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零六章 指点迷津
    ,。

    一波接一波的‘惊喜’把陆圣中给震撼的不轻,宋家完了,依附于宋家的三派也投靠了这边,更没想到商朝宗崛起的这么快,居然已经占了青山郡?

    长期关押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虽有些不知外面时光流转,可也并非时长到无法估量,这才多久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么?

    尽管有些难以置信,可他心里明白,人家没必要拿这种事情糊弄自己,能和自己坐下来谈显然就是准备网开一面的,事情真假回头一脱身便知,是糊弄不了的。

    “这里是青山郡郡城?”陆圣中问了声。

    牛有道颔首微笑。

    陆圣中沉默,途中将他押解转运的时候,他注意到来到了一个城池,原来就是青山郡。

    陆圣中:“五梁山有何打算我怎知道?”

    喝了口茶的牛有道放下茶盏,指一旁笼子里的金翅,“当初在苍庐县从你那边弄来的金翅一直为你留着,何不与师门联系一下试试看。”

    陆圣中回头看向那只金翅,不禁苦笑,“看来你一开始就在打五梁山的主意。”

    他没猜错,牛有道一开始的确是在打五梁山的主意,五梁山就是牛有道所谓的送给商朝宗的‘厚礼’,只是局势已变,计划也得顺时应势而变。

    牛有道:“谈不上打主意,强人所难的事情难长久,互惠互利才是长久之道。”

    陆圣中:“想让五梁山投靠这边?”

    牛有道没顺这话,“五梁山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贵派掌门的能力我不敢恭维。其实我一直认为凭陆兄的能力在五梁山内部有些屈才,完全可以为五梁山作出更大的贡献,也可以带领五梁山走的更远,若是陆兄能做上五梁山的掌门,让五梁山兴盛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陆圣中冷笑一声,“你在开玩笑吗?”

    “玩笑?还真不是玩笑。”牛有道慢慢摇头,执壶斟茶:“这边嘛,上有天玉门,下有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随便哪个都能轻易灭掉五梁山。只要五梁山来到了这里,陆兄想怎么拿捏五梁山都行,陆兄想什么时候把贵派掌门给做掉那都是一句话的事情,不服陆兄的人想怎么铲除都行,很实在的事情,一点都不玩笑。”

    这话讲的太简单粗暴了,而且很露骨、很卑鄙无耻,一旁的圆方听的神情抽搐。

    陆圣中瞳孔骤缩,对面这位居然当他面说出干掉他师门掌门的事,简直是岂有此理!

    牛有道继续漫不经心道:“虽然把陆兄关押了许久,然而未必是坏事,有句话叫做苦尽甘来,若是关一趟能做上贵派掌门,我想五梁山内部有许多人愿意遭这罪。当然,前提是陆兄要想办法找到五梁山的人,要想办法说服五梁山投奔这边。当然,更重要的是,陆兄要把事情做到让我满意,只要我满意了,陆兄成为五梁山掌门不是什么难事。”

    陆圣中沉声道:“笑话!我陆圣中再不济也不可能干出欺师灭祖的事!”

    牛有道:“说什么欺师灭祖有点过了,掌门之位没谁规定天生归谁,哪派选掌门不是有能者居之?换个更有能力的人上位,给五梁山一个更辉煌的前景让师祖在天之灵含笑不好吗?无能之辈为一己之私而拖累整个门派的人才是真正的欺师灭祖,身为五梁山弟子要想着为五梁山好才是正理。”

    陆圣中腮帮子紧绷,“我若是不答应呢,你是不是要杀了我?”

    牛有道:“强扭的瓜不甜,我这人最不喜欢勉强别人去干不愿意干的事情,你若不答应,我绝不会杀你,我会放了你。”

    陆圣中身子微微前倾,“真的?”

    牛有道:“绝不会有假!不过我倒是为陆兄的将来忧心,得罪了王横,五梁山很难在燕国立足啊!而陆兄这个罪魁祸首王横自然是更不会放过,同样的,也是因为陆兄的出卖,才让五梁山落得这般,我很难想象陆兄回了五梁山会是什么下场,就算没什么事,陆兄在师门还能得重用吗?”

    “当然,也许陆兄清高,得不得重用无所谓,哪怕遭罪也能唾面自干,忍辱偷生的事情自古有之,也不差陆兄一个。再或者,陆兄可以远走高飞隐姓埋名做个散修之类的,不过一个背叛师门的人在外面怕是不好混呐…”

    陆圣中被他说的心乱如麻,脑子里乱哄哄的。

    “若是能为五梁山另找到一条出路,那则不一样了,不说什么有功,将功赎罪还是说的过去的,你大可以告诉五梁山说是你说服了我,把功劳尽揽于身。五梁山若来了这里,连燕国朝廷都不敢对这轻举妄动,王横就更拿你们没办法了。”

    说到这,牛有道叹了声,“好了,言尽于此,我这人不喜欢勉强人,老熊,解开他身上禁制,送他出府。”

    圆方立刻上前,在陆圣中身上连连出,解开了他身上的禁制。

    一身法力再次恢复运转,气充盈的舒适滋味不用说,陆圣中现在也没心情体验这滋味,反而满心不是滋味。

    “请!”圆方伸请陆圣中走人。

    陆圣中欲言又止,坐那没离开的意思,目光从圆方身上转回了牛有道身上,最终问出一句,“你自己也说了,这边上有天玉门,下面留仙宗三派,何必还要招五梁山来?”

    牛有道挥了挥示意圆方退下了,“所以我才说贵派掌门的能力不敢恭维,五梁山就那点实力,还想和别的门派竞争,拿什么去竞争?只能是挨强势者的打压,不得不徘徊在边缘。恕我直言,五梁山想兴盛,却根本没找准自己的定位。”

    陆圣中哦了声,“愿闻高见!”

    牛有道:“很简单,重新定位自己,不要再想着和别的门派竞争,你们也没那实力与强者竞争,先放弃与强者争利的打算,先想想怎样才能发挥出别人不可取代的优势,等到彻底站稳了脚再谋取其他。”

    陆圣中沉吟道:“五梁山似乎也没什么别人不可取代的优势。”

    牛有道:“没有优势要创造优势嘛,就看你五梁山怎么定位自己的作用,看从哪个点来切入,若只想着抢地盘壮大自己的话,就凭你们?既不现实,也难突破人家筑起的利益高墙。”

    陆圣中:“还请指点迷津。”

    话说到这个地步,牛有道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直接挑明了,“我需要一批撒往各国要地的眼线,便于我及时掌握各地的情况。”

    陆圣中明白了他的意思,思索一阵后问道:“五梁山在这边不担任任何法师随扈的话,财力何来?”

    牛有道:“多虑了,自然会有提供,否则人心似水也留不住!”

    陆圣中沉吟了好一会儿,又问:“你真的能让我当五梁山的掌门?”

    牛有道笑了,知道这家伙已经做出了抉择,“这个我不能保证,也不想做出保证,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你若有做掌门的能力,我自然帮你,你若没那能力,我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弄得五梁山内部大乱对我没什么好处。”

    “我只能保证我会给你会,你若能抓住会,那是你应得的。你先把五梁山来投的事办好,之后我另有事情让你去办,办好了,就是你的会!”

    陆圣中黯然喟叹一声,自己有得选择吗?

    诚如对方所言,就算放了自己回去,也未必有什么好下场,就算师门不迁怒自己,今后在师门也别想抬起头来。

    逃离做散修?无异于背叛师门,这个名声出去了为天下各派所不耻,今后能混下去也不会再有什么名堂。

    既然左右都是那般下场,为什么不朝好的方向努力一把?

    对方已经给了自己一条路,自己也实在是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他偏头看向了一旁的金翅,“隔了这么久,我也不知道这金翅还能不能与师门的人联系上。”

    牛有道笑道:“可以试试看嘛。”

    陆圣中颔首:“如果联系不上,我出去想办法找上一找。”

    牛有道偏头道:“笔墨纸砚伺候!”

    没一会儿笔墨纸砚捧到,陆圣中提笔斟酌了好久,方写下了一封密信。

    放飞金翅带走密信后,陆圣中仰天目送不语。

    站在他身后亭子里台阶上的牛有道吩咐道:“给陆兄安排好房间,不得怠慢。”

    待圆方将陆圣中带走后,袁罡走到了牛有道身边问:“什么事需要这个陆圣中去办?这种人你能放心?”

    牛有道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如有必要不如让他去的意思。

    “我在等邵平波出,邵平波也在等!北州那边,魏多那人不适合做见不得光的事,吴三两的能力能跑腿办事却不足以担当重任,两人都过不了邵平波的,所以我才让他们和邵平波保持距离,否则很容易出事。你的为人,有些事是不屑于去干的,去那边也不合适。邵平波那边就是要放个有段且没底线的狠人过去,陆圣中比你们都合适!”牛有道淡淡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