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一六章 重礼
    啪嗒!

    院墙内一道砸落声响起,屋内伏案提笔写出一行行娟秀字迹的陶燕儿抬头,看向盘膝而坐闭目养神中的陆圣中。

    见他没反应,陶燕儿搁笔,起身离案,来到了院里,走去拾起了一只纸团。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捡类似的纸团。

    她没有打开纸团,回了屋内,走到陆圣中身边,纸团递出,莺语柔声道:“哥。”

    陆圣中睁眼,接了纸团到,摊开,纸团中的石头放在了一旁。

    知道每当这时不是自己观瞻的时候,陶燕儿转身款款而去,回避到了院里。

    在院里来来回回,她不知道陆圣中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陆圣中要干什么,但对一个能通晓琴棋书画的聪慧女子来说,从陆圣中的阴诡行为上,已经意识到了平静下的暗波汹涌。

    来回踱步一阵,双搭在腹部的她,抬起了那张眉目如画的脸,看向晴朗天空,青天上有鸟儿翱翔,是那么的欢快自由,令人向往。

    屋内的陆圣中徘徊,端详着上的密信,走到了案旁坐下,目光一挪,落在了案上纸张上的娟秀字迹上,将字迹略作审读,是一首带着远行意境的词。

    字写的很好看,令陆圣中颇为感慨,一般的大家闺秀怕是都没这功底,那些青楼为了赚钱,对这些上等伶人可谓是下了工夫的。

    写有娟秀字迹的纸张被他揭开到了一旁,提笔将密信中的内容给译了出来。

    审读,默记下了密信中的指示后,点了火,将密信和译出的内容一起烧毁在了笔洗中,方喊了声,“燕儿。”

    屋外的陶燕儿入内,站在案旁看着他。

    陆圣中略沉默后问道:“武天南今天会来吗?”

    陶燕儿:“应该会来,说了今天切磋棋艺的。”

    这里话才刚落,外面院子里已经传来敲门声,并有武天南的声音,“陶兄!”

    ‘兄妹’两个相视一眼,还真是说到就到。

    陆圣中朝笔洗里的灰烬略抬下巴,然后起身而去,走出门回了声,“来了。”

    陶燕儿迅速搬了笔洗去清洗。

    院门开,一张笑脸的武天南里提了只食盒,乐呵呵道:“陶兄。”

    对陆圣中打了个招呼,便进了门,彼此间显然已经很熟悉了。

    陆圣中关了门回头问道:“你上提的什么?”

    武天南提了提食盒:“八宝斋的美酒佳肴,快到饭点了,省得燕儿妹子动。”

    陆圣中:“不必这么客气。”

    武天南:“是陶兄太客气了,大家乡里乡亲的。”

    陆圣中呵呵一笑,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两人入屋,见陶燕儿正端坐写字,那柔美文气,看的武天南痴了痴,待陶燕儿抬头看来,方呵呵道:“妹子在用功呢?”

    陶燕儿搁笔,起身行礼,“武兄。”

    武天南放下食盒,走近看了看案上的字迹,抚掌赞道:“燕儿妹子好文采啊!”

    陶燕儿矜持羞涩道:“武兄谬赞了,附庸风雅罢了,比不得武兄家学。”

    “可不是奉承,的确是好文采,你看这字!”武天南指着纸上字迹,连连摇头,“我是自叹不如!”

    陆圣中叹道:“你们别吹捧来吹捧去了。燕儿,天南带了些吃食来,摆上吧。”

    陶燕儿对武天南略欠身,转身忙去了。

    不一会儿,酒菜碗碟已在桌上摆好。

    桌上,三人举杯略敬之后,陆圣中忽开口问道:“武兄,怎见你常在北州府城,难道不用回平川吗?”

    武天南略怔,慢慢放下了酒杯,摇头叹了声,“在陶兄和燕儿妹妹跟前也就不说暗话了,北州的情况你们大概也知道,情况有些特殊,从燕国裂土后,燕国那边管不到,韩国那边也不敢太逼,所以这块地面上正真能做主的人就在这北州府城内。我长期在这府城内活动,也是想托关系找个合适的差事做。”

    陆圣中哦了声,“令父乃是县丞,难道平川县内还不能给你安排个好差事?”

    武天南:“平川县乃贫瘠之地,再好的差事又能好到哪去?我志不在平川,而在这北州城内登堂入室。”

    一副志存高远的样子,瞥了眼矜持着的陶燕儿的反应。

    陆圣中略点头:“原来如此!北州当家作主的,人人皆知是邵家,你父亲好歹是县丞,何不让你父亲去求见邵登云。”

    武天南顿时苦笑:“县丞在平川县是大官,可在这北州府城内也算不上什么,北州州牧哪是我父亲想见就能见的。”

    说到这,似乎怕对方兄妹看轻了自己,又抬头挺胸道:“不过我已经找到了门路,已和州牧的公子搭上了关系,假以时日必有结果。”

    陆圣中正想把话往这上头引,不想武天南自己说了出来,倒是省了他拐弯抹角的工夫,淡淡问道:“听说邵登云有三位公子,不知武兄搭上了哪位公子的路子?”

    武天南:“二公子和三公子。”

    陆圣中哦了哦,“我怎听说大公子邵平波才是北州的实权人物?”

    武天南略尴尬,他倒是想攀附邵平波,可也得攀附的上不是,人家压根不把他放眼里,辩解道:“大公子太忙,暂时还无缘相聚,待有合适的会,自然是要拜托的。”

    “不妥!”陆圣中微微摇头一声。

    武天南诧异:“陶兄此话何解?”

    陆圣中道:“邵平波可能即将大难临头,我劝武兄还是不要惹祸上身的好,最好是离他远一点。”

    武天南越发惊讶:“陶兄何出此言?”

    陆圣中似乎有些犹豫,一副不知该不该说的样子,最终道:“按理说,有些话我是不该说的,不过和武兄相交,又是同乡,我不妨告知武兄一二,只是这事出自我口,入得你耳,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万不可说是我说的,我不想惹什么麻烦,否则我兄妹只有远离,不会再和武兄相见。”

    “难道陶兄认为我是多嘴之人?”武天南看了眼陶燕儿,拍着胸脯保证道:“陶兄但说无妨,绝不会牵连陶兄。”

    陶燕儿目光轻轻瞥向陆圣中,不知他要干什么。

    陆圣中略犹豫后,缓缓道:“北州的事情我虽然不太清楚,不过修行界的事情我却是略知一二,之前有唱北州王的童谣,不知武兄可曾听说过?”

    武天南连连点道:“自然是听说过,此事明显是针对大公子去的,只是大家只敢在暗中议论,不敢明着讨论罢了,莫非和这事有关?”

    陆圣中颔首,又问道:“武兄可曾听说过上清宗的掌门唐仪?”

    武天南嘿嘿一笑,旋即似乎又觉得当着陶燕儿面太猥琐,笑容一收,点头道:“听说过,听说大公子喜欢这位掌门屡屡示爱。”

    陆圣中:“问题就出在这,这唐仪是有夫之妇,其夫名叫牛有道,也是修行中人,乃是燕国庸平郡王身边的法师随扈,也是位能人,夺妻之恨岂是小事?就因这事,牛有道和邵平波干上了,那谣言就是出自牛有道,邵平波随后反击,动用了人赶赴大雪山冰雪阁刺杀牛有道……”

    一番编排却和真相差不离的冰雪阁事件娓娓道来,武天南听的目瞪口呆,心旷神怡,平常哪有会听到这种事情,冰雪阁对他来说天高地远,几乎都可以算是神仙聚集之地。

    陶燕儿沉默不语,心情却是复杂,有一种感觉,图穷匕见的感觉。

    一直搞不清陆圣中要干什么事,她意识到,陆圣中今天终于露出了狰狞面目……

    离开这边,漫步在街头的武天南患得患失,他知道一个巨大的会摆在了他的面前,可是参与进这种事情他又有些害怕。

    犹豫再三,武天南双拳一握,似乎下定了决心,大步离去……

    北州刺史府外,武天南等候了许久,门内出来一人招呼了一声,门卫才将他放了进去。

    街头一角,一路暗中盯梢的陆圣中亲眼目睹后,嘴角翘了翘,预备的让陶燕儿嫁予为引诱条件说服,看来是用不上了,武天南这家伙比他想象的还‘识趣’。

    陆圣中迅速转身离去,来到一条街道的酒楼,入内要了坛酒,一张折成小块的纸,趁人不备塞入了一名伙计的中,随后提酒大步走人。

    回到家门口时,带回了一辆马车。

    跳下马车,推门而入,径直到了卧房内,走到静静躺在榻上的陶燕儿身边,一指点去,解开了她身上的禁制,对爬起的陶燕儿淡然道:“走吧!”

    稍候,兄妹两个出了门,陶燕儿钻入了马车内,陆圣中驾车而去,一路出了城……

    刺史府,武天南在一厅堂侯了好久,才见邵无波和邵伏波兄弟两人姗姗来到。

    兄弟两人看向武天南的眼神有些嫌弃,觉得这家伙有些不识相,认识归认识,刺史府是你能随便来的地方吗?

    若不是听说有重礼奉上,兄弟两个压根不会让他进府。

    “二公子,三公子。”武天南在那点头哈腰。

    兄弟两个厅内坐下,邵无波不吭声,邵伏波挑眉道:“不是说重礼吗?重礼在哪?”

    武天南看看门口下人,犹豫道:“重礼非同小可,二位公子是不是…”

    邵伏波当即不耐烦地挥了挥,让下人退下后,问道:“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