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三七章 甩黑锅
    “蒙伯伯,你以前可见过这样练兵的。”商朝宗问了声。

    蒙山鸣摇头:“没见过。”

    商朝宗:“要不,咱们也挑些人过来,让这边帮忙练练?”

    这边的花样他不敢小觑,感觉总能搞出有用的新鲜花样来。

    蒙山鸣:“也不知是练来干什么,这种练法,不适合战场敌我双方硬碰硬结阵冲杀。一群小子动作笨拙,才刚开始,这应该是一些基础操练,不知以后还有什么花样。”一眼看出了些许端倪。

    一旁四处张望的商淑清忽道:“哥,道爷来了。”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牛有道领着几人来到。

    “王爷驾到,有失远迎。蒙先生,蓝先生。”牛有道近前给礼,至于商淑清就算了,天天在这里的,已经用不着客气。

    双方客套一番,商朝宗问袁罡:“袁兄,你这是在练兵吗?”

    袁罡:“算是吧。”

    商朝宗笑道:“这种练法我倒是初次见到,要不让我派几个人过来跟着学习一二?”

    袁罡:“王爷,我就练着玩玩,不适合战阵碰撞,战阵厮杀还不如王爷那边的操练。说到这个,蒙先生是行家,有会还请蒙先生对这些小子指点一二。”目光颇为期待,因为听说过这位的威名。

    久经沙场的一代名将,袁罡不敢小看,这种人自然有独到之处,在某些方面,他不认为上辈子的经验能比得过这位。

    蒙山鸣微微点头,“只要你不嫌弃我这残废。”

    袁罡当即很难得地抱拳拱,先行谢过。

    一群人拥在坐轮椅上被推行的蒙山鸣身边,在整出的场地周围漫步聊谈。

    “王爷此来可是有什么吩咐?”牛有道问了声。

    蓝若亭接话道:“道爷,是这样的,秘地那边你也去过,公孙铁牛老先生带了一群弟子出山了,要为王爷这边打造兵器。道爷这里空地多,法师也多,可以兼顾一下,比较安全,所以想在这边附近选块地方开炉,不知道爷意下如何?”

    “我这里没问题。”牛有道一口答应了下来,又反问:“不知王爷那边的英扬武烈卫训练的进展如何?”

    和海如月那边建立了直接联系渠道后,那女人老是问这事。就算不问,他也颇为关注,似乎没见多大的动静。

    商朝宗:“只能说是初步开始,正在挑选合适的兵源,现在的问题是,大量骑兵需要大量战马,战马的采购是个问题,这事天玉门那边已经派了人去盛产战马的齐国去办,只是…”摇了摇头。

    牛有道:“钱不够?”

    蓝若亭道:“这方面,钱都是其次的。战马无论对哪个国家来说,都是重要的军事资源,没哪个国家会放任战马输往他国威胁到自己,一路上会设卡。最大的问题是齐国自身会控制战马对他国的输出,管控比较严格,这个比较麻烦,天玉门那边传来的消息,似乎遇到了不小的挫折,说是一时半会儿怕是搞不过来。具体情况,天玉门那边没说。”

    “哦!”牛有道颔首,理解了,也不吭声,天玉门靠这边要赚不少钱,也是该让其操劳操劳。

    商朝宗等人公务繁忙,青山郡百废待兴,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没牛有道这么清闲,所以也没在这边久呆,一番沟通后便告辞了。

    然而这边刚聊到天玉门,天玉门的人就来了。

    彭又在法驾亲临,没去郡城,直接奔这边来了。

    天玉门会来,这是牛有道意料之中的事情,这边把酒给扣下了。

    山崖上,双方见面,彭又在见面劈头便骂:“小子,扣酒是什么意思?莫非想反悔不成?”

    酒正卖的红火,暴利啊!这钱赚的舒服,谁想这边突然断了供应,需知天玉门已经收了某些顾客的定金,到时候交不出东西来,得罪的不是一两个人,能买这么贵酒的人也不是一般人,会有麻烦的。

    他立马带了人赶来解决问题,靠这边的人没办法跟牛有道硬来,留仙宗三个门派的人集中在此也不是吃素的。

    提到酒的事,站在边上的费长流等人心知肚明,知道牛有道在为他们争取利益。

    “彭掌门勿急,先喝口茶消消火。”牛有道示意用茶。

    “少来这套!”彭又在一挥,“我就问你一句,协商好的事情还算不算数?”

    牛有道斜了眼靠边站的白遥,“难道我的条件白遥没向贵派禀报么?”

    彭又在:“少扯,说好了什么价就是什么价,由得你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牛有道:“话虽这样说,你们吃肉总得让别人喝口汤吧?他们也是为王爷办事…”

    彭又在瞅着费长流等人一口打断:“他们为王爷办什么事了?地盘打下来,死的是我天玉门弟子,他们跑来捡便宜也就算了,对外震慑的事情也是由我天玉门来顶着,你让他们自己说说来了后为王爷干了什么?什么都没干,半个青山郡的地盘就给了他们,我天玉门说话算话,答应的事情也兑现了,现在又想伸?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牛有道:“帮王爷守地盘,协助你天玉门,难道不算做事?”

    “呵呵!”彭又在冷笑一声,终于在桌前坐下了,在大腿上一拍,“好,争这些各说各的理也没什么意义,不如拿出实际行动,如今庸平郡王这边需要大量战马和耕牛,齐国乃草原之地,最是不缺牛马,费掌门,你们若是能去把牛马给买来,也算你们做了事,这利我们让了也无话可说。费掌门、夏掌门、郑掌门,你们说呢?”

    牛有道无语,明白了,敢情这位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而是来甩黑锅的。

    前面还听商朝宗等人说天玉门去搞这事遇上了点挫折,如今看来,难度似乎不小,否则天玉门哪能如此轻易松口让利。

    然而话说到这种地步,三派如何能推脱,不肯办事还要分钱?说不过去!

    牛有道暗骂,这回被坑了。

    他也没想到天玉门忽玩出这来,最近沉心于修炼,其他事情没怎么上心关注,被钻了空子。

    没掌握到具体情况,他一时也没什么应对之法,被打了个措不及。

    “彭掌门,天玉门在齐国那边吃亏了吧?”牛有道似笑非笑,拿话戳了句,也是在提醒三派。

    彭又在斜他一眼,天玉门的确在齐国那边吃了不小的亏,花了不少的钱,买了一批战马,还没送出齐国,就被人给拦下了,前前后后还折损了上百名弟子,可谓损失巨大。

    这亏吃的憋火,想要报复也没办法报复,天玉门想大老远跑人家齐国地面上去撒野,还差了点火候,齐国地面上守地盘的门派也不是吃素的。

    刚好这边要提价,得,门中高层一商量,决定往三派身上甩锅了。

    连天玉门都办不成的事,他们不认为三派能办成。

    “不关你的事,门派与门派之间谈,你一边凉快去,我在和他们三派谈,他们同意,我天玉门就让利,不同意,凭什么苦活累活都我天玉门干,好处他们跟着拿?”彭又在一句话就把牛有道给撇开了。

    “呵呵!”牛有道也冷笑一声,一脸鄙视。

    彭又在这个时候脸皮厚的很,当没看见,端了茶慢慢喝。

    费、夏、郑三人皱眉,从齐国弄战马的事他们虽然没干过,但是也知道有难度,可天玉门以此做让步,他们无法拒绝。

    三人暂时回避到一旁,商议了一阵。

    回来后,费长流道:“王爷有需要,这事我们自然是尽力而为,只是买牛马的钱,谁出?”

    彭又在指了指牛有道:“他愿意出钱支持王爷恢复民生,我天玉门又岂能坐视,也答应了王爷出钱支持购买战马和耕牛,只要你们能弄来,这钱我天玉门出。”

    此并非虚言,首先是酒水上的暴利让他们有了这出资的底气,有钱了出自然就大方了,没有新增的财路也不可能出这笔钱。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天玉门想将南州的地盘据为己有,也是想有更大的收获。

    说到底,不管三派能不能把事情给办成,天玉门都是获利者,都不会吃亏,否则不会轻易对三派让步。

    费长流三人相视一眼,最终一起点头,“好,就这么定了。”

    双方就此协商好了,在天玉门的要求下,当场签下了协议。

    没办法,三派自己都答应了,牛有道也只能是将扣下的酒水放行。

    彭大掌门亲自跑了一趟,轻而易举地搞定了这事,懒得在此逗留,直接带了酒水走人。

    目送天玉门的人押了酒水离去后,牛有道轻叹了声,“连天玉门都搞不定的事,你们接下这事怕是麻烦。”

    夏花苦笑:“我们也知道麻烦,他这样说,让我们如何拒绝?”

    郑九霄叹道:“尽力而为吧!办不成我们也没办法。”

    牛有道转身问他们,“买战马的事你们操办过吗?”

    三人皆摇头,费长流道:“大概听说过,知道有些麻烦,却未经过这种事。”

    牛有道沉吟着徐徐说道:“那就先办着,战马的事王爷迟早要解决,你们的人先去齐国那边摸摸具体情况也好,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回头再想办法。”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