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三六章 山中
    乾坤运转,无始无终,万物兴衰,我自不灭!

    乾坤挪移其实是《乾坤诀》中的最高心法,而这段话则是最高心法的最后一段话,也是整篇《乾坤诀》收尾的最后一段话,也可谓是整部《乾坤诀》的核心要义。

    一开始,牛有道并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随着对功法修炼的循序渐进,终于有所明悟。

    大概的意思是:不管天地乾坤怎么运转,能真正立于中间的人方能不受开始和结束的干扰,不管周围的一切多么强大或者多么弱小,我就在这里!

    牛有道明白后,发现很有意思,发现《乾坤诀》的核心要义居然是平衡之道,最高心法不是攻,而是守!

    总之不管怎么说,牛有道明白,离‘乾坤运转,无始无终,万物兴衰,我自不灭’的境界还差的远。

    见黑牡丹狐疑的样子,牛有道笑了笑,挥道:“行了,你去忙你的吧,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是!”黑牡丹应声离开,一步三回头。

    牛有道盘膝打坐在原地,静静思索回味着刚才的过程。

    正感悟中,圆方闪身飘来,喊了声:“道爷!”

    牛有道回过神来,偏头看他一眼,知道没事不会来打扰,等他后话。

    圆方也没说什么,“北州消息。”坐在了边上,一张译好的密信递上。

    牛有道接到查看,眉头略皱了下,“陆圣中被抓了?”

    圆方愤愤不平首:“还叛变了,我早就觉得那家伙不可靠。”

    牛有道摇头:“你这妖怪,大度点,这个没什么好斤斤计较的。他叛变,我一点都不意外,他又没得我什么好处,人家也没理由为我去死,蝼蚁尚且贪生,自保也能理解。我奇怪的是,正因为这家伙惜命,所以才会小心自保,怎会如此不小心被抓?已经带走了邵柳儿和谭耀显,居然还让两个凡夫俗子给跑了不说,他自己还轻易被人伸就抓,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让他始料未及的变故。”

    圆方:“幸亏魏多及时获悉消息中断了线索,不然魏多就麻烦了。”

    牛有道却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声,“此事因唐仪而起,不知闹出这样的事来,大禅山还会不会让上清宗继续呆在北州…”

    圆方眼珠子一转,贱兮兮地试着问了声,“听说邵平波在追求那个谁…道爷,您是不是存心想让大禅山将上清宗给赶出北州?”

    牛有道回头,冷眼斜睨,“自己掌嘴!”

    啪!圆方立刻小小抽了自己一嘴巴,嘿嘿贱笑道:“是我胡说,是我胡说。”

    “整天贼头贼脑,有这心思多花精力在修行上把自己修为给提上来。如今这么好的修炼条件给你,别人求都求不到,你一天到晚在忙什么?”

    “知道知道,我修炼勤快着呢,最近修为进步不少呢,估计离突破筑基期不远了。”

    知道他现在修行进度快,对于这点,牛有道也有些意外,发现这妖精在南山寺听佛多年在山野自悟出的修行功法居然很不一般,以前是从未利用过修行资源看不出来,如今有了修行资源后,那进度真正是突飞猛进。

    他问过情况,这妖精自己也讲不清楚,想来想去给出了一个他自己笃信不疑的说法,佛祖保佑!

    竟令牛有道无言以对,这妖精的命是佛门弟子捡回来的,又是闻听佛音而进入修行一道,谁能说不是佛祖保佑?

    尽管如此,牛有道怕他骄傲,还是要打击他,“你少来这套,你以为我不知道,跟那群和尚诵经念佛的时间比你修炼的时间多。”

    圆方低头拨弄着地上的小石块,“念经诵佛修炼起来才快嘛!”

    对于他的信仰,牛有道也没办法多指责什么,掰不清楚,换了话题,“通知三派的人,让去宋国接应的人回来吧。”

    陆圣中在北州动前,事先发过让这边接应的消息,这里立刻让三派派了人过去。

    如今显然没必要再接应了,只能让途中的人返回。

    “哦!”圆方起身快速离去。

    牛有道也起身离开了山谷,经过一处山腰时驻足,只见山下一片平地上,两百多名少年郎一身统一的灰布衣裳,列队站的笔直,顶着太阳在烈日下暴晒。

    袁罡负站在队伍前面看着,风、林、火、山四人在一群少年郎中间帮助纠正站姿。

    无意中看到半山腰的牛有道,袁风跑到袁罡面前,向他身后指了指,不知说了些什么,袁罡回头一看,见是牛有道,立刻转身而来。

    “道爷!”袁罡近前打了声招呼。

    牛有道:“听说回来一段时间了?”

    袁罡:“听说你在修炼,我就没过去打扰。”

    牛有道朝山下抬了抬下巴,“这就是你招来的人?”

    袁罡点头,“本想给大棒他们每人配一百人,但是到处转了转,可能是因为营养跟不上,合适的苗子不好找,宁缺毋滥吧,每人只配了八十来个。”

    牛有道呵呵道:“圆方对你很有意见呐,已经对我唠叨好几次了,说你正在教这些小子做菜的艺。”

    袁罡:“高强度的训练,营养跟不上不行,他下那些和尚又是酿酒、又是诵经的,都围在道爷身边转,再兼顾这么多人伙食的话,根本忙不过来,让他们自己保障自己也是应该的。回头,我让他们在下游开垦荒地种植,再弄个养猪的之类的地方,酿酒的渣料不要浪费了,都给我,养猪正合适。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自给自足。”

    牛有道嘴角抽了一下,呵呵道:“你还真是走到哪都不忘种菜。听说,你还经常给他们上课?”

    袁罡知道他担心什么,“你放心,现在还不会教他们太跨越的东西给这边惹麻烦,但都是一些没读过书的穷苦人家孩子,一些基础知识还是要教的,太愚昧了带不好。起码要识字吧,走出去连字都不认识怎么行?”

    牛有道:“知道你好这口,但别光顾着这群小子,外面该关注的东西也关注些,万一有事好知道应对。还有五梁山那边的情报收集梳理方面,我可是交给你了。”

    袁罡颔首:“放心,没放下。”

    “唉,你自己把握好度,一起去五梁山那边看看。”牛有道拍了拍他肩膀,转身走了。

    也有点拿袁罡没办法,在这个修士为尊的世界,搞这乱七八糟的干啥?还真是有精力没处安放。

    袁罡对山下打了个势,让他们自己训练,转身跟在了牛有道后面。

    一处山壁,开凿出了许多洞窟,正是五梁山所在地,时而能见到金翅飞进飞出。

    五梁山掌门公孙布出来迎接,牛有道想看看,公孙布遂领了他入内参观。

    本派自身的修炼生活区不说,牛有道重点看的是情报方面。

    几间安放金翅的石室洞窟内,牛有道查看了花费大量巨资买来的大量金翅,不时有五梁山弟子进来发送消息。

    传来的消息又迅速送到另一间石室,专门誊抄成件后,又转到另一间石室分门别类进行梳理存放,便于查阅。

    袁罡在这里有工作的地方,这里的情报消息流程也是袁罡一拟定的,他知道牛有道想要的是什么。

    与公孙布走出山洞后,停步在洞窟外,牛有道忽然给了句,“陆圣中在北州被邵平波给抓了,已经出卖了这边……”将大致情况有省有略地说了下,因为有些情况不需要让这边知道。

    公孙布一听,脸彻底黑了下来,门中出了这么个接二连三背叛的弟子,让他情何以堪。

    “我派人去清理门户!”公孙布恨恨一声。

    牛有道摆了摆,“没那必要,看看再说,何况北州那边有大禅山在,你五梁山也奈何不了人家,跑去也是自取其辱。跟你通气一声,只是让你心中有数,这事暂时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要看看情况。”

    “道爷,家有家法,门有门规!”公孙布提醒了一声。

    这边人都称呼牛有道‘道爷’,五梁山依附人家,称呼别的似乎也不太合适,他也跟着改了口,只是年纪一大把叫人家‘道爷’,总感觉有些怪怪的,感觉有些拗口。

    “门规也是为了门派好,只要有利于五梁山,何乐而不为?”牛有道反问一声。

    公孙布沉默。

    就在这时,又见黑牡丹飞掠而来,快步上前禀报道:“道爷,王爷他们来了,要见您。”

    牛有道当即告辞,快速离去,不宜让商朝宗久等。

    商朝宗等人止步在袁罡下那群小子的训练场附近。

    一群小子正在跑障碍,翻过木板高墙,跳入深坑又爬出,冲过独木桥,在地网下匍匐爬行。

    蒙山鸣也来了,坐在轮椅上,盯着训练场上的情形,神情渐显凝重。

    商朝宗目光中亦露出极为关注的神色。

    两位统兵出身的人似乎都看出了些什么端倪。

    蓝若亭和商淑清还好,事实上能让蒙山鸣也坐着轮椅跑来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听商淑清这边说,袁罡弄了一群少年来,似乎也在练兵,只是既不操练刀枪,也不排练阵法,练兵的方式似乎有些古怪。

    怎么个古怪法?蒙山鸣特意跑来一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