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三二章 阴沟里翻船
    ,。

    盘膝而坐的陆圣中与水中划动的邵柳儿对视着,船继续顺流而下,双方相隔渐远。

    见他坐在船尾不能轻动,应该是着道了,邵柳儿松了口气,回头拼尽全力朝偶尔还能在水面露下脑袋扑腾的谭耀显游去。

    羊皮囊推了过去,水面抓挠的一抓到上面的网绳,立刻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脑袋终于露出水面的谭耀显拼命往上爬,爬起又掉下,掉下又爬起,那叫一个急于求生,急于呼吸,却又屡次呛水。

    “谭郎!谭郎…”邵柳儿在旁大声疾呼,唤他冷静,又钻入水抱他腿往上顶。

    一阵折腾,谭耀显终于爬上了羊皮囊,脸色忽青忽白,趴在上面如死狗一般,不时呕吐出水来。

    邵柳儿抓着羊皮囊的网绳,稳住羊皮囊,不让它在水面翻滚,否则谭耀显又得掉进水里。

    一张俏脸,甩着湿漉漉的长发,娇柔身躯奋力在水中划动,拉着羊皮囊,牵着朝岸边游去。

    坐在船尾目视水面求生情形的陆圣中,那叫一个恨得牙痒痒,谭耀显他接触过,知道谭耀显没这心思,也瞒不过他眼睛,是着了邵柳儿的道。

    还以为这丫头傻来着,轻易就骗了出来,又轻易被骗失了身,谁知居然是扮猪吃老虎。

    还说不会水?眼前这水面救人的情形也叫不会水?分明是上船时就居心叵测。

    抢着干活是贤惠?分明是想找下毒的会。

    分明是一直示弱,让自己毫无防备喝了她敬的酒,居然还让那丫头把随身的武器给骗走了。

    这丫头还真不愧是邵平波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同样阴狠,从能果断对身边的下人下药,自己应该就要有所警觉才对。怀疑船夫会带来危险,便果断连船夫都不放过,越发佐证了这一点。

    眼睁睁看着一对狗男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越来越远,他却无可奈何,越想越憋火,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偏偏还不得不强压怒火,让自己稳定情绪,安心施法祛毒!

    趴在羊皮囊上的谭耀显终于了缓了过来,看看身处的环境,抱紧了羊皮囊不敢乱动怕又掉下去。

    抬头看了看水中奋力前行的邵柳儿,又回头看看远去的船只,他喊道:“柳儿,好好的,为何推我下水?”

    划水中的邵柳儿回头道:“不是推你下水,难道你没看出我们在逃难吗?”

    “逃难?”换了别人的话,他脾气再好怕是也要发火,此时却是一脸哭笑不得,“可不是在逃难吗?都快被淹死了。柳儿,你明明会水…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是后悔了不想跟我走吗?”

    邵柳儿:“谭郎,跟你去哪我都不后悔,但你那个李兄根本就不是好人,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

    谭耀显惊呼:“这怎么可能?”

    邵柳儿:“他压根就不是什么读书人,而是修行界的法师,他刚才盘膝打坐的方式证明了我的判断。有些事情现在说了你不会明白,但我可以判断,他不是为了帮你,而是要把我骗出来,好利用我对付邵家,回头我们肯定要被他们控制住,那样的我们逃离北州还有什么意义?”

    “这…这怎么可能?”谭耀显难以置信的样子,“他若是法师,你我焉能逃掉?”

    他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邵柳儿暗中做了什么脚。

    邵柳儿也不想让他知道那船夫怕是也活不成了,怕他难以接受她的心狠,霍然回头,边奋力划水,边问:“谭郎,你不信我吗?”

    谭耀显毫不犹豫点头道:“我信!”

    邵柳儿笑了,这男人有时候真傻,但是她喜欢,她可不想自己将来的男人是大哥那种人,简单点挺好。

    尽管此时很累,但她心中却满是甜蜜。

    “谭郎,我已经是你的人,要与你私奔也是我与你的事,我自己做出的选择不管有什么后果,不管你将来对我是好还是坏,都该由我自己来承担。我不能自私到因为自己而给邵家带来大麻烦,所以才冒险把你推下水,你不要怨我!”邵柳儿喘着气说着,有点累,她水性也不算好。

    “柳儿,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我信你,就算你不对我好,我也认了,自己走的路,自己认!”

    “我对天发誓,若敢负柳儿,教我不得好死!”

    “不许胡说,给我好好活着!”

    话虽如此,可趴在羊皮囊上的谭耀显还是不时回头看向江面上远去的那个黑点,始终还是不太相信李兄要害他。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靠岸的时候,前方传来一阵隆隆马蹄声。

    趴着的谭耀显抬头,邵柳儿脸色一变。

    只见十几骑冲到了江边勒马而停,不过坐在马背上的人看起来不像是刺史府的人,她一个都没见过。

    除了两个人外,其他人一个个皆戴着黑色脸谱面具,身穿黑衣。

    难道是那个李兄的人?她心头沉下的瞬间,忽闻上空“唳”一声嘹亮鹰啼,抬头一看,才发现上空有三只巨大的飞禽在盘旋,绕着圈的降低飞行高度,很快便落在了岸上。

    三只飞禽上跳下六个人,五个蒙着黑斗篷,邵平波例外,站在江边,肩头的黑色披风在江风中猎猎飘扬,冷冷看着拖了个人奋力靠岸的妹妹。

    看向谭耀显的眼神更是透着漠然和森冷。

    邵柳儿明显心虚了,也没办法,想跑是跑不掉了。

    趴在羊皮囊上的谭耀显见到北州府城的大公子亲临,不但是心虚,还有些紧张害怕,尤其那从天而降率众而来的气势,令他感觉自己太渺小了。

    终于靠岸,扶着谭耀显上了岸,邵柳儿指了江面一个方向,“将我诱出的人,兴许还在船上。”

    邵平波顺她指方向看去。

    一旁的苏照立刻回头嗯了声,迅速有四人跳上飞禽,两只飞禽振翅掀起狂风,迅速腾空而去。

    “大哥…”邵柳儿弱弱一声,湿漉漉的发丝贴着脸颊,流水滴答。

    啪!邵平波挥就是一记耳光,狠狠抽在妹妹脸上,“你还有脸叫我大哥,你有把我当成是你大哥吗?”

    邵柳儿被打的咬唇不语,也实在是被打的怨恨不起来,她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的,没顾及家人的感受。

    邵平波怒气难消,挥又是一巴掌,却被旁里伸出的一只抓住了腕。

    苏照抓住了他,叹道:“人没事就好。”

    “表姐?”邵柳儿似乎听出了苏照的声音。

    苏照掀开了头罩,看着她唉声叹气摇头。

    而谭耀显已壮着胆子拦在了邵柳儿的身前,“和柳儿无关,有什么事冲我来。”

    邵柳儿拉了拉他,低声道:“没你事,一边去。”心中焦虑,担心他惹怒大哥,这哪是他能挡住的事。

    谭耀显却不识相,紧盯着邵平波,护着邵柳儿不肯让开。

    “陈归硕。”邵平波冷冷一声。

    宋舒身旁的陈归硕立刻快步上前,听候吩咐。

    苏照是紧急赶来的,三只飞禽能带来的人不多,到了这边再调用了一些组织在这一带的人。

    这一路搜寻,邵平波也担心人不够,大禅山那边又不敢惊动,上清宗也不便动用,若身边完全没自己人也不放心,所以比较可靠的宋舒和陈归硕一起带上了。

    邵平波徐徐道:“拖下去,给我剁成肉酱喂鱼!”

    “是!”陈归硕上前一把揪住谭耀显就要拖走。

    邵柳儿瞬间抓狂,扑上去拖住,抱住陈归硕的胳膊,张嘴便咬。

    陈归硕痛的呲牙咧嘴,却又不敢拿邵柳儿怎样,和邵柳儿拉拉扯扯也不妥,赶紧松了。

    邵柳儿赶紧回将脸色吓得发白的谭耀显护在了身后,“我已经是他的女人,谁敢动他,我跟谁拼命!”

    邵平波双拳一握,怒道:“你说什么?”

    邵柳儿直接挑明了,“我身子已经给了他,说不定已经有了他的骨肉,非他不嫁,谁敢杀我男人试试看!”

    “你…你…你还要不要脸!”邵平波指着她怒声咆哮,旋即又剧烈咳嗽了起来,咳成了虾米一般。

    苏照赶紧上,施法帮他平复气息……

    陆圣中虽然乘船飘远了,可哪抵得过飞禽的追赶速度。

    仍在船尾盘膝打坐祛毒的陆圣中眼见空中两只飞禽掠来,脸上满是苦笑,知道怕是逃不掉了,服了解毒丸,化解及时,性命之忧应该不惧,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没办法在水里久藏。

    尽管如此,他还是身子一歪,扑进了水里,钻入了水中躲藏,哪怕只有一丝会。

    掠来的飞禽身上迅速射来两个人影,一前一后溅起水花,射入了水中追拿。

    那只飞禽坐骑低空俯冲,一双利爪抓向乌蓬,哗啦一声,直接将船上乌蓬给撕碎了,力道凶猛。

    船舱内的情形毕露无疑,并没有藏人。

    随后飞来在空中振翅悬空的飞禽上,落下一人,落在船上,再次将船给彻底检查了一遍。

    轰!水面哗啦一声,吐着血的陆圣中破水而出,确切地说,是被人从水里给扔出来的。

    之前那只飞禽迅速飞来,一双如金刚般的利爪猛然抓向陆圣中。

    “啊!”陆圣中当空一声惨叫,背后鲜血飞溅,一条脊椎已被飞禽利爪给刺破血肉扣住,几乎瞬间将他疼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