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一八章 牛有道,算你狠!
    见阮氏迟迟不答复。

    邵伏波催促:“母亲,不能再犹豫了,迟则生变!那狗贼段颇多,一旦让他反应了过来,还不知又会冒出什么花样来,真要错过了这次会,真的不会再有这么好的会了!”

    阮氏很纠结,“事情能成吗?”

    邵无波:“这次必然是万无一失,以前失是因为他还有回旋的余地,可对上大禅山就不一样了,惹怒了大禅山出,连爹也护不住他,他必死无疑!”

    尽管兄弟两个再三保证,可阮氏依然很担心,痛苦道:“你们这是在把他往死里逼,也是在不给自己留退路啊!”

    邵伏波沉声道:“母亲放心,留有退路,我们商量好了,这事不需要我们兄弟两个一起出面,有我一个人出面捅破就行,你和二哥就装作不知情,一旦有什么反复,我一个人承担便可!”

    老二邵无波低头沉默。

    阮氏看看老二,又看看老三,揪心道:“让别人出面捅破不行吗?为何非要自己亲自上阵?”

    她实在是害怕邵平波,这么多年,真的是被邵平波搞怕了。

    而邵平波为了稳住后方,下一向狠辣,颇有威慑力,令宵小不敢擅动!

    邵无波闷声道:“这是你死我活的一战,不能给他留退路,也得预防大禅山和父亲那边护短,只有我兄弟亲自出面施压,才能彻底将他逼上死路!”

    阮氏:“你们逼死了他,就是足相残,让你父亲情何以堪,让你父亲如何看你们?你父亲能原谅你们吗?”

    邵伏波:“他逼我们的时候,父亲可有说什么?不原谅我们又能如何?他就我们几个儿子,总不能死了老大再杀掉我们吧?到时候谁给他送终?再生一个怕是也等不到长大成才吧?幼儿岂能攘外安内掌控住北州?再说了,有事我一人承担,怪不到大哥头上,只要大哥能出头,其他人就要看大哥脸色,不敢拿我怎样,我暂时受点委屈也没什么!”

    邵无波:“母亲放心,只要能掀翻他,二弟就不会有事,顶多受点责罚。若是这样的会错过了,我们反倒是迟早要被他给逼死!母亲,当断则断,不可有妇人之仁!”

    “罢了!由你们吧!”阮氏无奈摇头。

    “好!”邵无波点头,拱道:“还请母亲即刻去父亲那边盯着,伺配合我们!”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阮氏也被两个儿子逼得没了办法,遵从儿子的意思走了。

    兄弟两个站在了屋檐下,邵无波抬头看天,“成败就在今朝,老三,务必小心!”

    邵伏波笑了笑,“二哥,事成之后,我要睡他的女人!”

    “谁?”邵无波愕然,据他所知,老大没女人,只有几个侍寝的丫鬟,这应该算不上老大的女人吧?

    邵伏波嘿嘿道:“唐仪!那女人的确是长的漂亮,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段有身段,要气质有气质,事成后我非得把他喜欢的女人给睡一睡不可,否则难泄我积压了这么多年的心头之恨!”

    “这个…上清宗依附我北州倒是好办,可唐仪的男人是牛有道。老大的段你是知道的,那家伙能跟老大掰腕,必不简单,平白招惹上这么个仇人没必要…”沉吟中的邵无波见弟弟面有失望神色,立刻态度一变,抬拍了拍他肩膀,“好!这事我来想办法,我定想办法让她雌伏于你,就算你被父亲给关进了牢里,我也会想办法让她去牢里自解衣裙陪你个痛快!”

    “呵呵,好,等我好消息!”邵伏波眉飞色舞,拍了拍胸脯,大步而去……

    凌波府,书房内,邵平波正奋笔疾书,字字怒斥某地官员办事不利!

    就在这时,管家邵三省急急忙忙跑进了书房,也顾不上规矩,惊慌失措道:“大公子,大事不妙!”

    邵平波抬头看了眼,复又继续写自己的,冷冷道:“急什么,慢慢说,天塌不了!”

    邵三省压根没有慢慢说的意思,见邵平波还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反而越发着急了,火急火燎道:“大公子,真的出事了!阮氏那边已经知道了大公子利用冰雪阁除掉牛有道的事,二公子、三公子与阮氏密谋捅穿此事,此时,他们已经去了钟阳旭那边,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钟阳旭,大禅山长老,长驻此地,既是大禅山与北州这边的负责人,也是邵登云身边的头号法师随扈。

    刚饱沾笔墨提笔的邵平波脸色大变,指一松,啪嗒一声,砸出的一团墨汁在白纸上触目惊心。

    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瞬间脸色苍白的邵平波缓缓站了起来,慢慢绕出了桌案,逼近邵三省,两眼似要冒出火来,沉声道:“他们怎会知道此事?”

    阮氏母子身边几乎已经被他给架空了,别说没有修士往来,就连身边的心腹下人也基本上都被他暗中控制了。更何况这事做的极为隐秘,连大禅山也毫不知情。

    可以这样说,阮氏母子的一举一动基本上逃不过他的眼睛,暗中说过他什么、骂过他什么,他也基本上知晓。

    隐而不发,不动母子三人是因为忌惮父亲邵登云,把事情做太绝了名声上也不好听,对他将来接收北州不利,不管有什么不痛快,都要等到他顺利接掌北州大权以后再说,他现在也需要父亲的威信镇住那些骄兵悍将。

    只要事态在他的控制之中,一些事情他暂时也没必要计较。

    邵三省摇头,他也搞不清对方是怎么知道的,悲声道:“大公子,走吧!怕就怕自己人背后捅刀子,阮氏那边在玩大义灭亲,让大禅山怎么办?皇烈是对冰雪阁那边做了保证的,此事一出,大禅山必不会放过大公子!趁那边还没反应过来,赶紧脱身。只有躲过今日,方有会谋来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大公子,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一句‘皇烈对冰雪阁做过保证’,邵平波脑中迅速闪过牛有道把皇烈请去冰雪阁的事。

    前后因果现在这么对比一联想,若再反应不过来,那就不是他邵平波了,他嘴唇竟带了几分哆嗦,“阮氏母子在我控制之下,真要谋此事,我不可能事先连一点端倪都不知道。冰雪阁谣言刚出,这边立马跟进动,不给我喘息翻转之,绝非巧合,而是有人在背后蓄谋害我!”

    邵三省一惊:“谁?”

    “牛有道!我中了那奸贼圈套…”说及此,邵平波突然一把捂住心窝,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发现他状态不对,邵三省惊呼,“大公子!”

    “噗!”邵平波紧绷的腮帮子突然一松,竟气血攻心噗出一口血来,两眼翻白,人直直向后倒去。

    幸好邵三省提前发现不对,一把扶住了他,没让他砸到后面桌案上,将其扶到了一旁椅子上坐下,连连抚顺他胸口帮他平复气息,“大公子,你怎么了?”

    脸涨的通红的邵平波一口血吐出后,脸色又变得煞白,瞬间全无血色,白的吓人。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邵平波笑了,靠在椅背一脸惨笑,呵呵道:“为了对付我,竟闹出这么大动静,演的还真像,闹了半天你才是那个躲在暗处挖坑的人,竟挖了个这么大的坑让我往里跳,真有耐心,牛有道,算你狠,这次我心服口服!”

    邵三省道:“不管是不是牛有道,大公子,事已至此,走为上策,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喘着粗气的邵平波一把挥开他,口角挂着血滴摇头,“走?去哪?我呕心沥血才有北州今天的局面,让我拱送人吗?今天一走,就坐实了我的罪名,我将再无翻身的可能,大禅山必然要将我追杀到底,不会放过我!谁敢收留得罪过冰雪阁的人?走不了,也不能走…我还没有输!”

    邵三省急了,“大公子,不要意气用事,大禅山为了自己,是不会在乎你死活的,刺史大人也保不了你!先暂时脱身,消息已经放出去了,等到冰雪阁那边查明萧天振是否服用赤阳朱果,说不定是个转。”

    “摆明了是圈套,牛有道怎么可能让萧天振服用赤阳朱果?”邵平波双撑着扶用力站了起来,用力稳住身形,面露狰狞之色,指着他,“让刺史府那边的人动,立刻把那两个图谋不轨的家伙解决掉!”

    邵三省一惊,当然知道所指二人是谁,这是要杀亲兄弟吗?忙提醒道:“大公子三思,杀足兄弟的名声一旦传出去了对大公子不利!”

    邵平波缓步上前,扶了桌角,冷笑道:“他们不死,北州就要落入他们的上,他们想大义灭亲?打的不就是这个如意算盘吗?北州真要落入了他们的中,他们根本没能力掌控,迟早要易主,我邵家要死无葬身之地,无论韩国还是燕国都不会放过我邵家,甚至大禅山也会想办法把邵家给换掉。快去,立刻,这是我最后一丝胜算,晚了就来不及了,快!”

    听他这么一说,邵三省当即转身而去照办。

    然刚走到书房门口,又听邵平波冷冷一声,“既然要做,不如做干净点,以免后患,省得以后再找理由…还有那个贱人,一起做掉,快!”最后一个字是吼出来的。

    不但要杀足兄弟,还要杀继母!邵三省听的心里一哆嗦,不过还是应下了,快速离去。

    似乎耗尽了力气的邵平波踉跄后退,跌坐回了椅子上,“咳咳”捂住嘴一阵咳嗽不止,松开,掌心殷红血迹刺眼,不禁再次惨笑,“牛有道,算你狠!”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