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零七章 紧锣密鼓
    ,。

    对此,袁罡也没再说什么,他知道说什么都多余。

    道爷自身就是个亦正亦邪的人,对是非的评判标准也很模糊,不会像他一样把对和错分的那么清楚明白,道爷眼里没有绝对的善与恶、好与坏,用人是不管三教九流的。

    而牛有道也没有在郡守府后面的这座院子里久住,郡守府处在天玉门的控制中,他不愿一直处在天玉门能随时决定他生死的环境中。

    以寻找酿酒之地为由,城外四处勘探,找到了一处环境不错的山谷,就此搬迁出城住在了城外的山谷中。

    山野之地,居住条件需要时间慢慢改善,在一山涧溪流之地,搭建了一座茅庐而居。

    周围环境还是不错的,山清水秀,晨有袅袅薄雾,傍晚夕阳下看鸟雀归巢。

    安全问题也不用担忧,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投奔了这边等于得罪了朝廷,也全都迁了过来。

    三派弟子联守山,将牛有道的居住之地严密看护,三派高云集,外围还有商朝宗调集的数千人马为驻军,外人也很难闯进来打扰清静。

    离居住地一里远的山谷崖壁下,工匠日夜赶工开凿,要将崖壁内的洞窟扩大、打穿、联通,用来作为酿酒之地。

    夜色宁静,远处时而会传来工匠开凿的叮叮当当声。

    崖壁上,一只散发着柔光的月蝶在夜幕中翩翩起舞,在牛有道的气引导下飞舞。摘星城买的蝶卵终于破茧成蝶,虽然体型尚小,却也熠熠生辉。

    繁星夜幕下,牛有道伸出一只,小小月蝶轻轻飘落,犹如一颗星星落在了他的指尖,将他凝视的脸照的分明,双眸中有月蝶生辉的影子,眼神中透着迷惘,一丝心底深处涌起的失落感在眸中久久停留。

    一旁凝视着他的商淑清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道爷就像这只月蝶般,虽在夜空下熠熠生辉,却形影孤单。

    商淑清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怎会有那般情绪流露。

    她也跑到了这山谷中居住,给商朝宗的理由是,反正平常军政方面的事情也不需要她管,不如在这边便于掌握道爷这边的情况,有什么事也好及时告知哥哥。

    蓝若亭对此保留了态度,沉默以对没有吭声表示什么。

    商朝宗却深以为然,认为妹妹说的有理,答应了。

    见牛有道上歇落的月蝶好漂亮,圆方翻看着中的盒子,他的月蝶似乎还没到破茧而出的时候。

    同时种下的,得到的时间却不一样,令他有些纳闷。

    不远处的一块大山石上,袁罡躺在上面,枕着双臂仰望星空。

    他时常仰望那浩瀚星空,不知其中蕴藏了多少的未知和神秘。

    一颗大树下,陆圣中背靠大树,盘膝而坐,一人静静眺望夜空,也不知在想什么。

    各有心思。

    夜深了,各自归去,山脚两名丫鬟迎了商淑清,陪着离开歇息。

    牛有道回到了自己的茅庐内摆弄那只刚破茧而出的月蝶,屋内因月蝶的存在而亮堂堂。

    这玩意虽然自身发亮,却惧怕强光,尤其畏惧阳光,白日里是不敢现身的。

    不过收放也简单,一块特制的小金属匣子,中间是空的,能如抽屉般抽出一方架,月蝶落入框架中翅膀竖起后,可推送进匣子里。

    匣子里有喂食的入口,万兽门有特别为月蝶配制的食物,名为‘滴露’,实物是一颗类似小药丸的东西,捏碎混入清水放入,能在匣子里如滴露一般给月蝶吸食,喂食一次能管好些天。

    而匣子也不大,平常挂在腰带上看起来和随身携带的玉佩一般,也是万兽门特意为月蝶打造的。

    总之,万兽门这生意做的好,所卖物品的周边统统包揽了,卖出一样东西,买主后续还得跟进买他的。

    也因此,万兽门是天下最富有的门派之一,一技之长吃遍天下。

    “有事?”摆弄月蝶的牛有道瞥了眼依靠在门口低头不语的袁罡。

    袁罡慢慢走了进来,迟缓道:“小庙村那几年,我训练了几个灵点的人,带过来就能用,大棒他们…我想让人接他们过来,给他们一个会。”

    牛有道沉默了,良久后徐徐道:“简单点未尝不是好事。”

    袁罡:“这世道怎么简单?不如给他们一个出人头地的会。”

    牛有道:“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他们不后悔,你自己不后悔就行。”

    袁罡转身走了,直接去了商淑清那边,让那边派人去小庙村找人……

    数日后,五梁山来人了,来者是陆圣中的师傅,名叫常之易,是五梁山的五位长老之一。也正是因为这层身份,当初的陆圣中才能从五梁山弟子中脱颖而出跟在王横的身边。

    五梁山那边搞不清情况,也不知陆圣中说的是真是假,不可能冒然全部跑来。

    自己的徒弟自己搞定,有风险也是你自己承受,派了常之易来查看情况,身边只有一名随从。

    “混账!”

    师徒见面,常之易劈头盖脸一阵怒斥,陆圣中扑通跪地磕头,声泪俱下。

    牛有道没有打扰,远观!

    待到师徒两个情绪都稳定了,陆圣中方领了师傅过来与牛有道见面。

    自有招牌为‘南山寺’的厨房准备酒菜招待,酒不说,菜倒是唬的常之易忍不住多尝了一下。

    常之易核实了一下徒弟说的情况,牛有道自然是帮陆圣中打掩护。

    而牛有道也问了下五梁山的情况。

    五梁山的情况不好,苍庐县事发至今,时间说短不短,说长其实也没多长,王横一直在找五梁山算账,五梁山目前还在潜藏中,不敢冒头。

    不过商朝宗这边快速崛起的情况,五梁山倒是有所耳闻,比之前关押的陆圣中知道消息还早。商朝宗若愿收留,有出路,又能规避王横那边的危险,自然是愿意投奔的。

    然而要让五梁山化明为暗,要让五梁山变为另一种性质的存在,只是负责前来确认情况的常之易也不敢冒然答应。

    不过目前的五梁山也没什么其他选择,加上牛有道的话也有道理,的确是给五梁山指了一条发展的方向。几番金翅来往联系后,五梁山再次派人来确定,确认无误后,五梁山方正式答应了下来。

    口头答应没用,牛有道有要求,五梁山必须迁到这里来,不把五梁山高层的性命给控制在中,他哪敢用他们,商朝宗的实力还没大到让人‘鸟为食亡’的地步。

    这里有留仙宗等门派的势力拱卫,随便哪家都能把五梁山给收拾了,只有五梁山的高层来了这边在他的掌控中,他才能放心。

    等到山洞开凿好了,开始打造酿酒设施的时候,五梁山掌门公孙布也带着数以百计的五梁山弟子来到了。

    等到公孙布来到,该谈的,下面都已经谈明白了,公孙布只是来最后拍板的。

    青山蔼蔼,山风徐徐,露天的石桌、石凳。

    与牛有道见面坐下,稍微寒暄客套了几句后,牛有道也不废话,直接一沓金票定人心,让五梁山见识他的财力。

    “五十万!”牛有道一沓金票推到公孙布面前。

    公孙布和几位长老心头微微一震,好大的笔!

    一名长老拿了桌上金票到,迅速清点了一下后,对公孙布微微点头,表示没错,的确是五十万金币!

    公孙布试着问道:“这钱是给五梁山的,还是办事的?”

    牛有道:“是五梁山拿,还是办事的费用,你们自己看着安排。每年给你们五十万保底,事情办的好会另有其它作为赏功,事情办砸了也不是儿戏,回头这边会给你们一个奖惩的章程,让你们清楚明白。派往各国的探子你们自己安排,务必安排可靠的人员,务必仔细斟酌,尽快拿出一个章程给我,三个月内我要看到成效。具体事宜你们和袁罡商量。”

    一来就见识到了财力,五梁山迅速安下心来,就近选址开山建府,快速执行牛有道的安排。没多久,五梁山一批批弟子便悄然消失离开了这边。

    陆圣中被牛有道特别调用了,与牛有道一番单独密谈后,陆圣中也悄悄离开了,要赶赴北州去和吴三两碰面。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有条不紊地进行中,袁罡既算是参与其中,也算是旁观了整个过程。

    从离开小庙村那天开始,袁罡可谓亲眼目睹了道爷的一连串翻云覆雨段,白起家,火速拉起了一班人马,这腕,他自认换了自己不可能做到。

    而牛有道也暂时分出了一部分精力在酿酒上,具体操作还是交给了圆方率领的南山寺僧众,他只负责教授,凡事亲为的话,他也忙不过来。

    酿酒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这边的主要财力来源,把酿酒的方法教给南山寺也是为了保密。交给圆方他也放心,一群信仰坚定的人才是最佳的保密人选,何况圆方还是个守财奴,属于做梦都怕别人偷了他财路的那种人。

    酿造的具体过程只有这群和尚知道。

    酿造之地的山洞内,有三条进出洞口,每个洞口都由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轮值派两名弟子全天候寸步不离地看守。

    三派也相当重视这事,用牛有道的话说,一旦让天玉门把酿造秘法给窃取走了的话,就没咱们什么事了,天玉门搞不好要一脚把你们给踢出局。

    三派死死守住了这里,对生活在这片的南山寺僧众也盯的比较紧,怕泄密。

    而除了酿造的南山寺僧众外,酿造之地连三派自己都不许进去,就更别说天玉门的人了。在这事上,三派联,不会对天玉门做任何让步。

    每个洞口还有五名商朝宗派来的人马轮值看守,可谓与三派互相监督,杜绝监守自盗。

    圆方又在洞口刻上了‘南山寺’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