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四一章 黑吃黑
    之前冰雪阁大总管寒冰亲临的场景,她历历在目,把寒冰都给惊动了,事情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万洞天府哪敢冒那个险,必然要对他们母子两个下杀,只有她儿子死了,才不存在什么被赤阳朱果治愈了的说法,而杀了她儿子又岂能容她再活着,必然要把她随秘密一起埋葬。

    看了看吃喝正香的儿子,海如月现在却笑不出来了,踱步来回,烧过的灰烬跟着裙摆飘动。

    她在想,这究竟是谁干的,既要给她儿子治病,又不肯暴露身份。

    她锁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牛有道,惊动寒冰的谣言,指向的就是牛有道,而牛有道也的确去了大雪山。

    若真是牛有道的话,若牛有道真搞到了赤阳朱果,她有点无法想象,冰雪阁是什么地方?那家伙怎么能从冰雪阁的上偷到赤阳朱果?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怀疑归怀疑,可她没有任何证据!

    她现在很想派人去追拿那个明先生,想揪住幕后主谋到底是什么人,可是她不敢,抓到了明先生就意味着治疗的真相要暴露,一样危险麻烦,她进退两难……

    城外,十几里外的山林中,明先生纵马冲进了山林,解下了背后的藤箱,随往地上一扔,环顾四周。

    稍候,林荫深处闪来一人,不是别人,正是段虎,乐呵呵招呼了一声,“万兄。”

    明先生跳下了马,摇头道:“这事可真够危险的,我是提心吊胆熬过来的。”

    段虎呵呵道:“万兄是坑蒙拐骗的老,岂会怕这个。”

    明先生嗤声:“你是夸我呢,还是骂我?这能一样吗?那是金州刺史府,府中有不少万洞天府的高,以前干的一些活,能和这个比吗?我说你看清没有,后面没人跟来吧?”

    段虎:“看过了,没人跟踪。你放心,只要他们把你当成了鬼医的弟子,只要药效有效就能震慑住他们,他们就不敢乱来。”

    明先生从袖子里摸出了两张面值一万的金票,分了一张给段虎,“两万到,说好了一人一半的,我够意思吧?”

    段虎接到检查了一下,揣入怀中,嘿嘿笑道:“发了!”

    明先生心中暗暗偷笑,也不看看那是什么地方,那是金州刺史府,只要两万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

    两人之前约好了骗两万,说好了对半分的,他却骗了十万,自己私藏了八万,只分了一万给段虎。

    不过他自有理由,前去冒险的是他,自然要多拿些。

    “好了,你自己也说了,那假冒的赤阳朱果只能压制个七八天,时期一过就要露馅,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明先生挥了挥,就要上马走人。

    段虎却拉住他,“只要把信给了海如月,假说是赤阳朱果吓唬她,她就不敢乱来,问题的关键是,你没暴露吧?暴露了咱们可就不能走官道了,准备走荒山野岭逃命去吧。”

    明先生:“你放心,按咱们计划好的做的,不会出什么纰漏,这点分寸我还是能把握的。快走吧,找下家去,你说的下一个下对象是哪个?”

    段虎笑了,“不说下家让你惦记着,万兄还会来找我吗?只怕早就一个人卷了钱跑人。”

    “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人吗?”明先生佯装生气,旋即一愣,狐疑道:“你的意思是,没有下家?”

    段虎颔首,“有,不远,现成的财路!”

    明先生眼睛一亮,“是谁?先说来听听,咱们路上也好慢慢谋划一下。”

    段虎一字一句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明先生与之凝视,脸色瞬间大变,意识到了对方想黑吃黑,一个闪身,迅速飞掠而去。

    却不防前面一个人影闪出,挥就是一道剑气劈来,正是雷宗康。

    明先生大惊,才明白段虎不是一个人在行动,早就设计好了圈套等着他。

    他好恨,恨自己贪财,在金州城得后就应该立刻走人才对。

    可话又说回来,若不是贪财,自己何苦要去金州刺史府冒那么大的危险,这是精心设计好的圈套啊!

    段虎随后拔剑杀了过去。

    一侧又有一道人影射出参战,正是吴三两。

    眼看岌岌可危难以支撑,明先生大声道:“几位,不就是求财吗?我身上的财物全部给你们,高抬贵给条活路!”

    段虎冷笑:“我们对钱不感兴趣,只对你的小命感兴趣!”

    跟了牛有道后,说话的口气都变了,换了以前黑吃黑肯定会说,钱也要命也要之类的话,哪会说什么对钱不感兴趣!

    三人围住明先生一场恶战,树木哗啦啦成片倒下,跟着倒下的还有明先生的身形。

    “姓段的,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

    倒在地上的明先生厉声悲吼,话没说完,便被雷宗康一剑刺穿了心房,剑下悲声呜咽。

    雷宗康一脚将抓住剑身的明先生踹开,拔出血淋淋宝剑,回头问吴三两,“老吴,你没事吧?”

    吴三两胸口划了道长长的血口子,差点被斩了,摇了摇头:“没事,差那么一点点就有事了!”插剑在地,慢慢解开了衣服。

    雷宗康长剑归鞘,帮他处理伤口。

    段虎蹲在明先生身旁搜身,很快搜出了一叠大面额的金票,“你们看看,散碎金票可能是他自己的,这整数绝不是他的,嗯,八张,估计这家伙要了十万,才分我一万,我就知道这家伙没这么大方,肯定私藏了,不出所料。”

    随后就地掘坑,将明先生的尸体给埋了,免得太早暴露。

    吴三两处理好了伤口,换了身衣服,三人迅速消失在山林深处……

    数日后的一个清晨,三人回到了青山郡外的山谷中。

    茅庐内,牛有道开门而出,见到三人,微微一笑:“回来啦。”

    “道爷!”三人一起拱拜见。

    牛有道笑问:“事情办的怎么样?”

    “按道爷的吩咐去办的,没出岔子,很顺利。”段虎点了点头,又摸出了一叠金票奉上,“散碎钱应该是那姓万的自己的,另外十万,应该是从海如月那来的,共十万三千多。”

    这钱他们没打算吞,何况也难吞下去,哪天道爷跟海如月把事情给挑破时,很有可能就会知道数额。

    牛有道没接,“大家辛苦了,这钱你们自己分了吧。”

    三人相视一笑,道爷这人他们也知道,既然让他们分了,也没必要客气,就此收下了。

    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虽然以前也经常干黑吃黑的事情,但没这么大的收获,自从跟了道爷后,那真是不一样了,入动辄以万计的。

    首先动的起点就不一样,以前他们哪敢对金州刺史府下,打死他们也不敢。

    现在嘛,连冰雪阁都黑过,哪还有什么敢不敢,心大了,小打小闹已经看不上了,有道爷在身后,也莫名有了底气。

    只要道爷在,就算失暴露,他们相信海如月那边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这就是底气!

    “老吴脸色不对,受伤了?”牛有道目光落在吴三两脸上,问了声。

    吴三两苦笑:“被咬了口,没什么大碍。”

    段虎道:“是我们低估了那姓万的,没想到我们三人联围攻,还是让他伤了老吴,老吴差点就被他一剑给斩了,很惊险。”

    “以后这种事还是小心点,多想想,能不冒险的尽量不要冒险。好了,奔波劳累,都回去歇着吧。”牛有道挥了挥。

    “是!”三人应下,拱了拱告退。

    三人最近不在这里,就是被牛有道派去干那事去了,那事也不好交给别人,只能是知道盗取赤阳朱果的人去办,不宜再扩大知情范围。

    牛有道慢慢踱步到山崖边,目送几人下山。

    就在这时,又有人来,商淑清朝山上来了。

    二人见面,商淑清走到他身边,声音依旧好听,“道爷!”

    就是那脸实在丑了点,不外出时,她也不戴纱笠遮掩,长相实在让人不敢恭维,顶着这张脸晃来晃去,让人不方便直视,你目光回避也不好,怕人家多想。

    牛有道:“郡主有事?”

    商淑清:“刚从郡守府那边回来,听我哥说,接到了海如月的传讯,说是要亲自来看看英扬武烈卫的情况,人好像已经出发了,正在路上。英扬武烈卫还未正式开始,到时候拿不出东西给人家看,怕是不好说话,我哥让我问问道爷您的意思。”

    之所以说这事,是因为牛有道之前已经说了,海如月那边交给他来应对,不用商朝宗操心。

    牛有道负而立,偏头看向远山,露出有意思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笑意,“看来那女人慌了,绷不住了!”

    商淑清发现他笑的诡异,疑惑道:“慌了?绷不住了?万洞天府给她压力了?”

    牛有道摇头,呵呵道:“郡主转告王爷,让王爷把心放在肚子里,按自己的节奏做自己的事,英扬武烈卫的事情随便应付一下就过去了,她不是冲英扬武烈卫来的,是冲我来的,不会让王爷为难的。”

    商淑清颔首,记下了,她对牛有道是有信心的,既然牛有道这样说了,她也就放心了,不过还是忍不住奇怪道:“冲道爷你来的?”

    牛有道笑而不语,知道那事一出,那女人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