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三九章 良药苦口
    可这也正是让他纳闷的地方,若说是假的,敢跑到这里来招摇撞骗未免活得不耐烦了。

    只要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冒充鬼医弟子,拿不出治疗段来会有什么后果。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也没说自己是鬼医弟子,是被金州这边无意中撞破的,人家自始至终都不承认。

    难道是想以此为倚仗,回头搞不成又说我没说自己是鬼医弟子?黎无花心中冷笑,跟了进去一看究竟。

    “明先生,这就是。”

    海如月伸指向坐在榻上的萧天振。

    萧天振无动于衷的样子,似乎经历惯了这种被医治的场景。

    明先生解下了身后的藤箱,一张凳子已摆放在了榻旁,朱顺伸示意请坐。

    捋了捋胡须的明先生盯着萧天振左右看了看,坐下伸道:“拿来。”

    萧天振一副冷眼旁观的样子,好像不是给自己治病似的,压根没伸的意思,他自己都不抱什么希望。

    朱顺赶紧扶了萧天振躺下,搬了他的腕到榻沿。

    明先生指搭上了萧天振的脉搏,一捋着胡须,微微摇头晃脑,半眯眼的样子。

    好一会儿后,方听他喃喃自语了一声,“还真是天阴损脉…”

    黎无花暗暗不屑一声,萧天振患有天阴损脉的怪病又不是什么秘密。

    边上几人看着,海如月眼中抱有期待,每当这个时候,不管是哪个医者来了,她都是这样,始终抱有期待,期盼奇迹出现。

    而这位明先生似乎跟其他人不一样,把脉把了好久,把到最后似乎睡着了一般,闭眼坐那一动不动。

    就连无动于衷躺那的萧天振最后也忍不住有些好奇了,慢慢偏头看向了这位把脉的医者。

    一群人在边上干瞪眼,好一阵等。

    足足半个时辰后,明先生才睁开了双眼,指也从萧天振脉搏上挪开了,他自己也起身了。

    海如月忙问:“明先生,怎样?”

    明先生没有理会她,而是对萧天振道:“把嘴张开。”

    朱顺忙对萧天振道:“少爷,嘴张一下。”

    萧天振慢慢张开了嘴。

    “嘴张这么小等着吃奶吗?张大点。”明先生训斥了一声。

    萧天振翻了个白眼,依言张大了嘴,谁知对方迅速出,两指直接捉了他的舌尖,拉着他舌尖往外拽出了舌头,翻来覆去查看。

    萧天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松开了他舌头,明先生又拨弄他的两腮瞅了瞅,旋即又走到榻尾,指着萧天振的双脚道:“来个人,把他的鞋袜脱了。”

    朱顺自然是赶紧过去照办,把萧天振一双赤足露了出来。

    明先生伸搬了萧天振的脚掌端详,而萧天振的脚掌也的确与常人不同,青筋清晰可见。

    说实话,就连海如月都已许多年没怎么正儿八经看过儿子的脚底板,平常给儿子洗脚之类的也用不着她。

    此时凑近一看,才发现儿子的脚底板似乎与正常人不同。

    众人不禁注意着明先生的反应,包括黎无花在内,都发现这位与一般的医者看病不一样。

    正因为这份不一样,令海如月心中的期待感提升了不少。

    看完脚底板,明先生又掰开萧天振的脚丫子一根根看了下,不断默默点头的样子,似乎看出了什么名堂似的。

    放开萧天振的脚,又去捉了萧天振的双掌查看,指也一根根掰着细看了一阵。

    正式放开萧天振后,捋长须瞅着萧天振认真点了点头,貌似成竹在胸的样子。

    “明先生,怎样?”海如月又问了声。

    明先生转身道:“我不会白给人治病,先谈好价钱再说治病的事。”

    海如月不禁和黎无花相视一眼,这口气倒像是传说中的鬼医。

    传说中的鬼医治病,愿意治了,就会跟你先谈价钱,出的起价,他就治,出不起,他就不治。

    治疗对象,还要看人家看得顺不顺眼,不顺眼绝不治,谁逼都没用,据传九大至尊中的某位曾逼鬼医给某人治病都未能逼迫成功。顺眼的话,不管你什么疑难杂症要花多大代价,一枚铜钱也愿意出救治。

    至于出什么价也要看人家的心情,有一枚铜钱就出的,也有索要天价的时候。

    价码为钱还好办,据说鬼医经常以人命为价码,一命换一命!

    也因为这个,甚少有人敢惹鬼医,得罪了这位的话,保不准哪天你的小命就成了鬼医做交易的价码,突然就冒出个高来追杀你!

    海如月试着问道:“不知明先生要什么价?”

    明先生左伸出一根指,“我治病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我能治好,也能加倍收回!”

    海如月忙点头,这些年这边也一直在打听鬼医的事,鬼医的这个规矩她也知道,没想到鬼医的弟子也同此规矩。

    正因为有这个规矩,所以越发令人摸不准鬼医的下落,估计也是鬼医的一个自我保护段。

    曾有人被治好后没管住自己的嘴,拿鬼医救治的事炫耀,结果被灭满门。

    “求先生救治,自然依先生的规矩。”海如月一口答应了下来。

    明先生右又伸出一根指,“十万金币,答应就治,不答应就算了,给个答复吧!”

    海如月松了口气,要钱就好,听说鬼医干出过救人儿子却要人老婆命的各种稀奇事。

    看了下海如月的反应,黎无花出声了,“十万金币可不是小数目,你治不好怎么办?”

    明先生:“天下没有包治的病,只要收了钱,治不好我就在此一直治下去。废话就不要说了,行不行,不行我就走人,不要浪费时间。”

    “好!”海如月一口答应了下来,对朱顺道:“去取钱来。”

    “是!”朱顺快步离去。

    等到再回来,十张面值一万的金票双奉到了明先生的跟前。

    黎无花眉角跳了跳,发现这位明先生见了金票后目中竟有兴奋神采闪过,鬼医的弟子会缺钱花?心中高度警惕起来!

    金票揣入怀中,明先生也不啰嗦废话,走到自己带来的藤箱旁,打开了藤箱,里面露出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

    捡了几只瓶罐逐一拔掉塞子,放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最后摸了一只小银瓶出来,瓶塞一拔,很快弥漫出一股异样芬芳气味,令众人不禁扇动鼻翼。

    他从先拿出的几只瓶罐里各倒出了些许粉末进银瓶中,之后一根长长银针插入银瓶中快速搅动。

    异香味越发浓郁之际,明先生坐在了榻旁,对萧天振道:“张嘴。”

    萧天振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怪人,张开了嘴巴。

    明先生正要将银瓶里的东西倒入萧天振嘴中,黎无花猛然喝了声,“且慢!”

    众人回头看来,黎无花沉声道:“我怎知你的药是毒药还是良药。”

    这倒是让人为难的问题。

    萧天振眼中却燃起希望,来给自己看过病的人,少有开出药来的。

    “我人在这里。”明先生淡淡一声,倾泻的银瓶口已经慢慢涌出稀糊糊样的东西,花花绿绿的,隐隐有红光浮现。

    正要制止的黎无花怔了一下,这药竟有宝光若隐若现,看出了不是一般的药!

    稀糊糊样的药物涌入萧天振嘴中,萧天振眉头皱起,什么乱七八糟的味道?又香、又甜、又酸、又苦的,口味让人受不了。他刚想闭嘴,明先生已经施法将银瓶里的浆糊全部灌入了他的嘴中。

    “良药苦口,难吃就对了,咽下去!”银瓶从萧天振嘴边挪开,明先生吩咐了一声。

    萧天振拧着眉头,好痛苦的样子,强行咽下了后,忙张口喊道:“水!”

    朱顺忙问一句,“明先生,可以喝水吗?”

    明先生点了点头,人已起身,开始收拾东西,之前拿出的瓶瓶罐罐全部放回了藤箱里。

    他似乎完事了,海如月忙问:“明先生,这样就行了?”

    明先生看了眼坐在榻上皱着眉头喝水的萧天振,“明天、后天还要再服两味药,我累了,找个房间给我休息。”

    “好!”见他暂时不走,正合意的海如月忙挥让朱顺亲自去安排。

    目送朱顺把人带走了,黎无花立刻挥招来弟子,吩咐道:“盯紧了,不要让人跑了。”

    “是!”那弟子迅速离去。

    海如月走近黎无花身边,轻声问道:“长老觉得怎么样?”

    黎无花沉吟道:“不好说,不过此人配的药的确不一般!”

    一间雅静宅院,朱顺将贵客领到屋内,再三告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明先生挥了挥示意退下不要打扰,待朱顺走了,他迅速将门一关,背靠着门,掌轻拍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可别害我啊!”

    拍到了怀里的金票,迅速掏了出来,反复清点后,顿时乐开了花,道貌岸然的清高模样瞬间全无……

    “夫人,少爷有点不对!”

    海如月正与黎无花在花园漫步,忽有下人紧急来报。

    两人一惊,连忙往萧天振那边跑,一进屋便见朱顺等人正围在榻旁足无措。

    两人拨开围着的下人,只见萧天振不断蹬着双脚,双亦不断扯开胸前衣服,肤色通红,不断在那喊着:“热…热…”看到了海如月,一脸难受道:“娘,我好热!”

    黎无花忙伸捉了他腕查看,稍候慢慢放开了。

    海如月急问:“怎么样?”

    黎无花摇头,“体内没有毒害的症状,是药效发作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