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三三章 浸猪笼
    ,。

    当一双利爪松开他脊椎时,他已被砸落在岸,发出一声痛苦闷哼。

    浑身是血、狼狈不堪地缓缓抬头,看了看眼前一群人,顿时一脸惨笑。

    谭耀显惊呼,“李兄!”有冲动的意思。

    邵柳儿赶紧挡好了他,深知这种事情压根不是自己这傻男人能介入的,别让这傻男人又干出傻事来。

    经水里一折腾,陆圣中一些简单改变容貌的伪装都泡没了。

    宋舒瞳孔骤缩,陡然一声喝:“陆圣中,是你?”

    他和燕国京城的王横本是亲家,陆圣中本是王横身边的人,他是认识陆圣中的。

    咳嗽已平复下来的邵平波回头,问:“你认识他?”

    宋舒拱道:“大公子,此人是五梁山弟子,本是燕京四大统领之一的王横的随扈法师,后受王横之令去刺杀牛有道,结果失不说,还把宋家派去的人给出卖了,我宋府管家刘禄的儿子就是被他给害死了,我恨不得活剥了他!”

    谭耀显听的一愣,他们说的是李兄吗?

    邵柳儿心道,此人果然有问题!

    苏照看向邵柳儿问:“柳儿,就他一人吗?”

    邵柳儿:“表姐,还有一个马夫和一个船夫,不知是不是一伙的。”

    邵平波斜了妹妹一眼,转身上前,伸脚拨了拨陆圣中的脸,“能背叛王横,你也不是什么有骨气的人,不想受苦就老实交代,谁派你来的?”

    陆圣中呵呵惨笑,“我不明白,你们怎能这么快就判定我们的去向追来?”

    “这不是你该问的。”邵平波脚放下了,淡然道:“你刚才也听到了,宋舒可是巴不得剥你的皮,我想他一定会好好招待你,我只问你一句,招还是不招?”

    陆圣中无力摇头道:“若左右是死的话,你觉得我会向杀死我的仇人屈服吗?”

    邵平波:“那就要看你对我有没有价值,若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也不会食言,我可以当大家的面向你保证,不会让你受罪,给你一条活路。若没价值,你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派你来的吗?”

    陆圣中一声长叹,很轻易就松口了,“牛有道,牛有道派我来的。”

    邵平波立问:“来了多少人?”

    陆圣中:“就我一人。”

    邵平波眯眼,“就你一人?”似乎不信。

    陆圣中:“牛有道在城中应该还布置有人配合我,至于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找谁联系,顺着这条线顺藤摸瓜,应该能摸出其他人,不知这对邵大公子有没有价值?”

    邵平波目光闪烁不定。

    陆圣中又道:“痛死我了,我要疗伤!”

    邵平波偏头示意了一下,“给他疗伤。”

    立刻有人过来将他抬开到了一旁,给他服药、敷药治疗。

    陈归硕偶尔偏头看上他一眼,眸中有忧虑闪过,担心陆圣中所谓的顺藤摸瓜将他给摸出来。

    牛有道也同样给了他指示,若有会就弄死邵平波,然而他实在找不到什么会。

    无论是资格还是他的修为,邵平波都不会单独见他,见了面邵平波身边也有人保护,他压根没下的会。

    这城中同样也有人配合他,至于是什么人,他也不清楚,若是和陆圣中同一家上线,那就麻烦了。

    谭耀显脸色难看,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再傻也听懂了陆圣中的话是什么意思,人家压根不是来帮自己的,自己被人利用来对付邵家…

    邵平波回头看向了妹妹这边,慢慢走近。

    邵柳儿高度紧张,再次张开双臂护住了谭耀显,并喊了声,“表姐!”有求助的意味。

    苏照有些为难道:“平波!”

    邵平波停步,盯着妹妹身后的男人,心情异常复杂。

    他一开始察觉到谭耀显和妹妹的关系不正常时,就想把谭耀显给解决掉,但又怕伤妹妹的心,母亲临终前的托付他清楚记得。

    说老实话,妹妹到了这个年纪,也该嫁人,女人家不宜拖到他这么大的年纪,他也在斟酌妹妹择偶的事,他自然是希望妹妹过的好的,想给妹妹找个最好、最合适的人家。

    谭耀显这种压根就没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原因很简单,因为不合适!

    妹妹的出身注定了不宜嫁这种人,邵家背后牵扯到多少的利益纠葛和恩恩怨怨?

    妹妹是什么样的人他清楚,按理说不应该,他就想不通了,妹妹怎么会喜欢这种迂腐书生?

    而邵柳儿早在解散诗词社时,就担心他对谭耀显下毒,警告过他,敢动谭耀显别怪她翻脸!

    正因为如此,邵平波才没动谭耀显,只是想逼谭耀显自己离开,免得和妹妹闹翻。

    当然,也还有一层原因,妹妹若真要非嫁此人不可的话,他能怎么办?某种程度来说,谭耀显的人品是没话说的,妹妹嫁给这种人不容易受委屈。但他想看看谭耀显面对困境时的本性究竟如何,想把人看清楚,不可能让妹妹糊里糊涂轻易嫁予。

    谁知一时心软竟弄出这样的事来,他好恨!

    “你真的已经要了她的身子?”邵平波盯着谭耀显问道。

    谭耀显顿时一脸尴尬,不知该如何开口。

    邵柳儿立马挡话,“是又怎样?我已经说了,非他不嫁!”

    邵平波不理她,只盯着谭耀显,要谭耀显的答复,他了解过谭耀显,知道这家伙不是说谎的人,他怀疑妹妹只是拿此事来做挡箭牌。

    谭耀显最终鼓足了勇气,“大公子,我会对柳儿负责的。”

    “负责?哈哈,娘,你都看到了吧?哈哈……”邵平波忽仰天大笑,双臂高挥面向苍天,笑声中有几分凄凉,对方的话无疑承认了,心中的痛楚难以言喻。

    倒是不是因为妹妹失身,而是因为他最在乎的人,最想保护的人,居然在这种时刻背弃他。

    邵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这个大哥还关押在牢狱中,居然一点都不顾及他的生死,男欢女爱居然比他这个大哥的性命更重要,可以扔下大哥不管而跟外人私奔,让他情何以堪?心凉!

    邵柳儿银牙咬唇,从未见大哥这般狂放模样,心中也不忍。

    “平波!”苏照上前安慰。

    邵平波一把挥开她,挥指向谭耀显,怒不可遏道:“你负责?这兵荒马乱的世道,你拿什么负责?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欲置邵家于死地,你知不知道她一旦脱离邵家有多少人想抓她?你文不能立于庙堂,只知捧着书本摇头晃脑,武不能上阵杀敌,无缚鸡之力,靠教几个小孩读书写字就能保护她吗?自以为是就能保护她了?你这种百无一用的书生,我邵家就算想扶你也不知从哪下,你告诉我,你拿什么负责?”

    谭耀显呼吸急促,被说的一脸通红。

    邵柳儿忙帮腔道:“大哥,他没你说的那么不堪。”

    邵平波立刻指向她,“那你告诉我,你们离得开邵家吗?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一旦离开邵家,只要邵家不管你们两个,你们必死无疑,嘴硬是没用的!”

    “柳儿,你应该明白,出生在咱们这种家庭,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没得选择!不是我不愿让你嫁给他,而是他担不起那个责任,和穷或富也无关,而是他没有娶你的资格和能力!”

    “你难道愿意看你将来的丈夫在邵家唯唯诺诺抬不起头?你难道愿意看到连家里的下人也笑你丈夫是吃软饭的?你愿意忍受还是他愿意忍受?你如果真的想对他好,就放过他,不要害他!”

    邵柳儿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辩驳,硬拗道:“我不管,我已经是他的人,我只愿意跟他在一起!”

    邵平波怒极反笑,“死也愿意,是不是?”

    邵柳儿怒道:“你有本事连我也杀了!”

    “好!我成全你们。”邵平波回头喝道:“宋舒、陈归硕,去,立刻造一只将奸夫**沉江的猪笼来!”

    宋舒和陈归硕面面相觑。

    苏照忙拉劝,“平波,兄妹之间,有什么回家慢慢说清楚。”

    邵平波霍然回头怒视,给了她一个眼色,同时徐徐道:“限你们一炷香内把猪笼弄来,否则我把你们沉了!”

    苏照沉默了。

    宋舒和陈归硕迅速掠走。

    没多久,两人便弄了只木笼子来,明显是临时砍下的树木拼凑的,连树皮都没剥掉。

    在邵平波的示意下,邵柳儿和谭耀显被推了进去,里面还扔进了几块沉江的大石头,宋舒和陈归硕又迅速合上笼子的缺口,打入木销子栓死了。

    “邵平波,你有什么资格处置我?你有什么权力决定我的婚事,我要见父亲,我要见父亲……”邵柳儿在笼子里疯狂摇晃呐喊,没想到大哥玩真的。

    谭耀显闭目泪流。

    宋舒和陈归硕已经抬了笼子朝江里面走去,江水渐渐在笼子里浸泡上来。

    邵平波徐徐道:“姓谭的,只要你愿意离开柳儿,我便放你走,既能救你自己,也能救柳儿,你自己看着办。”

    “别听他的,我不信他敢杀我!”邵柳儿怒回一声。

    邵平波偏头示意一声:“放倒!”

    宋舒和陈归硕双双放开了笼子,笼子猛下沉一截,又被二人掰倒了,江面立刻看不到了笼子里的人,只剩一层木头栅栏。

    水面咕咕冒泡,很快有伸出木栅栏,在江面乱抓乱挠。

    谭耀显双抓了江面的木栅栏,半张脸在栅栏缝隙里露出,咳嗽出水花,大口喘气,悲声呐喊:“我走!放了她,放了她,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