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零五章 亵渎
    ,。

    其实,一开始,牛有道感觉这么长头发挺麻烦的,所以随意一个马尾,是商淑清让他感觉盘发也是一种享受的,渐渐让他有了盘起发髻的习惯。

    “还是郡主梳头舒服。”闭目中的牛有道赞了一声。

    商淑清嘴唇抿了抿,轻柔道:“都一样的。”

    牛有道以否定的语气“嗯”了声,“还真不一样,只是你郡主的身份让你干这下人干的事有点不太合适。”

    商淑清低声一句,“没关系的。”

    牛有道微微一笑,没有纠缠这事,问道:“用过早餐没有?”

    为他细心梳理的商淑清上没停:“还早,回去再用也不迟。”

    牛有道:“闻到香味没有?”

    商淑清嗅了嗅,看了看四周,之前走到这边院子时就闻到了一股奇怪香味,现在听他问起,多少有些好奇道:“和早餐有关吗?”

    牛有道笑了,昨天袁罡查看这边院子时,发现园子的原主人在一间屋里遗留了一堆这边人用来入药的所谓‘木子’,其实就是山茶籽,可以用来榨油,有了这山茶油就可以做许多食物,袁罡自然不会错过,已经教了那群和尚怎么做,那香味应该就是在榨油。

    牛有道笑言:“袁罡昨天说了,今早会教那些和尚做些油条当早点,留下一起尝尝吧。”

    “油条?”商淑清讶异,没听说过。

    牛有道:“现在总算有了起码的安稳环境,袁罡会开始教那些和尚一些烹饪技艺…老熊在边上一听,立马把这管制权要了过去,老熊那妖怪比较小气,你是知道的,今后我这里的餐点估计不是外面谁都能吃到的。郡主一直为我梳头,无以为报,若是不嫌弃,今后可来我这边一起用餐。”

    商淑清也笑了,一口答应了下来,“好!”

    黑牡丹端了洗漱用的水来,这边头发也梳理好了。

    黑牡丹正儿八经一看,也不得不佩服商淑清巧,帮道爷把头发梳理的纹丝不乱,极为整齐端正。

    洗漱后,两个女人一起离开看‘油条’去了。

    晨曦中,牛有道徘徊在庭院中思索着什么,袁罡来到了一旁。

    牛有道闻了闻他身上的油腥味,没问油条的事,反问:“你对黑牡丹有意见?”

    袁罡摇头:“没有!”

    有些口是心非,实际上他对黑牡丹某些行为是看不惯的,认为有些恬不知耻。然而他又了解道爷,道爷向来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缺点而否认一个人,看一个人缺的点,也看一个人的优点,觉得合适的人就算有缺点也会接受,他知道道爷不在乎黑牡丹身上的小毛病,知道说了也没用,干脆不说。

    牛有道也就不提这事了,“回头带那个陆圣中过来见我。”

    袁罡颔首,表示知道了。

    “她可是郡主!”

    被拦在厨房门口的黑牡丹好气又好笑,她和商淑清想看看油条是怎么回事,却被圆方挡在门口不让进入,黑牡丹只好指了一旁的商淑清做挡箭牌。

    圆方朝商淑清拱了拱,“郡主,这是独门隐私,道爷答应了给我南山寺的独门秘方,是南山寺将来赖以生存的财路,道爷也答应了以后厨房的事我南山寺说的算,还请郡主见谅。”摆明了不肯让步,怕被人偷走了秘方。

    商淑清又不是那么厚脸皮的人,被说的尴尬,只好打消了见识见识的念头。

    跟着转身离开的黑牡丹鄙视了圆方一句,“老熊,厨房又不是你家的,你干脆在厨房门口挂上你南山寺的招牌算了。”

    目送两人离开后,圆方进厨房拿了根金黄的油条出来,嘴里咔嚓咔嚓的咬着,又酥又脆,越嚼越香,一脸美味享受的样子,回头看看厨房的门楣,嘴里嚼着东西,若有所思地嘀咕着,“南山寺…有点道理…”

    三下两下地将油条塞进嘴里给嚼了,拍了拍,让人把西院首座如明和东园首座如晦给招了过来。

    “主持!”两位首座合十见礼。

    圆方指了指厨房,“以后这里操作时,记得让人把守好,别让人把秘方给偷走了。”

    “是!”两人应下。

    圆方又指了指厨房门楣,“立刻弄块南山寺的匾额来,在门口挂上。”

    “……”两位首座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明狐疑道:“主持,在厨房挂我们南山寺的招牌合适吗?”

    圆方迅速贼头贼脑地看了看四周,“知不知道我为何死皮赖脸地向道爷求了把持厨房的权力?财路,这是条财路懂吗?以后万一这边混不下去了,我们有秘方在,走哪都不用担心混不下去,懂不懂?”

    两人点了点头,明白了,不过如晦回头看了眼厨房,还是有点无法理解,为难道:“可是把咱们寺庙的招牌挂在厨房门口,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佛祖?”

    圆方瞪眼道:“厨房又不是我们家的,凭什么不让别人进?挂上咱们的招牌,那才是咱们的地盘。我是道爷身边的人,人家看道爷的面子,我在这里,好拦外人,我总不能一直守在这吧,你们凭什么拦人家?挂了招牌就不一样了,以后谁想拆咱们招牌都得掂量一下,如此一来这厨房以后就归我们把持了。咱们在这没什么大用处,除了打杂还能干点啥,总得把持住一样吧?贫僧一片苦心,你们怎么就不能理解?”

    “阿弥陀佛!”两位首座肃然起敬,一起合十,对他躬身行礼。

    如明随后快速离去,说干就干,弄招牌去了。

    没多久,一块写着‘南山寺’字样的木板就挂在了厨房门楣上……

    油条好吃归好吃,一起用餐的商淑清也大为赞赏。

    同样连连点头的段虎拿了根油条咬着之余,回头问了句:“老熊,厨房门口挂了个‘南山寺’的匾额,还不让人进去是什么意思?”

    “咳咳…”袁罡闻言捂嘴一阵咳嗽,嘴里的白粥差点没喷出来。

    牛有道则是霍然抬头,惊为天人地看着圆方,愕然道:“你把南山寺的招牌挂在了厨房门口?”有点难以置信,南山寺在这群和尚心目中的地位可不一般,怎能如此亵渎?

    圆方搓了搓双,嘿嘿笑道:“一些打杂的脏活,我们南山寺干了就行,道爷以后想吃什么尽管吩咐,不用别人操心,自己人做的东西吃着也放心不是?”

    牛有道无语,和袁罡一起傻眼看着他,别人不知道,两人岂能不明白这位的那点小心思,为了占便宜还真是有够不要脸的,从未见过这等奇葩,也算是服了他。

    商淑清和黑牡丹则面面相觑,之前黑牡丹一句话,只是一句讥讽的戏言,没想到圆方还真这样干了。

    牛有道看了眼碗里的白粥,立马给了念歪经的圆方难堪,“我要吃荤,今晚弄几样荤菜!”

    “……”这次轮到圆方傻眼了。

    最终还是袁罡出了个好注意安抚下了满怀悲伤的圆方,于是厨房门口又多了一对楹联: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饭后,商淑清离去,陆圣中带到了牛有道跟前。

    亭子里挂了只不时咕咕而鸣的金翅。

    坐在亭子里的牛有道看看眼前洗漱一新恢复了正常模样的陆圣中,叹道:“这段时间委屈陆兄了。”伸示意请坐。

    陆圣中没坐,想起这段时日猪狗不如的羁押情形,语调中带了几分悲愤,“牛有道,你究竟想怎样?你若真要害我,不如直接给个痛快!”

    “有什么话坐下说。”牛有道再次伸相请。

    陆圣中一脸无奈地苦笑了笑,慢慢坐在了牛有道对面,看着牛有道亲为他斟茶倒水,问道:“你留着我不杀,莫非我对你还有用处不成?”

    “果然是聪明人。”放下茶盏的牛有道笑道:“其实我很欣赏陆兄!说来,陆兄只是运气不好罢了,偏偏用上了我给宋衍青的诗,否则最后会出现什么结果还真不一定。”

    陆圣中呵呵自嘲道:“想怎么样直说吧。”

    牛有道问:“五梁山如今什么情况陆兄可知?”

    陆圣中:“我大多时候被羁押在暗无天日的地方,那些打杂的和尚多话都不跟我说,我哪知道师门的情况?不过得罪了王横他们,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牛有道举杯,示意用茶,边问道:“那陆兄可知燕京宋家如今是何情况?”

    陆圣中倒也淡定,端了茶盏慢慢喝了口,闭了下眼,好久没尝到茶香了,颇有慢慢回味的意思,闭着眼道:“我到哪知道去?何必明知故问!”

    “宋九明下台了,有人把他全家上下的脑袋给我送了过来,宋九明、刘禄、宋全等人的脑袋就埋在城外,陆兄若有兴趣,我可以让人挖出来给你看看。”牛有道举杯指了下城外方向。

    陆圣中吃惊不小,问:“你把宋家干掉了?”

    牛有道举杯唇边,答非所问:“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比起你五梁山又如何?如今三派皆来投我,三派掌门就在外面的宅院里,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陆圣中瞪大了眼睛,那三派自然是比他们五梁山强大的多。

    牛有道慢悠悠继续道:“陆兄也许不知,如今庸平郡王已经攻占了整个青山郡,南州州牧周守贤无可奈何,燕国朝廷忍气吞声。接下来广义郡也是庸平郡王囊中之物,不久之后,整个南州亦唾可得,不知陆兄作何感想,五梁山又作何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