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三五章 打我一掌
    这边一松开他,陆圣中马上伸指往嘴里抠,想把吞进去的东西呕吐出来。

    边上有人一把抓住他腕拧到了一旁,不让他抠。

    陆圣中盯向笑吟吟的苏照,惊恐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苏照笑言:“那可是好东西,金贵的很,一般人可享受不到,便宜你了。”

    “究竟给我吃了什么?”陆圣中明显有些慌了,他能想象到,绝非什么好东西。

    苏照答非所问,“大公子绝不会食言,半个时辰后,愿走愿留随你便。”

    陆圣中脸上神情复杂,慌乱和恐惧交织……

    次日天亮,凌波府内,屋檐下,苏照眺望天际绽露的晨曦。

    “那边还没动静吗?”苏照冷冷清清地问了声,她在这里等了一夜。

    一旁男子回道:“那名伙计把密信放进了一间染坊的神龛内,便返回了酒楼,两边都有人盯着,不见那伙计再有什么动静,密信也还在神龛内,不见有人去取。”

    苏照沉声道:“这不正常,这种来往消息若不及时处理的话,岂不是误事,没道理现在都没人去取,难道陆圣中被抓已经走漏了消息?或者说陆圣中不老实做了什么脚?”

    男子道:“陆圣中应该知道做脚的后果,何况他服了我们的药,做没做脚很快会有答案。我倒是怀疑有人泄密,现场就那些人,我们这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难道是大公子那边的人走漏了消息,还是那位大小姐泄密了?”

    苏照蹙眉,“我回头问问。”

    男子:“再等下去似乎没什么意义,依我看,还是直接抓了那伙计审问吧。”

    “嗯!”苏照刚点头,忽闻一旁院子里传来野兽般的“嗬嗬”声,还有砸东西的动静。

    “呵呵!”苏照淡笑一声,快步去了隔壁院子里。

    只见一间房门撞破,庭院里,陆圣中抓心挠肺般在地上翻滚,一脸的痛苦不堪,时而还用脑袋撞地,额头上已经撞出了血。还有后背那被飞禽抓破的伤口,已经再次渗血,殷红两团。

    无意中见到走来的苏照,连滚带爬地爬了过去,抱住了苏照的一只脚,痛苦嚎叫道:“解药,解药,给我解药!”

    他显然已经猜到了是昨晚吃下的那颗药丸的缘故。

    苏照居高临下道:“我们这边按你说的去查了,消息却中断在途中无人接头,怎么回事?”

    陆圣中用力摇头,“我不知道。”

    苏照:“不知道?那你就慢慢享受吧。”一脚拨开了他,转身欲走。

    “不要!”陆圣中嚎了一嗓子,又飞快爬了过去,搂住她脚,发出痛苦颤音道:“我真的不知道!”

    苏照垂视道:“那就等你知道了再说吧!”

    陆圣中一只伸出,痛苦祈求:“解药,给我,给我…”

    苏照不为所动,让他熬着。

    陆圣中似乎承受不住这痛苦煎熬,忽猛然用头连连撞地,撞的咚咚响,最后忽猛地张嘴,一口咬向苏照的小腿。

    苏照挥脚一踢,直接将其踢飞了出去。

    “啊…”落地的陆圣中发出凄惨哀嚎声不止,翻滚中忽一口咬向自己胳膊,硬生生撕下了一块血肉,自己活生生吞了下去,此情此景惨不忍睹。

    见此状,苏照才翻指夹出一粒黑色药丸,“他应该没说谎,给他药吧!”

    一旁男子接了药丸,闪去,一脚踩住陆圣中的胸口,捏住陆圣中的脸颊,屈指将药丸弹入了他的咽喉之内。

    好一阵后,如同疯魔一般的陆圣中才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

    踩住他的男子这才松开脚走了回来。

    “你去办你的事。”苏照交代了一声,那男子拱后,转身快步离去。

    慢慢爬起的陆圣中捂住胳膊上流血的伤口,摇摇晃晃而来,发出似乎连灵魂都在颤抖的声调,“你究竟给我吃了什么?”

    “知道了是什么也没用,何必多问,已经给你服了解药,应该能压制三个月不会发作。”

    “三个月?三个月后呢?”

    “再服一次解药,又能压制三个月,以此类推。”苏照淡淡扔下话,不疾不徐地走了。

    陆圣中颓然踉跄,跌坐在地,露出一脸惨笑,呵呵笑个不止……

    刺史府地牢内,邵三省领着黑斗篷遮掩的苏照再次来到。

    牢内的邵平波转身看来。

    牢门打开,看守皆退下回避。

    “柳儿没事吧?”步入牢内的苏照掀开帽子,问了声。

    邵平波闭目一阵,再睁眼,“还是说你那边吧,查到了没有?”

    “没有,线索到半路就中断了……”苏照将大概情况讲了下。

    邵平波眉头皱起,“难道陆圣中做了脚?”

    “已经排除了,他没什么问题。”苏照略摇了摇头。

    邵平波:“莫非有人走漏了陆圣中被抓的消息?你带来的人不会有问题吧?”

    苏照:“我带去现场的人不认识牛有道,牛有道也不认识他们,我们组织你还不知道么,能有什么问题?我倒是怀疑你那边,那个宋舒和陈什么的不会有问题吧?”

    邵平波:“有问题的话,我也不会收容他们,已经详查过,他们两个和牛有道之间的过结清楚明白着,不可能是牛有道的人。”

    苏照:“现场就那些人,莫非是柳儿那边走漏了消息?”

    牢外的邵三省接了句,“小姐昨天回来后,就被严加看管,一直呆呆坐那,滴水未进,连一句话都没说,连刺史大人前去问答也未能让她吭声,不可能走漏消息。”

    苏照迟疑,“难道是那个放掉的谭耀显?”

    邵三省迅速瞟了眼邵平波,复又低眉垂眼。

    邵平波淡定道:“我的人看着他坐船走了,不会有什么问题。”

    苏照沉吟:“那就奇怪了。”

    邵平波:“陆圣中走之前发了消息出去,说是要去宋国,让牛有道派人去宋国接应,这边知道陆圣中走了,接头的人便撤离了…想来想去,若是你那边的人确定没问题,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苏照默默颔首,“的确有这个可能。”

    一番交谈后,苏照离开了地牢,返回了凌波府。

    刚回内院不久,前去办事的那名下回来了,找到她禀报:“那个伙计已经抓了审问,已在北州居住了三代,就是个收人钱财办事的人,根本不知道其他的情况。”

    “唉!”苏照轻叹了声,不奇怪,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看情况就知道那伙计是个跑腿的,哪能知道什么密,想顺藤摸瓜,却摸到了断藤,摸不下去了,也不知牛有道到底在北州府城安插了多少人,安插了些什么人……

    “来,打我!”

    山谷中,崖壁下,牛有道对黑牡丹招示意。

    “……”黑牡丹无语,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打你?”

    牛有道笑着点头,“没错!来,打我一掌试试。”

    黑牡丹:“道爷,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牛有道:“你想多了,我是在练功。”

    “练功?”黑牡丹愕然,旋即试着说道:“那我打一掌试试?”

    牛有道:“别啰嗦,让你打就打,快点。”

    “好吧!道爷,那你小心了。”黑牡丹先提醒了一声,忽一掌拍出。

    牛有道翻就是一掌迎去。

    黑牡丹目光急闪,打出的一掌挥向空中,人也翻身避开了。

    牛有道脸一沉,“让你打,你躲什么?”

    黑牡丹苦笑:“道爷,你那掌力之霸道,我在雷宗康身上见识过,也听雷宗康说过的,中了你的掌力很遭罪的。”

    摘星城外雷宗康和牛有道对掌时的情形,她可是历历在目,半边身子结霜,半边身子滚烫,想想都难受,她可不想尝那滋味。

    牛有道翻了个白眼,“我不还击,只防守,快点,别磨蹭了。”

    乾坤挪移练出了点心得,初窥门径,他急于一试。

    “真的吗?”黑牡丹略表怀疑。

    “你打不打?”牛有道发出了最后通牒。

    黑牡丹无奈,先招呼了一声,“来了,看掌!”闪身而来,一掌拍出。

    牛有道立刻一掌拍出相迎。

    咣!两掌撞击的同时,牛有道另一挥袖一甩,罡风四溢而出。

    打了一掌的黑牡丹怔了一下,还果真是防守,道爷掌中未发出任何力道。

    牛有道皱眉,“力道太小了,你没用什么力,用尽你的法力攻击,再来!”

    黑牡丹哪敢往死里出,见状,立刻再拍出一掌。

    咣!牛有道再接一掌,这次甩溢出的罡风连山谷中的石头都掀起翻飞一大片。

    黑牡丹惊讶了,自己这一掌的威力已经不算小了,道爷不反抗,硬抗一掌居然连身子都不动一下,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有这么大吗?

    牛有道显然还不过瘾,喝道:“让你尽全力,再来!”

    “道爷,小心了。”黑牡丹提醒了一声,这次不客气了,一掌狂轰而出。

    咣!一掌接下,牛有道另一只胳膊振臂抖出的强劲罡风宛若狂风呼啸。

    “再来!”

    “快点,连续进攻!”

    黑牡丹身形逐渐翻飞,连续迸发掌力攻击。

    牛有道屹立原地不动,一掌又一掌地接下。

    黑牡丹越打越心惊,对方完全不反抗,甚至是不防御,自己的攻击力道可是实实在在打在对方身上,对方居然能硬受自己这么多掌的全力进攻,还几乎是屹立原地不动。

    她也察觉到了异常,那就是自己每打中道爷一掌,道爷身后都会溢出一阵强烈罡风,只是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而随着她双掌进攻越来越快,接连锤炼下,牛有道似乎又摸出了一点心得,已不需要甩另一只胳膊,双齐出迎接。

    双方交好一阵后,牛有道突然闪身避开,摆了摆,示意到此为止。

    停下后的黑牡丹惊疑不定。

    牛有道却似有不满地带着琢磨神色略摇了摇头,自己这乾坤挪移火候还差的远,人家打出的成形力道自己还不能自如地成形转移,散出一阵乱风算什么?说明自身承力的阻碍还很大,碰上修为高深的,非吃大亏不可。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