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一四章 惊动
    自从离开上清宗后,他已经好久没这般安心修炼过,也好久没这般安心修炼的环境。

    当然,这安心环境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皆是他自己一打造出来的。

    开门而出,见到了微微欠身致意的黑牡丹,也见到了山崖旁负而立背对的留仙宗掌门费长流。

    牛有道走了过去,与费长流在山崖边并肩而立。

    费长流回头看他一眼,心里纳闷,要不是有个赵雄歌,他留仙宗连上清宗都不放在眼里,如今一个上清宗的弃徒却能与他一字并肩。

    其实他心里清楚,说并肩都是客气的,留仙宗现在要仰人家鼻息立足。

    时常想起这事,他都暗暗为上清宗摇头,门中出了这种俊杰居然抛弃了,上清宗自毁根基也!

    牛有道偏头看来,笑道:“费掌门有事?”

    费长流:“冰雪阁那边有动静了。”

    牛有道神色一正,“情况怎样?”

    费长流:“和你说的情况差不多,果然有人搞事,我那边已经抓了两个,不过消息还是在冰雪阁传开了,看来对方不止动用了个别人散播谣言。”

    牛有道:“来路搞清了吗?”

    费长流:“审过,抓的两个人都是燕国境内一个小门派的弟子,他们只知道是奉师门法旨行事,幕后的具体指使者并不清楚。”

    牛有道:“抓了两个吗?”

    费长流点头:“两个。”

    牛有道淡然道:“留一个备用,扔一个给大禅山的商铺,就说我说的,邵平波干的好事,让他们看着办!”

    费长流意味深长道:“你这样搞,是要置邵平波于死地啊!”

    牛有道呵呵道:“不然呢?他唆使宋家让你们去大雪山截杀我,难道不是要置我于死地吗?我需要客气吗?”

    他当初为何要把大禅山掌门皇烈给招到冰雪阁面对楚安楼?就是等着今天来给大禅山施压的!

    费长流:“我只想知道,冰雪阁那边雪崩的事是不是真是你干的?”

    后面的黑牡丹听的提醒吊胆,那见不得光的事她也参与了,一旦事发,后果不堪设想。

    牛有道耸耸肩:“怎么可能?难道你认为我真的会干这种事?”

    费长流:“你的确有这方面的动因,海如月助这边一臂之力怕不会是没原因的吧?”

    牛有道摇头道:“你想多了,海如月能出力另有原因,不便多说。再说了,我就算想要赤阳朱果也只能是堂堂正正的去求取,否则谁敢给萧天振用?找死还差不多!换了是你,你敢吗?”

    这事打死他也不会承认,否则光吓就能把留仙宗给吓跑了。

    费长流略默,想想也是,紧绷的心弦松了口气,又问:“这事不会有什么后果吧?”

    牛有道笑言:“既然在我的预料之中,能有什么后果?否则我早就躲起来了,焉敢在此安心修炼。”

    费长流临走时,牛有道不忘再次叮嘱一句,“费掌门,别忘了扔一个给大禅山商铺。”

    “不会忘。”费长流抬了下,没有回头,走了,哪能忘,这事挺让他不安的。

    这时,黑牡丹方走近了,低声道:“道爷,不会出事吧?”

    她是清楚的,赤阳朱果的事确是这边搞的。

    牛有道淡然道:“你怕了?”

    黑牡丹叹道:“有点,但做都做了,怕也晚了。”苦笑,还真是玩火,以前做梦也没想过自己敢做那么胆大包天的事。

    牛有道:“让圆方过来一趟。”

    黑牡丹颔首,迅速离去。

    没多久,圆方来到,他还不知道什么事,问:“道爷,有事吩咐?”

    牛有道嗯了声,徐徐道:“通知陆圣中,火候到了,可以动了!另外,让北州那边严密关注,有什么消息即刻报来。”

    “好!”圆方领命而去。

    就在圆方刚走不久,远处一道人影掠来,过了守卫,直接飞掠向这边,落在了山崖上。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年纪看似不大,却满头白发的白遥,一双冷目冷冷盯着牛有道。

    牛有道拱笑道:“白前辈法驾亲临,可是有什么事?”

    白遥厉声道:“你动了赤阳朱果?”

    牛有道一听就明白了,显然是冰雪阁那边的动静惊动了天玉门,毕竟天玉门在那边也有商铺。

    白遥也的确是接到了师门的紧急传讯,前来过问,天玉门在等他的回话。

    说实话,天玉门有点被惊着了,这得多大的胆子才敢干出这样的事?

    牛有道摇头:“费长流刚才来过,消息我也听说了,不过和我无关,有人在害我……”一番说辞和对付费长流的一般。

    胸怀煞气而来的白遥沉默了,想想也是,该和万洞天府敲定的已经敲定了,不用太担心海如月那边。

    这般情况下,再去盗赤阳朱果除非脑子有病还差不多。

    再说了,冰雪阁上的东西又岂是那么好盗的,当冰雪阁都是死人么?

    白遥沉吟道:“若是冰雪阁较真了,这事怕是有些麻烦。”

    牛有道不以为然道:“多虑了,我能进出冰雪阁那琼楼玉宇之地自然有原因,让天玉门放一万个心。”

    白遥霍然看向他,一些事情他也听说了,搞不懂这家伙究竟和冰雪阁有什么关系,不过话又说回来,不会有事就是好事。

    “对了,有件事倒是要让白前辈转告天玉门,那酒,天玉门赚的太狠了,惹人眼红,你们吃肉也得给别人一口汤喝。供应的规矩不变,但价钱这里得加一点,四百金币一坛。”

    趁冰雪阁事起的风头,牛有道果断开口加价。

    翻了一倍!白遥冷冷道:“我不管这事,你自己找天玉门谈去。”

    牛有道:“不需要白前辈操心,只是让白前辈顺带着带句话。除掉一些费用,天玉门一坛至少要赚五百金币,一万坛,一年就是五百万金币,已经赚的够多了!这里上上下下一堆人帮天玉门办事,想让大家安心,总得给口饭吃,不能好处全给天玉门占了。做人不能太贪心,天玉门若是不答应,我立刻找其他人合作!”

    白遥盯着他冷漠不语,良久之后转身飘然而去。

    牛有道负目送,冰雪阁那边闹那么大的动静,许多人都盯着这边,若是能过这关冰雪阁不找他麻烦,便又能再借一分势,燕国朝廷就越不敢动他,天玉门也越不敢轻举妄动。

    “我需要时间…”牛有道喃喃自语一声,目光悠远,心念百转千回……

    金州刺史府,暖阁内,海如月和儿子萧天振正在用餐。

    “多吃点。”一如既往,海如月提着筷子给儿子夹菜,另一却拿了块毛巾给自己拭去白嫩肌肤上冒出的汗珠。

    天气渐热,这边还烧着火盆,让她如何能不冒汗,衣衫穿的轻薄,还是半湿。

    本就是性感尤物,此情此景越发撩人。

    萧天振有一口没一口的,显然没什么食欲,脸色依然苍白无血色。

    “你喜欢的夏天快到了,好好吃,把身体养好了,才有精神出去玩。”

    海如月正劝着,门口忽‘咣’一声,有人用蛮力一把推开了门,吓了母子两个一跳。

    母子两个回头看去,只见黎无花出现在了门口,阴沉着一张脸,身后左右还跟了两个人,也都是万洞天府的长老,脸色也不好看。

    海如月一愣,没想到另两位长老也来了。

    “二位长老法驾亲临,未能远迎…”话说一半的海如月发现了不对。

    黎无花三人走了进来,一个个目光直盯着萧天振,朝萧天振逼来。

    屋内的丫鬟们,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

    站在门口的萧府管家朱顺,一脸忧虑。

    萧天振慢慢站了起来,眼中有愤怒神色。

    海如月伸将儿子拉到了身后掩护,心慌意乱,强颜欢笑道:“三位长老有事吗?”

    黎无花一把将她拨了个踉跄到一旁,又伸一把捉了萧天振的腕在,直接上施法为其把脉。

    萧天振挣扎了两下,无法挣脱,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把过脉的黎无花慢慢松放开了他,转身回头,对两位师兄弟摇了摇头,“没什么问题!我就说他们没那么大的胆子。”

    另两位长老又一起上前,左右各捉了萧天振的腕把脉,之后相视了一眼,也都慢慢放开了萧天振的。

    两人随后一起朝海如月笑着拱道:“长公主息怒,一点误会。”

    说罢又一起朝黎无花点了点头,随后联袂离开了。

    海如月依然是心肝砰砰跳,见似乎没事了,挥示意了一下朱顺。

    朱顺立刻进来,牵了萧天振的,将其给带离了,也把伺候的丫鬟们给一起带走了。

    没了外人,海如月惊疑不定道:“怎么了?”

    黎无花看向她,“外面有风声,说牛有道盗取了冰雪阁的赤阳朱果,你没跟他密谋什么出格的事吧?”

    海如月心惊肉跳,“怎么可能,谣言岂能信?”

    尽管她的确和牛有道密谋过,不过这种事她怎敢承认,打死也不敢认,冰雪阁可不会管她是不是什么长公主,连赵国皇帝人家都不会放在眼里,长公主对人家来说又算什么?

    而事实上牛有道也没说是要去‘盗取’赤阳朱果。

    “没有就好,我也相信你没那么鲁莽。现在的关键是,冰雪阁那边的确出事了,有天降的陨石砸在了赤阳朱果生长的地方,并造成了大雪崩……”黎无花将前前后后的大概情况说了下,最后特意提醒道:“麻烦的是,金州这边也出现过天降陨石,偏偏牛有道又在两头事发中间去了冰雪阁,与两头都有牵连,而你恰好又和商朝宗联。”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