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零三章 误会
    ,。

    蓝若亭的本意是再想办法从别的开销中挤点出来,既然商淑清认定道爷不会有什么意见,那他也就不再多说了。

    说实话,给一万金币,商朝宗也有点心虚,怕拿出尴尬,可现在青山郡百废待兴,要紧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妹妹主动把这个事揽了过去,商朝宗有点巴不得,颔首道:“清儿言之有理,你们女人说话方便,就由你去吧。”

    蓝若亭瞥了眼商朝宗,眼神略有古怪,心里嘀咕,一个未嫁的黄花闺女老是往一个男人那边跑,也叫方便?难道你就不怕惹出什么闲言闲语毁了自家妹妹的清白?

    事实上,商朝宗压根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原因是自家妹妹难看的吓人,哪有男人会动什么歪念头,他也不认为道爷有那么重的胃口!

    当然,有这方面的信心也是相信牛有道的人品,接触了这么久,从未见道爷在女色方面有过任何索取,不像天玉门的某些修士!

    敲定了一万金币后,蓝若亭立刻命人取钱来。

    倒不是说这边目前只有一万金币,十来万金币的现钱还是能拿出的,可许多开销都是做了计划的,花费很紧张,这里挤出一些,其他紧要的开销就要缩减。

    彭又在等一干天玉门高层的到来,还有留仙宗三派高层的到来,不好好招待是不行的,已经挤占了一次紧张的费用,现在又要挤出一万。

    下面管账的人来到,奉上账本。

    商朝宗和蓝若亭为了这一万金币商议了好一阵,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滋味不好受。商议来商议去,最终还是决定在军需上进行缩减,暂时扣发一部分军士的饷钱。

    其他一些迫在眉睫的开销实在是不好动,事关青山郡的人心,搞不好要出乱子。

    目前来说,军队是可控的,而地方官员每顿吃用都是要花钱的,搞得地方官员及家眷饿肚子还怎么帮你治理地方?军队吃大锅饭是不用军士掏钱的,大家已经占了青山郡的地盘,将来的利益也看得到,好好和下面将领讲讲,回头一定补发给大家,也只能是让将领们安抚好下面人马。

    商朝宗亲笔在账目上的军需一栏签字扣除了一万金币!

    一张面值一万的金票到了蓝若亭的上,蓝若亭又交给了商淑清。

    得了金票的商淑清估计牛有道刚回来不会那么早休息,而之前见面一直没能和牛有道正经说上话,带着心思,揣着金票又回了郡守府后面的园子。

    牛有道的确没休息,正在沐浴。

    “郡主,要不您先去厅里坐着,待道爷沐浴完了,我通知他如何?”

    守在外面的圆方试着问了句,话里藏有几分心虚。

    他也搞不懂黑牡丹怎么就跟道爷搞一块了,反正他是亲眼目睹黑牡丹跟道爷一块进去沐浴了,这么久没出来,这孤男寡女之间一块沐浴还能有什么好事?

    他也怕外人看到不好,毕竟黑牡丹比道爷年纪大不少呢。

    他心里也一直唏嘘着,凭道爷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干嘛跟黑牡丹鬼混?

    商淑清微笑道:“不用,我在这里等道爷。”

    拿不出多的钱来,拿出点诚意来还是应该的。

    “呃…”圆方无语,商淑清的身份在这,他也不好硬赶。

    正琢磨着想个什么办法将商淑清调离,免得看到了影响不好,谁知浴室的大门就在这时嘎吱一声打开了。

    体态丰腴婀娜的黑牡丹先走了出来,身上穿着沐浴后的便衣,湿漉着的长发披肩。

    沐浴后近乎同样一身便装的牛有道随后也慢悠悠走了出来。

    站在院子里的商淑清怔怔看着这一幕,怔怔看着明显是一同沐浴后走出的男女,瞪大了明眸看着。

    刹那!反应过来后的商淑清猛然心绞了一下,心疼到难以附加,痛彻心扉!

    这一瞬间,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了心房,那种弥漫身心的某种滋味是她从未体验过的,这次猛然袭来,竟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她不知道自己看到这一幕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一向聪慧的她竟然有些慌乱,可谓方寸大乱,足无措,竟扭头就走。

    踱步到台阶边正要下台阶的牛有道也愣了一下,这女人什么意思?忙喊道:“郡主可是有事?”

    商淑清边走边回了一句,“没什么事,是清儿冒昧了。”连头都没回,就拐身消失在了月门外。

    陪站在牛有道身边的黑牡丹一脸的若有所思。

    牛有道慢慢迈步下了台阶,问圆方,“郡主是不是有什么事?”

    圆方颔首:“好像是有什么事,刚在这等着道爷您,估计是…”瞥了眼慢慢跟来的黑牡丹,“估计是误会了什么,怕坏了道爷您的好事。”

    牛有道冷冷斜他一眼,“你一出家人哪来那么多歪心思?”

    圆方嘟囔道:“这不明摆着的吗?除非瞎子,否则谁看不出来。”

    牛有道回头看了眼浴室,看看黑牡丹的仪容,再看看自己,再结合商淑清刚才的那番话,想想也是,的确可能是误会了。

    不过他也无所谓,误会了就误会了吧,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他估计商淑清也没什么要紧事,否则以那女人的聪慧分得清轻重,不会因为一点误会就赶紧回避,既然不是什么要紧事大晚上的也不急于一时,改天见面问清楚就是了。

    牛有道转身就走,尾随在旁的黑牡丹笑着问了句,“道爷,这位郡主是不是看上您了?”

    牛有道斜她一眼,懒得回这无聊问题。

    他对商淑清没任何兴趣,和美丑无关,就算商淑清貌若天仙他也没那乱七八糟打算,更何况商淑清还丑的吓人,他看人再不重外表只重内在也不至于那么重胃口。

    观他前后反应,加上拿话试探,黑牡丹算是明白了,道爷对那位没任何感觉,不过想想也是,那位长的也真够吓人的,若排除身份背景的话,估计没哪个男人看得上。

    身为过来人的黑牡丹略摇了摇头,心中唏嘘一声,无关美丑,哪个女人没有情窦初开的时候?只不过又是个要过这一关的傻丫头罢了!

    只盼这傻丫头分得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要被一时的情窦初开蒙蔽了心眼,免得最终受伤害的还是自己。

    她多少有些怜悯和同情商淑清,身为女人能感同身受,很清楚一个女人的容貌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长这么丑还能坦然自若的出来见人,这得有多坚强才能做到!

    不但是她,就连对商朝宗这边人一贯不客气的凤若男,见到商淑清也主动亲近着。

    目前来看,基本上没哪个女人会在潜意识里将商淑清视为威胁,也难生嫉妒之心。

    丑一点,有时未必都是坏事。

    而此时的商淑清正停步在阴影下的墙根旁,一扶墙,低了个头。

    另一慢慢抬起,柔荑指尖轻轻触抚着自己那张布满丑陋的难看脸庞,指尖颤巍巍着,眼中满是自惭形秽的黯然。

    不过也因此迅速冷静清醒了过来,因为知道不可能!

    反问,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能耽误正事?回去该怎么向哥哥和蓝先生交差?哥哥那边肯定还等着自己的回复,肯定要问道爷是什么态度。

    “什么人?”前方墙角一道人影拐出,喝了声,声音铿锵有力,满满的雄浑气势!

    来者正是初来便将牛有道居所仔细巡视检查的袁罡,走到这忽然发现墙角阴影中居然藏了个人。

    “是我!”商淑清站正了身形问了声。

    见她扶墙,袁罡走来一看,疑惑道:“郡主,你怎在这里?不舒服吗?”

    商淑清思绪一转,想到了挽回差事的办法,回道:“本有事找道爷,却不防道爷正在和黑牡丹沐浴,冲撞了道爷的雅兴,慌忙逃开了。现在一想,哥哥交代的差事还没办,不知该如何是好。”

    袁罡一听便知是黑牡丹那厚脸皮让人误会了,说道:“没什么冲撞不冲撞的,道爷也没那雅兴,道爷和黑牡丹不是你想的那样,郡主想多了。既有正事,道爷现在应该还没休息,跟我来吧。”

    再见牛有道是在客厅内,商淑清已经恢复了冷静和理智。

    注意着她的反应,黑牡丹明眸忽闪两下。

    见袁罡把商淑清带回来了,便装散发的牛有道也没计较前面的那点小事,笑道:“看来郡主是真的有事,不知有何吩咐?”

    “道爷说笑了。”商淑清摸出了那张金票,放在了茶几上,纤纤指轻轻将金票推到了牛有道的跟前。

    牛有道看了眼金票的面值,面露狐疑,问:“郡主这是何意?给我的?”

    人穷志短颇有道理,纵然是皇族亲王的千金,此时的商淑清也略显尴尬,“道爷身边的人也需要开销,奈何青山郡目前的情况百废待兴,这点钱道爷不要嫌少,先收着,回头等各项税赋下来了另把供奉补上。”

    还真是给自己的!牛有道明白了,只是瞅向金票的目光略有古怪。

    他这眼神令商淑清略有不安,难道自己判断有误,对方真的嫌弃?

    牛有道目光一抬,沉吟着徐徐问道:“目前的青山郡财力上很紧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