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零九章 风林火山
    句事情已经定了,令彭玉兰颓然跪坐在地,满心悲凉。

    对于凤凌波的心情,她感同身受,也同样满怀悲愤。

    当初广义郡拥兵自重时,是谁在提着脑袋冒险?

    朝廷大军征讨时,又是谁的儿女上战场浴血厮杀拼命抵御?

    好不容易有了今天,天玉门句开拓能力不如商朝宗就完了!

    “引狼入室…养虎为患…”彭玉兰坐在地上喃喃自语,贵妇人的形象全无。

    彭又在能理解女儿的心情,喟叹道:“引狼入室也好,养虎为患也罢,从另个角度来说,又何尝不是说明了商朝宗的能力?天下有几人能有这本事?和凌波放在起对比很明显,这么多年凌波直困在广义郡,而商朝宗到苍庐县才多久,便举拿下了青山郡,其气魄和心胸不负其父宁王商建伯之威名!”

    彭玉兰悲愤摇头道:“凌波守成也是为了积蓄实力,好不容易攒下的家底,自己没用上,成了别人的嫁衣裳不说,在你们看来反倒成了凌波的能力不足!没有凌波这些年在广义郡的呕心沥血,他哪来的财力、哪来的兵力去吞并青山郡?自己种的桃子,熟了,却被别人摘了,反而惹来无能的骂名,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别人?”彭又在俯身,双手亲自将女儿从地上扶起,伸手抹去了女儿脸上的泪水,“没有别人,商朝宗也不是别人,是你的女婿,是你半个儿子,和你,和我,都是家人。”

    彭玉兰悲声道:“爹,你这话让若义和若节情以何堪?处心积虑抢夺岳父家的家业,有这样的家人吗?”

    她心中难过,家人也要看是什么情况,有些事情始终是亲疏有别的,凤家辛辛苦苦打下的家业,将来自然是要传给自己儿子的,如今好了,自己儿子舍命打下的家业拱手送人不说,还要俯首称臣。

    彭又在:“若照你这说法,商朝宗是大燕皇族,他是不是该认为是咱们抢了他燕国商家的家业,这账算的清楚吗?玉兰,有些事情是没有对错的,切都要向前看,将来会更好的。”

    彭玉兰:“将来?连眼前都顾不上,将来的事情谁又说的清楚?”

    她太清楚了,现在落后步,将来再好,自己儿子估计也要直被商朝宗给压着,这让她难以接受。

    彭又在略沉默,知道这事现在再怎么解释也难让女儿释怀,换了谁都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正因为是自己的女儿、女婿,他才有这耐心亲自来慢慢解释,换了别人怕是没这必要。

    开导不了,他也就不再纠缠这个,反而提醒道:“我来之前,蓝若亭曾找到我说起若男的事,听说若男置气跑回了娘家,直未归,也劝不回去,希望我能说句话。玉兰,目前的这个情况下,两郡的主导权要交给商朝宗,你若真是为了若节和若义好,就尽快劝若男回去。”

    “男人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真要被别的女人趁虚而入拱掉了若男的位置,那你们和商朝宗之间可就真的成了外人了。旦商朝宗有所作为,话语权就越大,天玉门也不能把他继续当个小人物对待,若男身为他的妻子却不愿跟他在起,商朝宗要另娶,天玉门也说不得什么,谁都没理由让谁守活寡,这事你自己掂量清楚……”

    而就在天玉门干人抵达广义郡的同时,从小庙村来的几个年轻小伙子,在商朝宗亲卫的带领下,亦从广义郡驰骋而过。

    行,路风餐露宿,终于赶到了青山郡郡城外的山谷中。

    行跳下马,等在了原地,等候通报,几个健壮小伙子不时东张西望,虽满面的风尘仆仆,却是满眼的好奇。

    没多久,牛有道和袁罡等人来了。

    换了般人的话,牛有道未必会亲自露面迎接。

    虽然这几个更般,但是没办法,是个村的老乡。

    有些架子是摆不得的,有些人的心是不能伤的。

    “罡子哥,道哥儿!”

    几个小伙子见到二人,兴奋地挥臂高呼,也不管什么守卫不守卫了,欢呼着朝二人冲了过去。

    牛有道挥手示意守卫不要阻拦。

    牛有道还好,令他们稍有距离感,他们对袁罡就不客气了,直接冲去将袁罡抱了起来。

    搂搂抱抱似乎仍难以表达他们的兴奋之情,抬了袁罡往天上扔起,接住,又抛起。

    黑牡丹等人讶异,讶异这些人和袁罡的关系,也讶异于袁罡这冷面门神的脸上居然泛起了微微笑意。

    袁罡被放下后,问道:“怎么就你们四个,还有两个呢?”

    大碗嘿嘿道:“大黑子刚娶媳妇,成亲没几天,舍不得扔下媳妇。木头也娶媳妇了,他爹娘天天逼他传宗接代呢,也来不了。”

    袁罡略默,既然不想来,他也不能勉强。

    这里正热闹着,又有队人马赶来,商朝宗和蓝若亭来了。

    听到下面禀报,说袁罡点名要的小庙村的人来了,蓝若亭现在对那村子里的人满是好奇,忍不住要跑来看,商朝宗同有此意也就起来了。

    “王爷,蓝先生。”牛有道拱手客气了声。

    几个小伙子当初也是见过商朝宗的,见到大人物来了,知道是什么王爷,遂都消停了下来。

    他们也不懂什么正儿八经的礼数,有些忐忑地站在了袁罡身边不敢说话,如同袁罡般没有行礼。

    “听说道爷的老乡来了,特来看看。”商朝宗笑着说着,目光已经盯向了几人。

    “乡野村民不通礼数,王爷不要见怪。”牛有道帮几个小伙子先赔了个不是。

    蓝若亭目光早已盯向了几人,略作审视,已经发现了几人的不样。

    似曾眼熟,应该都是当初在村外见过的那几个,但和当初相比,几个小伙子明显都有了些变化,虎背蜂腰的体型与袁罡有些像,个个健硕,精气神饱满,不是普通兵士能比的。

    蓝若亭和商朝宗下意识相视眼,心里嘀咕,这几个看样子随便拉个出来都可上阵为猛士,看来那个小庙村还真不简单,尽特么出人才。

    其实牛有道也注意到了几人的变化,略饱含深意地瞥了袁罡眼。

    王爷来了,牛有道自然是要陪上陪的,袁罡带了几个风尘仆仆的家伙去洗漱。

    等到将商朝宗送走了,牛有道爬到了座山崖上,独自站在悬崖边等着。

    没多久,袁罡来了,不等他开口,背对的牛有道已开口问道:“你将你修炼的硬气功传给了他们?”

    袁罡默了下,明白他的担忧,说实话,他当初也没想到自己修炼的硬气功能有多不寻常。

    他前世与某群人在起的时候,大家都是同练的,教给同村的那些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时的目的也是为了强身健体让大家好保护村子,也没做其他想法,现在自然明白可能会引来麻烦。

    袁罡点头:“是!不过有点奇怪,我当时伤愈后,大家几乎是同时起练的,不过他们的进度明显不如我,差距很大。”

    牛有道:“任何功法都是因人而异的,谁都能练的话,这天下全是修士,你练的硬气功估计也是这个理…理虽然是这个理,不过还是不要乱扩散的好,还是留点底牌的好,小心反噬,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袁罡默默点头,越危险的东西,越不可轻传!

    就在这时,山腰传来阵呐喊,“罡子哥,道哥儿。”

    洗漱新的小伙子们又龙虎精神地跑了来,跑到山上,咋咋呼呼的,很奔放,和这的环境比起来,显得有些没规矩。

    转身看来的牛有道微微笑。

    袁罡却沉声警告道:“这里不是村里,别让人看笑话,以后都叫道爷!”

    “道…道爷?”几人有点咬口,貌似不习惯,有人挠头嘿嘿。

    袁罡回头又对牛有道说:“道爷,他们的名字都没什么正形,说出来让人笑话,你比较懂这个,给他们取个名吧。”

    事实也诚如他所言,他袁罡的名字在小庙村算好的,还是因为是个外地路人经过时帮忙取的,其他人,不是什么袁大棒,就是牛二狗,在村里正常,拿出来见世面的确容易让人笑。

    至于什么牛有道,按袁罡的估计,牛有道这个名字肯定不是什么道德的道,也不会是什么道义的道,而是道路的道,牛有路的意思,否则正常人不会取这么怪的名字,只是配道爷如今的身份稍微有点格调罢了,牛有道放村里种田立马格调大贬。

    其实小庙村也没什么杂姓,大多不是姓牛就是姓袁。

    牛有道呵呵笑,没拒绝,目光在四人脸上扫了扫,最后又落在袁罡脸上,他能看懂他,遂字句道:“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风…林…火…山!”

    语切中袁罡心思,袁罡喜欢,点头,没有异议,立马回头看向几人,指着说道:“大棒,你以后就叫袁风。猛子,你以后就叫牛林。小狗子,你以后就叫袁火。大碗,你以后就叫牛山!”

    “我叫袁风,你叫牛林……”四人嘻嘻哈哈笑着,互相指责着记下了。

    诚如牛有道取名时语切中袁罡心思般,牛有道知道袁罡想干什么,果然,袁罡次日就离开了。

    袁罡想选几百个人,想带批自己的兵出来,商朝宗的那些兵卒他不要,他要四处走访自己去挑选合适的苗子。

    牛有道让三派派了几个高手做随扈,避免危险。</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