国朝廷的脸面上也挂不住,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局势好不容易稳住了,暂时也没必要再把脸撕破。”

    这个好办,商朝宗声令下,立马让人回城弄了辆大号的马车回来。

    马车到,牛有道钻进了马车内,所有人马回城。

    落脚点就在郡守府后面的栋园子里,本是当地富商的家,青山郡易主前,富商携家眷逃离,园子也成了无主之物。园子和郡守府中间本隔着条路,接到天玉门消息知道牛有道可能要回来后,加上彭又在等人的光临,遂将中间的路给封了,两府之间也打通了。

    这里刚回来还没停脚,天玉门便差人过来,说是彭又在要见牛有道,众目睽睽之下把牛有道给请走了。

    来到处院落里,牛有道与天玉门干高层见面见礼自是不说。

    寒暄过后,端坐客厅上位的彭又在沉声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酿酒?”

    “步步来,急不出来,起码也得先把场地给选好,东西也要置办起来。”牛有道劝其稍安勿躁,复又反问:“我怎么听说两郡的军政大权还未统?”

    彭又在:“你抓紧时间把酒的事操办起来,只要见到了成效,广义郡那边不会有问题。”

    牛有道点了点头,也能理解,万剥夺了凤凌波的权力,这边事情又弄砸了,不好对凤凌波交代。

    名头次见面的天玉门长老问:“年只产万坛,还是那么小的坛,是不是太少了点,量能不能再提高些?”

    贪心不足的事情处处可见,牛有道倒不是不能满足,关键是这玩意太耗粮食,折腾起来对食不果腹的百姓来说,简直是场灾难,所以他才把握着量限定在了万坛。

    “能有更大好处我没道理不想,只是现有的条件只能是这样。”牛有道摇了摇头,又道:“再就是量大了也没什么好处,量大,价钱上不来也是假的,就算价钱能上来,太大的利益难道天玉门就不怕惹得人眼红招来麻烦?哪怕是这万坛,我也要奉劝诸位句,对外最好不要宣扬有万坛,至于该怎么自圆其说,天玉门不妨好好想想。”

    众人沉默,彭又在道:“这个不用你操心,你管好你份内的事。”

    这边谈完酒的事,牛有道告辞,刚来到给他安排好的庭院中,费长流又请了牛有道到旁去说话。

    “我留仙宗在冰雪阁的弟子可以撤回了吧?”

    本是带去冰雪阁截杀牛有道的人手,如今在牛有道的要求下大部分又暗中布置在了冰雪阁。

    “暂不撤,继续给我盯着!”牛有道摇头,直接岔开了话题,“不知我要的那份投名状准备的如何?”

    三派掌门各自朝门中弟子挥手示意了下。

    很快,十三只木匣子端来,摆在了花坛上。

    费长流亲自翻开了只木匣子,里面正是宋九明那颗被石灰呛过的首级,“除了你指定的那个宋舒外,连同宋九明和管家刘禄,宋家上下十三颗人头皆在此,请验明正身!”

    “处理掉吧。”牛有道淡淡声,没有查看的意思,也没有检查的必要。

    他也不认识宋九明等人,是真是假的,回头问问商朝宗这边接到的陈归硕的消息便知,犯不着多此举,夜幕降临时欣赏这么多人头又不是什么雅事。

    不过了了桩心事倒是真的,宋家那个大患终于除掉了,至于‘漏’的宋舒,没了宋家的影响力,他压根不放在眼里,目前的宋舒正常情况下连近他身都够呛,要解决只是他句话的事情,不足为虑。

    牛有道应付完了这帮子,才轮到了和商朝宗等人坐下慢慢谈。

    外面有丫鬟端了茶水来,黑牡丹主动上前接了放在牛有道跟前,随后和袁罡、圆方起站在了牛有道的身后。

    段虎和雷宗康没有进来,在外面守着,正因为如此,突兀出现的这个黑牡丹,再次引起了商淑清的注意。

    也正因为引起了她的注意,商淑清才观察到,黑牡丹对道爷的态度似乎有些不般,尤其是看向道爷的眼神。

    脑中闪过些念头后,商淑清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两人的年纪明显有差距。

    站回牛有道身后的黑牡丹无意中和商淑清的目光对上了。

    商淑清微微笑,目光挪开了到了旁,落在了自己手上的茶盏上。

    对于这个面容奇丑的郡主,黑牡丹也好奇,从见面开始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也察觉到了这个丑郡主看道爷的眼神似乎不太正常。

    女人与女人之间有同理心,同理心这东西有时候不是什么好事。

    茶水奉上后,牛有道端茶遥敬,“还没恭喜王爷拿下青山郡,可喜可贺!”

    商朝宗回敬,感慨摇头,切尽在不言中,感觉些感谢的话说出来都太轻了。

    放下茶盏,牛有道又笑道:“既然几个门派的掌门都来了,想必他们该说的都已经跟王爷说了。记得当初我跟王爷说过,只要王爷拿下青山郡,我便送王爷份厚礼,不知这份礼物王爷是否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