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三四章 长有反骨
    ,。

    木笼子再次抬上了岸,打开了。

    谭耀显欲钻出,却被里面的邵柳儿抱住了,不肯放他出去,“不要走,谭郎,不用怕,他不敢拿我们怎样。”

    谭耀显挣扎,欲掰开她的,邵柳儿抱死了不放。

    两人最终双双跌坐在笼子里,浑身湿漉漉地抱在了一起痛哭。

    站在笼子前的邵平波面无表情,“拉出来!”

    陈归硕立刻上前伸,抓了谭耀显的胳膊,直接将人拽拖了出来。

    “不要!”邵柳儿尖叫,死拽住谭耀显的另一只胳膊不放,两人可谓一起被拖了出来。

    邵平波上前一步,扣住了妹妹的腕,用力一拧,立刻让邵柳儿撒开了。

    他虽不是修士,但毕竟出身武将之家,不说有多好的武功,毕竟还是练过的,至少强过邵柳儿。

    挥胳膊一甩,将邵柳儿推的踉跄向苏照,苏照当即拉住了她。

    “表姐,求你了…”邵柳儿泪流满面。

    苏照叹道:“柳儿,你哥真的是为你好啊!你跟他在一起,只能是害了他,让他走吧!”

    邵柳儿又挣扎着指向邵平波,“邵平波,我愿嫁谁是我自己的事,过的好坏我都愿意,关你们什么事?你放开我,我跟他走,是死是活不用邵家管!”

    苏照拽着她不放,心想,这不是说浑话么,邵家的女儿,邵家能不管吗?邵家想不管都不行,否则这个陆圣中为何对你下?

    “好!我给你们一个会。”邵平波突然一喝。

    大喊大叫的邵柳儿停下了,悲伤哭泣的谭耀显也缓缓抬头看来。

    邵平波朝谭耀显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给他一百金币!”

    宋舒摸出了一张面额一百的金票,上前递给谭耀显。

    谭耀显摇头不收。

    邵平波:“给你,你就拿着。你若真想娶柳儿,你若真有本事娶她,我给你三年时间,我让柳儿等你三年。三年后,你若能将这一百金币变成一万金币,或者随便你在哪个行当做出点样子来,不要求你做多好,起码让邵家知道在哪个方面可扶持你,便可光明正大来娶她,而不是偷偷摸摸带着她私奔,而不是带着她跟你一起冒险、受罪!”

    邵柳儿:“谭郎,别听他的!”

    邵平波霍然回来,喝道:“怎么?如此宽裕的条件,你都觉得他做不到,你还能指望他做什么?你是不是也觉得他是个窝囊废、也对他没信心?”

    “……”邵柳儿被堵的无语,甚至有些愣神,被大哥这么一说,她想了想,连她也不知道谭耀显的能力能把什么事做出个样子来。

    “拿着吧!”宋舒中金票送了送。

    谭耀显一把推开,抬着湿漉漉的衣袖抹了把泪水,朝邵柳儿呐喊道:“柳儿,等我三年!”说罢扭头就跑。

    疯狂奔跑,伤心地奔跑,很有骨气,没要那一百金票。

    边跑边哭,泪水模糊了双眼,脚下石头一绊,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个狗吃屎,爬了起来继续奔跑,下巴已经磕破了在流血,不时抬袖抹泪。

    “谭郎……”邵柳儿嘶声呐喊,却不见谭耀显再回头,最终无力跌坐在了苏照的脚下。

    “走!”目送谭耀显消失的邵平波披风一甩转身。

    飞禽腾空,战马隆隆驰骋,一行返回离去……

    夜幕中,沿着江畔而行的谭耀显早就跑不动了,月光下漫无目的地走着,湿漉漉的身上还未干,又冷又饿,也不知自己走到了哪里。

    饥肠辘辘,刚趴在江边猛灌了一通江水充饥,突然传来隆隆蹄声。

    谭耀显站起一看,只见月色下一队十几人组成的骑兵迎面而来,从他身边奔驰而过。

    经过的骑兵打量了一下他。

    稍后,骑兵绕转返回,一个个取了马背弓箭,箭矢上弦,嗖嗖箭羽飞出。

    噗噗血花在谭耀显身上绽放。

    “柳儿…”身上插着十几支箭羽的谭耀显喃喃一声,带着满脸的感伤,硬邦邦后倒了下去,哗啦声中砸入水……

    北州府城外,一栋宅院里,榻上趴着的陆圣中倒是没受什么罪,因为他很痛快,把该招的都招了。

    这边才明白,敢情是邵柳儿自己想了办法自救,否则,这位若是挟持了邵柳儿做人质的话,那还真是麻烦了。

    苏照暗暗唏嘘,那丫头以前看着挺天真的一个姑娘,没想到还有这头脑。

    她不禁看了眼邵平波,琢磨着是不是跟自己母亲家的血统有关,自己好像不算笨的,姨娘生的一对儿女也不是笨人,至少比阮氏生的聪明多了。

    此时,这边也才知晓,将邵柳儿诱出,是陆圣中一个人策划的,暗中唆使阮氏母子的也是这家伙一个人干的好事,基本上都没借助什么外力,一个人就把事情给搞定了。

    “你去刺杀牛有道,怎会变成为牛有道效命?”邵平波问了声。

    陆圣中没隐瞒,将因为一首诗词失被擒的事讲了一下。

    苏照听的差点没笑出来,发现这位真有够倒霉的,敢情运气一直很差。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不能说人家运气差,只能说撞错了下的对象,接连针对的目标都不简单,牛有道就不说了,阮氏母子那边失绝对和邵平波有关,邵柳儿这边连她都没想到邵柳儿还有那段,陆圣中大意失也不算奇怪。

    邵平波盯着陆圣中的目光略有闪烁,似乎明白了牛有道为什么会派这位来搞事。

    与苏照从这屋里走出来后,踱步在庭院中,问了声,“你觉得这个陆圣中怎样?”

    苏照猜到一些他的心思,估摸着他想招揽,沉吟道:“他屡次失,非战之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个人才!”

    邵平波叹道:“奈何此人长有反骨,很容易背叛,不好控制。”

    苏照笑道:“你若真想纳为己用,我有办法控制他,准保他以后想叛也不敢叛。这事我来办吧,地牢那边你不宜离开太久,还是赶紧回去吧。”

    “也好。这个陆圣中就交给你了,务必尽快将府城内牛有道布置的人给挖出来。”

    “行啦,我知道该怎么做,等我消息吧。”

    邵平波什么时候走的,宋舒和陈归硕不知道,两人也不知道邵平波另有密道在城内进出。

    两人回城后,来到凌波府后门时,陈归硕道:“师叔,我去买点酒菜。”

    宋舒嗯了声,“上清宗在这边,咱们不宜抛头露面,速去速回。”

    “好!”陈归硕拱了拱,快步离去,直接来到了凌波府附近的酒楼。

    点了酒菜,伙计打包好后,东西交接时,一张折纸悄无声息没入伙计中。

    提了酒菜的陈归硕出了酒楼而回,一路上心怀忧虑……

    一座大庄院内,一间楼阁上,窗户未关,魏多盘膝打坐在黑暗中,不时睁眼看上一看窗外。

    忽见正对窗口的庄园外的一座民宅屋檐下的两只灯笼灭了一只。

    魏多迅速收功,起身离开了。

    下了楼阁,溜达到了一处墙角,目光找到了地上的一只纸团,施法吸附入掌中。

    回了阁楼后,将纸团打开,译出密信内容一看,脸色大变。

    他迅速写了封密信,又点了盏灯,摆在了窗口,随后快速下楼,再次溜达到了那处墙角,观察着周围,顺抛了只纸团出去。

    回到阁楼上,直到那民宅屋檐下的灯笼全部熄灭了,说明那边已经接到了他的消息,他才略放下心来。

    吹灭窗台上的灯火,魏多再次写了份密信。

    不一会儿,一只金翅从窗口飞了出去。

    庭院一角,一间黑漆漆的储物间内,站在窗前的苏破和图汉目送金翅黑影掠空而去后,苏破轻叹了一声,“最近北州城事不少,也不知和那位有没有关…看来他始终还是不肯认唐仪为掌门,好歹也是他师傅的女儿吧。”

    图汉:“他只认师傅遗命,遵门规行事也没错。”

    苏破摇头:“奈何那位对上清宗还是没什么感情,我怀疑那位压根就不在乎他的死活,就算暴露了也无所谓。还是说,想故意让上清宗和邵平波发生点矛盾?这是想让上清宗在北州也无容身之地还是怎的?唉,你帮他多盯着一点吧,必要的时候掩护一下。”

    “嗯!”图汉点了点头。

    陆圣中回城了,身上已经洗刷干净,看不出什么端倪,再次来到了他接头的那家酒楼。

    同样是买了酒菜,同样是一张折纸塞进了伙计的中。

    陆圣中提了东西出去了,坐在酒楼角落里的一名食客暗中注意着那伙计的反应。

    街头一条巷子里,苏照徘徊其中,左右随从静立。

    陆圣中来到,叹了声:“已经照你们说的做了。”

    苏照没吭声,依旧在那来回踱步。

    很快,一名平民打扮的汉子快步来到,低声禀报道:“香主,那伙计从酒楼后门出去了。”

    苏照脚步一顿,沉声道:“盯住他,不要打草惊蛇,飞禽随时待命追击,防备对方用金翅传讯,务必一路摸下去。”

    “是!”来人领命,又迅速离去。

    陆圣中又出声道:“大公子不会食言吧。”

    “当然不会食言。”苏照回头微微一笑,抬示意了一下。

    见左右两人逼来,陆圣中一惊,“你们想干什么?我…呜呜…”

    已被两人摁住,身上法力受制,又受重伤,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嘴巴已被捏开,一颗丹丸强行塞进了他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