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四二章 唉哟
    几日后,以海如月为首的金州一行人马来到,直接进了青山郡城。

    没看到想要的结果,对商朝宗发顿火是免不了的,让商朝宗加快速度,也只能是这个结果。

    其实对海如月个人来说,儿子的病好了,英扬武烈卫成不成的重要性已经降低了,只是万洞天府比较期待而已,她找了这个理由,万洞天府立马答应了。

    不出牛有道所料,没看到要看的,海如月次日的行程安排就到了城外的这边。

    次日大早,洗漱一新的牛有道亲自在山谷入口处迎接。

    海如月一行下马,这边只准许了海如月带几个随从进来,其他人一律挡在了外面。

    “长公主在看什么?”

    陪行进入山谷时,牛有道见她目光朝他这边的人瞄个不停,笑着问了句。

    海如月:“莫非你这里的山景不让看?”

    她在看人,看这里有没有那个明先生,如果有,一切疑惑自然迎刃而解。

    她相信,如果那事真是牛有道干的,绝不会随便让人去干,一定是牛有道自己的亲信。

    “怎敢!长公主请便。”牛有道哈哈大笑,明明是在看人,哪是在看什么山景。

    前往牛有道的居所时,海如月屏退了其他人,没让跟着。

    随行护卫的黎无花脸上略显不满,当着众多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

    登上半山腰的山崖,见一座茅庐,海如月讶异,“你为商朝宗那般卖命,就住这破地方?”

    下一句就准备说,要不要考虑一下来我这边?

    牛有道指了斜对面的山顶,“好地方有,正在施工,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今年估计是别想入住。”

    海如月顺势看去,隐见有亭台楼阁的轮廓,工匠山上山下来往,点点头也就不说什么了。

    牛有道伸请她在茅庐外的石桌前落座,黑牡丹奉了茶水上来。

    “我们单独聊聊。”海如月瞥了眼黑牡丹,淡淡一声。

    牛有道挥示意黑牡丹退下了,执壶为她斟茶,貌似随口问了句,“令郎身体还好吧?”

    海如月眼皮子跳了下,她正不知怎么开口说那事,万一不是这家伙干的,捅破了简直是自行送上把柄给人家。

    她此来就是为核实那事来的,那事非同小可,让她如鲠在喉,辗转反侧,日夜不得安宁,心里没底的话,总是提心吊胆,否则也不会急忙忙赶来。

    为此,她想尽办法让万洞天府那边帮忙保密,保密自己儿子绝症已经治好的事。

    还真是按那张纸上写的那般:勿声张,自行掩饰!

    这种被人无形中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很不好受。

    慢慢端茶,冷哼一声,道:“托你的福,好的很!”意有所指。

    牛有道笑了,旋即又叹气道:“赤阳朱果的事,我很抱歉,不过我真的去冰雪阁尽力了,情况想必你也听说了些,差点出事,铩羽而归,无脸去见长公主。”

    “噗…咳咳…”海如月被茶水给呛的连连咳嗽,她还想问这事,谁知还没开口,这家伙便直接否认了。

    牛有道诧异:“长公主慢些,若觉得这茶好喝,我这里还有些,回头让长公主带回去便是。”

    放下茶盏,海如月袖子里摸出一块帕拭唇,匀了气息后,盯着他,盯了许久。

    对方直接否认这事,越发让她怀疑了,一开口就问她儿子的身体,接着又否认赤阳朱果的事,这关联,想让她不怀疑都难。

    牛有道摸了摸自己脸,“好看?”

    海如月颔首:“好看的很,要不你跟我走,做我面首好了。”

    牛有道笑嘻嘻看着她,知道对方的话似玩笑又不是玩笑。

    随着后来对这边宫廷里的事有所了解后才知道,各国嫁人后的公主之类的,难耐寂寞养个把面首寻欢作乐乃是稀松平常的事,简直是公开的秘密,据传有的公主还不止一个面首。

    一般情况下,能比得过公主家世背景和权势的男人也不多,丈夫都要看脸色,哪敢管,加之衣食无忧的,又没什么事干,饱暖思**也很正常,身边曲意奉承拍马屁的男人也多,一撩拨,滚到一起很正常。

    只要不闹得太出格,也没人会嚷嚷着捅破。

    当然,嫁给了握重权的丈夫又是另一番情形,肯定要收敛一些。

    而如今的萧家是这位掌权,又没什么约束,加之守寡,能直接说出这样的话也不算奇怪。

    “我还年轻,不合适。”牛有道调侃了一句。

    海如月有些恼羞成怒,她自认自己保养的还算可以,对方却摆明了说她年纪太大。

    看向一旁嗤了一声,复又回到正题:“谢谢你前几日派到我那去的人。”

    牛有道一脸愕然:“派人?派什么人?我没派人啊!”

    海如月银牙暗咬,冷笑道:“你就别装糊涂了,除了你还能有谁。”

    牛有道惊讶:“长公主,我可是越听越糊涂了,究竟怎么回事?”

    海如月冷冷盯着他,这让她如何开口,还是那句话,万一真不是这家伙干的,说出来是给自己找麻烦。

    “你究竟想干什么?”海如月恨恨道。

    牛有道无比惊讶,“我什么也没干呐,长公主,你到底在说什么?”

    海如月端茶慢慢喝着,目光闪烁不定,最终放下茶盏道:“说真的,来我这边帮我吧,我的势力不是商朝宗能比的,我能给你的,商朝宗也给不了。要财、要物,还是要女人,我都可以给你,条件你来开!”

    不管是不是,她准备先把人拉到自己身边来才稳妥。

    牛有道摇头,直接拒绝了,“没那必要,长公主的好意,我心领了。”

    海如月:“商朝宗有什么好?”

    牛有道:“我不喜欢捡现成的,桃子还是自己种的吃着甜。”

    海如月沉声道:“没得商量吗?”

    牛有道摇头:“现在挺好,不需要商量。”

    “好!”海如月点头,“你不来可以,给一个人给我!”

    这次牛有道是真的奇怪了,问:“你想要谁?”

    海如月:“袁罡!”

    “……”牛有道愣住,发现这女人还真有眼光,居然看出了袁罡能帮她,摇头道:“他的事我做不了主。”

    海如月:“他不是你下吗?”

    牛有道苦笑:“这个我真做不了主,这样说吧,他如果愿去,我不会拦他,他不想去的话,我也不会勉强。”

    海如月看了看四周,问:“人呢?怎么没见他,你喊来,我跟他谈谈。”

    牛有道起身,走到山崖边招了下,黑牡丹很快飞掠而来。

    “让袁罡来一下。”牛有道交代了一声。

    “不用了,带我去找他便可,正想找个熟路的人看看这里风光。”海如月也起身了。

    牛有道伸请便,让黑牡丹带了她走,他不认为袁罡能跟她走。

    站在山崖边,目送这女人下了山,牛有道笑了。

    那事他不可能承认,让对方知道萧天振用的是盗自冰雪阁的赤阳朱果就够了,否则犯不着拐弯抹角给萧天振治病……

    看看身旁的美**人,袁罡有些纳闷,道爷居然让他陪她逛逛?估摸着黑牡丹也不可能说谎。

    他对海如月谈不上反感,也谈不上好感。

    不反感是因为知道这女人不容易,没好感是不喜欢这女人动不动往你身上靠的毛病。

    “真的不考虑一下?你不用担心牛有道,他已经答应了,就差你点头了。”

    行走在山间小路上,漫步之际,海如月一双美目盯着袁罡说道。

    “他脑子有病才会答应。”袁罡冷冷一句。

    海如月愣了一下,能这样说牛有道,看来还真不像是牛有道的下,遂再劝:“我能给你的,这里可给不了你。”

    袁罡:“我要的你给不了!”

    海如月明眸闪烁,“不妨说来听听。”

    袁罡摇头:“说了你给不了,再说也没意义。”低头看了眼她的裙子,“长公主,还是回吧,你这穿着,不适合走山路。”

    “好!”海如月笑着点头,刚转身,突然身形一晃,“唉哟”一声,在那站不稳的样子。

    袁罡下意识一把扶了她,问:“怎么了?”

    “崴了脚。”海如月一脸痛楚模样。

    袁罡扶了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蹲下托了她那只崴了的脚,捏着查看。

    “痛…痛…”海如月连连喊疼。

    没检查出什么名堂,隔着皮肉,自己又不会施法检查那套,袁罡皱眉道:“你等一下,我叫人来帮你看看。”

    海如月看看左右,“你就把我扔在这?万一来个歹人怎么办?”

    袁罡:“你放心,这里有几个门派的修士把守,外人没那么容易混进来。”

    “来只野兽或蛇之类的怎么办?我一个人害怕,你还是背我下山吧!”

    “嘘…”袁罡一根指到嘴里,吹出一声嘹亮口哨。

    后方“唰拉”一声,差点没吓海如月一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浑身挂着草的少年突然冒了出来,敢情这里一直藏有人,自己走过居然没看见。

    还不止这一个,周围一带冒出三四个这样的少年,皆跑了过来,海如月一脸无语。

    她不禁庆幸,还好刚才摁奈住了蠢蠢欲动,没往袁罡身上靠,否则被这么多人看到了,多难堪!

    乱七八糟的四个少年在袁罡跟前站了一排。

    袁罡指了指海如月,“你们看着她,我去去就回。”

    “是!”四个少年应下。

    海如月心虚不已,这要是来个人检查出自己没崴脚多尴尬,忙道:“算了,我慢慢走,应该也能走。”说着就起来了,尝试着走了几脚,笑道:“还行。”

    袁罡冷冷盯着她……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