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一零章 蒙山鸣
    凤若男回来了,带着一肚子憋屈回来的。

    也可以说是被娘家劝回来的,形势比人强,两郡主导权都到了商朝宗的上。

    诚如彭又在所言,为了凤家好,凤家不得不把女儿给劝回来。

    劝回来不说,还要她服软,原因很简单,不知商朝宗会将两郡的权力如何重新布置,不知会不会将凤家给踢出局。

    按理说,商朝宗要给彭又在面子,不敢做的太绝。

    可若真要是太不像话,真把商朝宗给惹火了,有些事情天玉门怕是也不好干预太多。

    天玉门大多是修士,精力着重点不同,如同牛有道一般,军政治理方面的事情不太懂,既然把大权交给了商朝宗,你就不好胡乱干涉。

    商朝宗真要找出理来踩凤家的话,怕是连彭又在都为难。

    眼看就快到青山郡郡城了,偏偏天公也不作美,突然下了一场雨,将马背上的凤若男给淋成了落汤鸡,让她的心情越发糟糕。

    心情稍好的是,抵达城门口时,看到了商朝宗站在城门下,带着人亲自来迎接。

    不过她很快发现了,商朝宗要迎接的似乎不是她,见面与她简单寒暄的同时,目光不时投向前方蒙蒙雨路上。

    稍候,蓝若亭出声道:“王爷,来了!”

    商淑清抖出一件披风,帮嫂子披上了遮挡,闻言与凤若男一起偏头看去。

    只见雨幕中,一行队伍出现,几十号人护着一辆马车来到。

    商淑清放下了嫂子,正要跟商朝宗和蓝若亭一起冒雨出去迎接,却有一骑快速跑来,跳下一个戴着斗笠的人,对商朝宗道:“先生说了,不宜张扬,让王爷先回去,府中再见也不迟。”

    这边听了吩咐,迅速撤离。

    跟随撤离的凤若男有些好奇,不知来者何人,居然能让这边如此大的反应。

    随行护卫的白遥,心中也好奇,来者是谁?

    几十号戴着斗笠的人护着马车进了城,有人领路带到了郡守府后面被封的一条路上,马车停在了郡守府的后门口。

    马车背后搬出了一张轮椅,马车内钻出了一人,是被抬出来的。

    门口雨中恭候的蓝若亭弯腰,毕恭毕敬地拱道:“蒙帅!”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蒙山鸣,现在这边需要他,将他请出了山。

    “小蓝,好久不见了。”一头银丝的蒙山鸣朝蓝若亭微笑着点了点头。

    “蒙伯伯!”商氏兄妹皆一起行礼,自己淋雨不说,兄妹二人亲自打伞,左右为其挡雨。

    “不敢有劳王爷、郡主这般。”蒙山鸣赶紧挥示意身后人上来占位,不让兄妹再为他打伞,随后才拱回礼道:“残躯礼数不全,还请王爷、郡主恕罪!”

    “蒙伯伯,先进去避雨。”商朝宗挥相请。

    有人抬了蒙山鸣放在轮椅上,又连人带轮椅一起抬入府中。

    白遥抱剑在屋檐下,看着一群进来的人。

    凤若男连身上湿衣服都没换,亦徘徊在屋檐下。

    都想知道来人是谁,竟然值得商氏兄妹亲自淋雨迎接。

    戴着斗笠的罗安推着轮椅,轮椅到了正堂台阶下,又被抬上,直接抬进了正堂内。

    白遥和凤若男跟了进去看动静。

    堂内,商淑清亲自拿了下人递来的毛巾,帮蒙山鸣拂去身上飘到的雨丝。

    蒙山鸣看了看四周后,问道:“为何不见东郭先生的高足?”

    商朝宗道:“道爷在城外山中修炼,还不知您来了。”

    蒙山鸣颔首,目光落在了凤若男的身上,目光闪烁,问:“这位莫非是王妃?”

    凤若男一直盯着这个满头银丝、面容清瘦淡雅的男人,闻言接话,“正是,你是谁?”

    蒙山鸣的目光温和有力,拱行礼道:“蒙山鸣,拜见王妃!残躯不能行全礼,还请王妃恕罪!”

    蒙山鸣?凤若男大吃一惊,这人就是蒙山鸣?

    她也是统军出身的人,在燕国没听过别人,岂能没听过蒙山鸣,此人乃是宁王商建伯下的头号大将,文武双全,据说宁王麾下的英扬武烈卫就是此人一打造的,一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从无败绩!

    对燕国的军人来说,蒙山鸣乃是一个战神般的存在,是燕国大大小小将领崇拜的偶像,她也是如此。

    凤若男可以不把商朝宗放在眼里,但对蒙山鸣这号人物那是绝对尊敬的,无论是威望还是资历或是战绩,绝对都能碾压她,轮不到她这个小辈在人家面前撒野。

    只是,她有些疑惑,不是说这人已经战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不过总算明白了,原来是这人,怪不得商朝宗等人如此恭敬,赶紧拱回礼道:“凤若男见过蒙帅!”

    蒙山鸣摆,“不敢,不敢,一残废当不得王妃如此大礼!”

    目光打量着凤若男,心中一声叹息,对凤若男的粗狂长相颇为唏嘘,暗暗为商朝宗感慨。

    倒不是以貌取人,而是清楚明白,商朝宗若非落魄了,万万不可能取这种姿色的女人,压根就没姿色。

    一旁的白遥也暗暗吃惊,蒙山鸣这号人物他自然是听说过的,没想到商朝宗把这人给请了出来。

    他平常虽不涉及军务,不过也隐隐猜到了,商朝宗请此人出山,怕是要重整英扬武烈卫!

    这不是小事,他准备回头立刻上报天玉门。

    退开一旁的凤若男心中略有哀鸣,要是天玉门知道商朝宗请了此人出山,怕是越发要支持商朝宗,也难怪天玉门要让凤家低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商家的底蕴摆在这,也不知商家还有什么底牌没拿出来。

    闲杂人等太多,有些话自然是不便说。

    很快,蒙山鸣被推到了商朝宗的书房。

    看了看商朝宗书房的陈设,很简单,蒙山鸣叹了声,“王爷能如此迅速打开局面,先王有灵,必然欣慰。”

    商朝宗苦笑:“说来都亏了道爷,否则难有今天,他一直在为我铺路,我方能走得顺畅。”

    蒙山鸣微微点头,一些事情他在密信中也看到了,大概有些了解,呵呵道:“看来冥冥之中东郭先生自有安排,没想到他那次离开秘地后居然能搞出一连串的事来,回头当去拜见。”

    蓝若亭看了眼商朝宗,说道:“既然已经请了蒙帅出山,有些事情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此番请蒙帅出山,首先自然是重整英扬武烈卫,其次是希望借助蒙帅的威信,联系王爷的旧部!朝廷的清洗之下,有些人被逼无奈,不得不拥兵自重,不少人都曾是蒙帅的旧部,蒙帅一封书信前往,诸将必然动容!”

    蒙山鸣略默,旋即微微摇头:“也许会给我几分面子,但今非昔比,强扭的瓜不甜,势不在王爷这边。王爷目前的实力还是太弱了,不能操之过急,先壮大自己,等到势成,自然水到渠成,否则为难人家没意义,搞不好还得闹个反目成仇,留点余地以待将来吧……”

    风雨中,山巅,牛有道独自盘膝而坐闭目,任凭风吹雨打,浑身湿漉,雨水在下巴下滴答。

    正在修炼乾坤诀中的乾坤挪移身法。

    在风雨中坐着不动修炼身法未免奇怪,自然和他修炼的功法本身脱不了干系。

    这套身法的特殊之处,在动与不动之间,之间自有一片天地。

    天地有多宽广,动与不动,成与不成,全在自身的领悟,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欲练乾坤挪移,先练乾坤真气知阴阳变化,知其平衡方能练就乾坤化劲,能化乾坤之力,方知挪移寸间。乾为天,坤为地,动与不动之间自有一片乾坤之境,练成后方为乾坤挪移。

    也就是说,乾坤挪移并非什么大起大落的挪移身法,乃是和乾坤化劲相辅相成的一种驾驭方式。

    乾坤挪移身法中有言,人遇水为阻,鱼遇水则来去自如。

    如何化阻力为自如,便是乾坤挪移的奥妙所在。

    为何说乾坤挪移身法和乾坤化劲的法门相辅相成?

    摘星城外一战便是例子,在与敌方修为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尚能硬接一掌强行化解对方的攻击力道,若是对方的修为远胜自己,无论是攻击力道还是攻击速度,都令自己措不及的话,根本来不及消化怎么办?

    乾坤挪移中有解答,还是那句话,动与不动之间自有一片天地!

    此时牛有道感悟的便是这个,任凭风雨,感受每一缕风吹、感受每一滴细雨撞击自己的过程,见微知著。

    领悟细微,才能逐步面对澎湃。

    这东西玄之又玄、妙之又妙,法诀上无法以言语说清楚,只能指引你去意会。

    这种修炼方式也是袁罡最讨厌的修炼方式……

    北州府城外,一片静谧山林中。

    两条人影止步,送吴三两于此的陆圣中拱道:“恕不远送,后会有期,替我向道爷问好!”

    他此来就是替换吴三两的,吴三两已经将摸清的所有情况交接给了他,要返回青山郡。

    吴三两拱道:“告辞,保重!”

    目送其远去,陆圣中负轻叹了声,他对邵平波不甚了解,反正牛有道说邵平波很危险,再三交代他小心。

    牛有道也没特别限制他怎么做,给了他很大的自主权,总之就是:以弄死邵平波为目的!弄不死也要弄他难过,让邵平波不得自在!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