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二七章 传情
    ,。

    这话只是鼓励和忽悠的话,其实连陆圣中自己都不看好他和邵柳儿,两人身份背景相差太过悬殊了。

    其间巨大的鸿沟不是喜欢与否能弥补的,两人眼界、阅历、见识上的差异,两人生活档次、习惯上的差异是难以苟同的。一开始能由激情来掩盖,归于平淡后种种矛盾都会暴露出来,两者格格不入,除非谭耀显这家伙能快速进步,否则压根就不适合在一起,邵家肯定看的很清楚,也未必全是因为嫌贫爱富。

    可谭耀显抬袖一抹泪水,怔怔看着陆圣中,最后一句话似乎把他给说醒了。

    与之对视,陆圣中对他微微点头,有鼓励他去做的意思。

    谭耀显两眼渐渐放光,十指交扣在胸前,在厅内来回走动,急切,激动。

    然而,勇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又慢慢侧坐在了桌旁,扶着桌沿低头道:“邵家的意思我明白,我愿意又有什么用,邵家不答应我又奈何,只怕连见到柳儿的会都没有。”

    陆圣中心中暗骂,那你明知在北州呆不下去了为何还赖着不走,不就还抱着希望么?

    快步到他跟前,俯身道:“邵家不让见,你自己为何不想办法见?”

    谭耀显抬头:“邵家门禁森严,不让柳儿出来,我如何进的去?”

    陆圣中:“枯叶传情,你不是能联系上邵姑娘吗?你进不去,可让邵姑娘想办法出来啊!”

    谭耀显:“她家里看着不让出,她如何出的来?”

    陆圣中:“若能轻易进出还用在这里想办法吗?你先联系邵姑娘,问问都有哪些苦难,咱们看看能不能解决,若实在不能解决再嘘长叹短也不迟,你连试都不试,就先畏缩了,这岂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莫非谭兄是懦夫?还是邵姑娘一片真情瞎了眼?”

    谭耀显被他话给激的蠢蠢欲动,又站了起来,然又迅速蔫了,“就算柳儿出来了,邵家就是不答应我们在一起,又能有什么用?”

    “……”陆圣中无语,受不了这种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书生,事情还没开始做,就被困难给为难的想不通了。叹道:“若是邵姑娘能出来,让邵家答应反倒简单了。”

    谭耀显抬眼望,诚恳道:“还请李兄教我!”

    陆圣中:“带邵姑娘私奔啊!去一个邵家找不到的地方,你们自然就能天长地久。”

    “这…这不合适吧?”谭耀显略有尴尬,貌似又有些意动,忸怩道:“只怕柳儿也不会答应。”

    陆圣中:“那就先生米煮成熟饭,邵姑娘一旦成了你的人,自然愿意跟你走。就算她不愿私奔,已经木已成舟,邵家也只能接受现实不是?一切困难自然是迎刃而解。”

    谭耀显一脸讪讪,“此非君子所为!”

    陆圣中受不了这迂腐呆子,转身就走,准备去院子里透透气。

    谭耀显却以为他真要走,好不容易碰上个不怕邵家真能给他出主意的,略急,赶紧抢步抓了陆圣中胳膊,“李兄!我再考虑考虑。”

    陆圣中停步回头,上下看他一眼,知道他意动了,遂问:“你是想违背本心做伪君子,还是想和邵姑娘在一起?”

    “这…”谭耀显羞于启齿,最终点了点头。

    陆圣中想问他点头是几个意思,然转念一想,这家伙面皮薄,也就不为难了,将他拉扯的扒开,颔首道:“好,那就尽快联系邵姑娘,问问她那边情况,看看怎样才能帮她出来,里应外合说不定有会。”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他知道在这边搞事危险,可牛有道非要让他这样做,他能怎么办?想回去也得搞一两样事交差不是?

    可是邵家那边已打草惊蛇,很难再攻破,好不容易摸到一个貌似的缺口,他当然要试试看能不能打开。

    若是能打开缺口,若能把邵柳儿给拐走,若能把邵柳儿给拐到青山郡去,也就不用再在这边冒险了,也能对牛有道交代了,也该轮到牛有道对他在五梁山内部的地位有所表示了。

    他自己搞这种事其实也有点搞腻了。

    他自己有时候想想,觉得也怪自己,当初在王横身边时,王横身边有不少金丹修士,他一筑基修士为了能站住脚,只能是尽力表现某些方面的能力。

    结果好了,得了王横的欣赏是不错,以后碰上这种事情,王横就让他去干。

    去苍庐县刺杀牛有道就是例子,连其他金丹修士都没把握的事情,王横不管,非要逼他去。

    因此落到了牛有道的里,估计牛有道也看到了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又逼自己来对付邵平波。

    他真的腻了,经常徘徊在危险边缘,他也怕了,知道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谭耀显看看外面天色,“还没到时间,要到傍晚时分,我也要准备一下。”

    陆圣中立问:“准备什么,要我帮忙吗?”

    “这个不用。”谭耀显摇了摇头,快步去了院子里,从树下捡了七八片叶子来。

    回来取了缝衣针,坐桌前捧叶、提针斟酌了一会儿,忽又问:“李兄,写什么?”

    陆圣中:“你就说想见她,问她有没有办法出来。”

    谭耀显摇头:“这话以前说过,她没办法出来。”

    陆圣中:“那你就说你要离开北州了,想见她最后一面,问她出来有何难处,一起商量着解决一下,嗯,大概就这么个意思。”

    谭耀显欲言又止,不过今天被陆圣中连番开导,终究是鼓起了男儿气概,最后把心一横,豁出去了。

    叶片放在了桌上,伏案,上缝衣针在桌上哚哚连戳,转眼叶子上一个个小字呈现。

    这法…一旁的陆圣中看的呆了呆,简直是叹为观止。

    还以为叶子上刺字很麻烦,现在才发现,这书呆子法熟练,速度飞快,这是练出来了啊!还真不愧是读书人…

    更让陆圣中无语的是,叶子上的字他不认识,用的居然是密语,肯定是和邵柳儿约好了的,怪不得能让他当面看着。

    他还想摸清地方,有需要的话,可以假冒谭耀显和邵柳儿联系,如今看来不获得翻译密语的方式怕是不行。

    此时也只能是感慨这对小情人还真是花了心思的……

    东西准备好了,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临出门前,谭耀显取了本书来,将刺好字的叶子分层夹进了书页中。

    书拿在了中,刺好字的叶子也就带上了,问陆圣中:“李兄,时间差不多了。”

    陆圣中反倒是坐下了,呵呵道:“秘发之地,我还是不看的好,谭兄自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他哪会跟谭耀显一起公然外出露面。

    “好!”谭耀显点头应下,他也不好意思见不得人的把戏让人看见。

    目送其出门后,陆圣中墙头露脸,看了眼去向,随后从另一边迅速翻墙而出……

    城中有城外引入的水渠,城中许多人的生活用水来自于此,水渠旁有洗衣、洗菜者,还有戏水孩童,两旁路人来往不绝,渠上有桥,夕阳下的风情。

    水渠上游略清净之地,有开导出的分流水沟,直通刺史府内,水流在刺史府内绕一个弯后,又会从另一个出口流出。

    这一带环境幽静,正是读书人常来的地方。

    谭耀显来此时,已有其他读书人或捧书走读,或握书负身后,或徘徊吟诵,他也溜达成了其中一员。

    只不过他略有雅好,喜欢路旁摘片树叶在摇晃着看书,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随扔掉,又会不知不觉摘上一片。

    来回横跨通往刺史府的小水沟时,不经意间会从书本中抽出一叶,掉落水沟中。

    也不一次扔完,隔上一段时间才会从书本中扔出一片,一次性扔出怕约定等候的人会错过。

    这样也行?某处拐角处偷窥的陆圣中暗暗唏嘘,为解相思之苦,一对男女还真是练出了做间谍的能耐……

    刺史府内,林园中,一袭粉色长裙的邵柳儿中亦捧了本书,徘徊在小树林内的潺潺小溪旁。

    附近暗设的守卫偶尔会注意一下这边林中来回的倩影,不过也不太会注意,都知道这是邵大小姐的习惯,除非下雨,否则大小姐都会在这个时间段在那林木幽静处看书,倒是没人去打扰。

    拿着书本来回的邵柳儿眼角斜了下,斜了眼小溪中飘过的树叶,心中暗喜,知道情郎的传信来了。

    看到了第一片,她就知道会来第二片,走到溪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了。

    待到第二片树叶来到,略俯身,伸从水中捡起,也不急着看,夹在了指间当随意玩物般,集中精神看完了一段文章,才慢慢起身离去,简直是神不知鬼不觉……

    天色渐暗,谭耀显回了家,推开院门迅速一关,快步入了厅堂,见到了笑吟吟坐堂内等着他的陆圣中。

    “好了?”陆圣中明知故问一声。

    谭耀显有点不好意思,颔首道:“应该是好了。”

    陆圣中立问:“什么时候有回复?”

    谭耀显:“应该要到明天早上。”

    陆圣中打趣道:“看来谭兄明早又要出去看书了。”

    谭耀显一脸汗颜,拱求饶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