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零二章 有点拿不出手
    ,。

    厚礼?黑牡丹不知情,有些疑惑。

    商朝宗等人多少一愣,想起来了,当初道爷闭关前的确有这一说,现在念想起,皆是悚然一惊。

    蓝若亭惊疑不定道:“道爷,难道几派掌门亲临之事便是道爷当初所指厚礼?”

    牛有道笑问:“难道几派前来助力王爷夺取南州…蓝先生还嫌礼轻了看不上?”

    “不不不!厚礼,绝对是厚礼!”蓝若亭忙摆,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来形容,解释道:“我只是认为…难道道爷当初就计划好了这一步?”

    牛有道摇头:“情况有变,当初所指礼物并非这个,顺势而为,总之不会比当初差。”

    蓝若亭松了口气,还以为他一开始就算到能有今天,若真如此的话,那这位的谋略未免也太恐怖吓人了。

    商氏兄妹也略松了口气,刚才同样被吓到了。

    尽管松了口气,可心中的感慨依然无法形容。

    诈娶凤若男,借兵广义郡,立足苍庐县,说服海如月,攻占青山郡,如今又引来几派助力谋取南州,这一连串的步骤下来,真正是令人叹为观止。

    几人不得不承认,一个牛有道可谓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想当初兄妹二人可是准备经由密道逃亡海外的啊,当初如丧家之犬逃离京城时,谁又曾想到能有今天?

    而当初向凤凌波借兵,如今反过来又要兵不血刃地将凤凌波多年的心血占为己有,让几人如何能不感慨?

    几人估计天玉门那边并未急着将这事告诉凤凌波,若是凤凌波知晓此事后,真不知该是何等心情?

    商淑清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牛有道身后的袁罡,依然记得袁罡在南山寺对她说过的话,每个字都言犹在耳:我知道你们兄妹怎么想的,你们觉得道爷的修为不高,那是你们有眼不识金镶玉,对你们的处境来说,道爷那个人比他的修为重要,你们挽留错了对象!

    如今回想起这句话,真正是明白了话不多的袁罡当初说出那番话该是何等的字字珠玑!

    如今一切的一切,无不印证了袁罡当初所言,可见真正了解道爷的人还是袁罡,可见袁罡当初的的确确是真心指了条明路给他们!

    如今回想起来,商淑清屡屡后怕,庆幸不已,当初若错过了,兄妹二人焉能有今天?至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么快崛起,逃离京城才半年的样子啊!

    厚礼之事放在一边后,商朝宗问询意见:“道爷,海如月那边已催促了这边几次。”

    牛有道问:“催促什么?”

    商朝宗:“她急于见到英扬武烈卫的成效,她的心情我也能理解,担心儿子出事萧家人情不在了万洞天府随时会对她做出不可预测的事来,因此急着看到这边展现出能给她撑腰的实力。心情本王固然能理解,然而这事哪急得出来,练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还有诸多条件的限制,既然是骑兵,大量战马不可或缺,仅这一条短期内就难以达成。”

    牛有道略思索了一下,“咱们目前的条件有限,王爷不必理会她,按自己可控制的节奏有条不紊进行便可。”

    蓝若亭插了一句,“道爷的意思是放弃海如月那边?”

    牛有道微微摇头,“目前看来,谁执掌金州都不如海如月对王爷有利,总之这事王爷不用操心,王爷只管专心做自己的事,海如月我来对付,我自有办法安抚她。”

    听他这么一说,几人莫名觉得这个麻烦已经不是麻烦了。

    接下来一番长谈,主要对下一步事宜做了商量,牛有道对商朝宗多有叮嘱,商朝宗不时点头,将牛有道的交代记下了。

    知道牛有道长途奔波辛劳,几人也没打扰太久,谈了一阵后告辞!

    牛有道亲自出门相送,尽管商朝宗等人再三表示不用送,可牛有道还是恪守一些规矩,一直将商朝宗几人给送出了大门,不想让商朝宗认为他居功自傲。

    他花了这么大的心血、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来扶持商朝宗,不想扶出个翻脸无情来,多走几步路客气点又不费什么事。

    目送几人离去后,牛有道转身折返,边低声叮嘱左右,“大雪山的事都给我烂在肚子里,不许告诉任何人。”

    黑牡丹点了点头,“是!”

    圆方奇怪,大雪山什么事?

    袁罡沉默,他明白,看来那事道爷并不想让商氏兄妹知道,扶持归扶持,道爷终究还是留了一!

    黑牡丹又试着问了句,“道爷,若是没其他事,洗洗休息吧。”

    牛有道颔首,待黑牡丹去准备后,牛有道又问圆方,“老熊,那个陆圣中如今怎样?”

    圆方嘿嘿奸笑道:“活得好好的,一直关着呢。”

    见他笑的古怪,牛有道:“带我去看看。”

    圆方遂领了他直奔南山寺僧众居住的院子。

    行走在屋檐下,陆续经过几间开着窗的房间,每过一间牛有道都往里面看上一眼,结果见到僧人们依然是光头不改,正挑灯专心致志地抄写经书。

    这一幕幕看得牛有道暗暗摇头,不用说,这么多和尚一个个能不受外界诱惑,肯定和圆方这个主持教导有方脱不了关系。

    很显然的,圆方还惦记着振兴南山寺,不管经历了多少事,不管见识了多少风云和繁华,圆方依然是初心不改!

    对此,牛有道也不知是该佩服他,还是该踹他两脚,跟着老子混,心却在佛祖那边,这算什么事?

    偏偏这种事情,你还说不出什么,你能说圆方这样是身怀二心吗?你对虚无缥缈的佛祖有意见也没用,说出来反而是你没道理!

    牛有道也知道,这是圆方的信仰,许多年前的南山寺收养了幼小的他,没让他饿死山林或被野兽给害了,圆方这是要拿一辈子去还,他又能说什么?让圆方不要报恩吗?

    他身边也容不下忘恩负义之辈,所以没办法了,估计自己身边很长时间都得有一群和尚存在,权当是身边有一群人为自己诵经祈福吧。

    只是一群和尚跟在身边,他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两辈子加一起都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圆方将他领到了一座地窖前,挥示意看守的僧人打开了地窖。

    地窖地板一揭开,一股恶臭扑鼻,牛有道皱了眉头。

    两名僧人下了地窖台阶,地窖内很快传来一阵叮呤当啷的铁链声。

    四肢拴着铁链的陆圣中站在牛有道面前后,牛有道是彻底认不出了,蓬头垢面,脸脏的认不清了,犹如糊了一层什么东西,衣服脏的不堪入目。

    陆圣中忍不住抬挠了一下头,牛有道目光闪了闪,明显看到陆圣中的头发中有什么小虫子爬出,神情瞬间抽搐了一下。

    加上身上那股恶臭袭人,牛有道揉了揉鼻子,皱眉道:“让他好好洗洗,换身干净衣裳,明天带来见我。”

    本想和陆圣中谈谈,然这情况下的陆圣中他唯恐避之不及,关键面对这么臭的陆圣中没办法开口,呛人!

    圆方立刻挥示意僧人照办。

    牛有道注意到了,听到这话的陆圣中哭了,流眼泪了。

    回头离去的途中,牛有道问圆方,“怎么把人搞成了这样?”

    圆方的道理也很简单,你道爷吩咐不可让人跑了,他也怕途中出什么意外,遂交代了南山寺的僧众避免可能有任何意外的情况出现。

    说白了,就是没解开过陆圣中身上的铁链子,陆圣中自从被抓后从未洗漱过,关在哪个地方就在哪个地方吃喝拉撒,身上衣服也没换过,不臭才怪了……

    “唉!”

    回到郡守府正厅的蓝若亭忽一声长叹。

    落座的商朝宗问:“先生何故喟叹?”

    蓝若亭摇头苦笑,“若不是怕惹得道爷反感,我实在是想亲自去那个小庙村看看。乱世中的一个山野村庄,能出一个袁罡那样的人已经是难得,居然还能出道爷这么个妖孽,还这么年轻,我深感愧对老师多年的传授,只怕老师在世也得感慨…”

    说着摇了摇头,后面对老师不敬的话打住了,又叹道:“太年轻了,无论生活阅历和见识怎么可能?我有点无法想象…果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不服都不行,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纵奇材吧!”

    商淑清安慰道:“先生过谦了,各有所长罢了,先生擅长的军策以及政务方面,道爷基本上从不触碰,可见这不是道爷擅长的,在这点上,道爷肯定是不如先生的。”

    “唉!”蓝若亭摆了摆,一副不说也罢的样子,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沉吟道:“王爷,我在想一件事,一直是道爷帮我们,而我们似乎从未付出过什么,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当初答应他的修炼资源…”

    后面的话没说完,但商氏兄妹都明白他的意思,当初许诺的资源方面,基本上都被天玉门给占了,这边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食言了。

    商朝宗咬了咬牙,“再不有所表示也说不过去,再难也得挤点出来,他身边也养着人,不能连基本的花销都没有,先想办法挤一万金币出来吧!”

    不是他小气,而是青山郡本就民生凋敝,加之原青山郡人马败退时把能卷的大宗都卷走了,这边有太多地方需要花钱了,时日尚短,元气一时缓不过来,天玉门支援到打下青山郡已属不易,现在还想让天玉门提供财力是不可能的事情。

    蓝若亭为难道:“有点拿不出,诺大个青山郡只能拿出一万金币给他,他信吗?”

    商淑清道:“道爷既然能对天玉门提出恢复民生,应该也是通情达理的人。我是女人好说话,我拿去给他,对他解释解释,他应该能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