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四三章 迫在眉睫
    最终,海如月是带着深深惆怅离开的。

    摇晃的马车内,一拿着镜子对照,一轻抚着自己的脸颊,在仔细寻找自己脸上的瑕疵?

    老了吗?没老!从周围男人看向自己的隐藏的眼神中她可以确认,对那种眼神她很熟悉,知道那些男人想对她干什么,那是想脱光她衣服的渴望。

    然而不管是冷言冷语的袁罡,还是语出轻薄的牛有道,两人眼中却找不到她希望看到的眼神,这让她很没安全感。

    没错!没有侵犯她的欲望,反而让她没有安全感。

    放下中镜子,看向车窗外,来时内心的不安,依然没有平复下来,牛有道不承认是他干的。

    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当年能为个商建伯爱得死去活来的少女,不相信这世上有无缘无故不求回报的这般大力帮助,没有确切的答案,她总感觉身后有个巨大的黑洞,仿佛随时要将她给吞噬……

    送走了客人,牛有道回来,见到公孙布站在茅庐外。

    “有事?”牛有道笑问。

    公孙布问:“陆圣中还没消息吗?”

    牛有道:“要么被邵平波给杀了,要么归顺了邵平波,总之邵平波不可能再放他回来。”

    说到这个,他神色略显深沉,事后反思,也许自己的一个决定错过了最后挽回陆圣中的会。

    不该终止三派的人去宋国与陆圣中接头,邵平波那边见不到接头的人,就知道暴露了,不可能放陆圣中回来,否则说不定邵平波还有可能会利用陆圣中做反间。

    公孙布说:“死了最好。”

    牛有道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又是一年盛夏,转眼已是一年后。

    瀑布从山崖上倾泻而下,瀑布下的石头上,一道人影浸没在水幕中一动不动。

    黑牡丹飞掠而来,喊了声,“道爷!”

    水幕中的人影突然闪动,顺倾泻而下的水流攸地射起。

    逆流而上,速度很快,没有激起任何异常水花。

    人在水幕中拔剑,砰!瀑布上方水花炸开,一道人影拔剑指天,冲出了水流。

    凌空翻转,长剑归鞘,人又转向飘滑了下来,落在了黑牡丹的身边。

    黑牡丹愣愣,倾泻而下的如此巨大水流,怎么感觉对这位没什么阻力似的。

    身上冒起腾腾热气,牛有道杵剑问道:“什么事?”

    黑牡丹回道:“你说的事我问了,不是什么探子,而是如今的青山郡人丁暴增,商客聚集,这边离郡城不算太远,不时有人误闯过来很正常。王爷获悉打扰了道爷清修,已经命人赶制一些禁止通行的碑文,回头会让人立在周围。”

    原来如此!牛有道点了点头,之前听袁罡提了下,说老是有人试图闯入这边,他便过问了一下。

    “听你这么一说,如今的青山郡很繁华吗?”牛有道问。

    “繁华!”黑牡丹点头道:“简直太繁华了,前后一年的差别简直是云泥之别。”

    “王爷实施新政后,四方流民闻讯而来,两郡人丁暴增了七八倍,青山郡早年荒弃的耕地大部分已经复垦。王爷为把流民给留住,为让流民真正在两郡安身落户,不但划分田地,还特意拨出十万金币,大量召集读书人做教书先生,在两郡各地免费设立书塾,让所有流民有田种、所有流民的小孩能上学。如今围绕田地和书塾所在的地方,一个个村落正在快速成型,用蓝若亭的话说,只要家业在此,若非逼不得已,这些流民将不会再轻易离开两郡。”

    “而大量人口的聚集,加之商税减免,吸引了四方商户云集而来,商户反过来又大量雇佣流民做事。如今的青山郡真正是今非昔比,城内太热闹了,不过也有麻烦,人太多了,铺面不够用,那些商户又有需求。蓝先生正在和那些商户谈判。”

    “谈判?”牛有道愣了一下,“谈什么?”

    黑牡丹:“王爷准备把现在的郡城当做内城,以内城为中心,向周边再外扩五里地,在外围再建造一座外城。”

    周边外扩五里?牛有道略一惊,“他哪来那么大的财力?”

    黑牡丹:“所以蓝先生才要和那些商户谈判,准备免费提供外城的土地给那些商户建造商铺,不过前提是,要那些商户出资修建外城的城墙,根据建造城墙的长短距离,来衡量免费获得的城中土地的多寡,这样又可给那些短期内无法安置下去的流民找到养家糊口的事做。据说已经谈的差不多了,还有一些利益上的矛盾冲突在协商。”

    牛有道问:“这都是蓝若亭的政见吧?”

    黑牡丹颔首:“好像是的,内政方面的事情,王爷好像放权给了蓝若亭,王爷主要还是抓军务方面。”

    “这蓝若亭的确是个人才,大笔啊!”牛有道多少感慨了一声,思绪却飞到了北州那边。

    他在这里静修,几乎没过问过两郡的事,反倒是北州那边的事情他比较关注。

    据消息报,邵平波那边的笔更大,大肆笼络饱学之士和能工巧匠,在这乱世中竟要打通整个北州的水利脉络,据说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成效非凡,同样是人口暴增。

    貌似邵登云给予了邵平波更大的权力,令邵平波少了许多掣肘。

    如今的邵平波上理军务,下主内政,能力非凡,凭着高超的腕和治理能力,短短一年多几乎让整个北州大变样,整个北州的实力正在以滚雪球的方式快速增大,几乎是将周边的人力和财力给直接吸收了过去利用,令周边几个州很难堪也很难过,但又拿北州没脾气。

    这方面的能力,牛有道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远不如邵平波。

    正因为如此,北州的变化令牛有道隐隐忧心,北州的实力越强,就意味着邵平波能动用的修行界势力越大。

    北州那边传来的消息说,邵平波的能力令大禅山高度重视,加派了高保护邵平波。

    回过神来,看了眼讲的神采飞扬的黑牡丹,牛有道嘴角勾起一抹莞尔,发现这女人不一样了,渐渐关心上了这些东西,否则不能讲的头头是道。

    “袁罡呢?”牛有道问了声。

    黑牡丹:“好像去了匠器作坊那边,他最近往公孙铁牛那边走的比较勤。”

    牛有道沉默了一下,旋即挥道:“好久没出山了,走,去郡城看看。”

    黑牡丹立刻去三派请了些高来护卫。

    一接近青山郡郡城,久未出山的牛有道立刻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氛。

    官道上来往之人络绎不绝,车拉马拽的情形比比皆是,有小吏正在城外测量、划线、打木桩定位,看来扩城的事已经是迫在眉睫。

    一进城,随便走了走,街头到处熙熙攘攘,嘈杂声不绝于耳,和当初略显冷清的街道相比,牛有道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虽然许多人的衣着破烂不体面,甚至还有许多捧着碗乞讨的人,但真的和以前大大不一样了。

    到处是人,让清修许久的牛有道不太适应,也没了再到处走动看看的兴趣,直接去了郡守府。

    商朝宗的亲卫认识他,让拦住的守卫退下,亲自领了牛有道进去。

    来到议事堂外,听到商朝宗和蓝若亭在里面讨论的声音。

    牛有道伸阻止了一下,让亲卫暂停通报,在外面侧耳倾听。

    里面蓝若亭的声音响着,“王爷看这里,南面的海港正是我们的优势,在面临周边封锁的情况下,由海路将物资输入输出是条捷径,对商客来说也是极大的便利,建议将扩城的方式同步到这边的海港,在海港附近再造一座城,便于商户的物资转运和存储…”

    “咳咳。”一旁的亲卫突然咳嗽一声,他实在是觉得让人偷听王爷的谈话不合适,不顾牛有道的阻拦,禀报了一声,“王爷,道爷来了。”

    牛有道盯着他笑了笑,往屋里走去。

    商朝宗和蓝若亭也走了出来,都有些意外,这位可是一年到头都不见露一下面的。

    “道爷,你怎么来了?”商朝宗拱了拱,问:“可是有什么事?”

    牛有道跟他们进了议事堂,一眼就看到了屋内挂的地图,走到地图前看了看,“没什么,刚在外面听了几句,怎么,周边在封锁我们吗?”

    蓝若亭:“暂时还没到那个烈度,不过这边的进度,已经引起了周边的警惕,封锁这边的商路是迟早的事情,没人会愿意看到这边坐大。未雨绸缪,要赶紧把这边海路给弄起来,大海无边无际,到处是路,周边地域的势力只能切断陆路,海路想切断没那么容易。还有一点,一旦周边加强封锁,只怕战马想进来就更困难了,走海路不失为一个办法。”

    牛有道颔首,“蓝先生高见,想的长远!”

    商朝宗皱眉说了句,“三派和天玉门去齐国的人迟迟没给出答复。”

    蓝若亭解释道:“道爷,王爷的意思是,咱们的发展进度不慢,一旦让周边的人感觉威胁巨大,怕就不止是封锁了,所以我们必须要有强大的武力震慑,咱们这边急需战马,否则兵力的调动速度跟不上,只能是等着挨打!这边武力越跟不上,也越发容易引起外敌的侵犯之心!”

    牛有道:“也不能一味指望齐国那边,咱们这边没有另想想办法?”

    商朝宗:“倒是从周边陆续采购了一些马匹,有上千匹吧,不过战马和普通负重马匹还是有不小差距的,能快速奔袭、能上阵厮杀的占比甚微,这边原有的战马也在渐渐衰老,这边的战马缺口是以万计的,短期内想从周边搜刮到不太可能,齐国牧场上却是良驹无数。”

    牛有道沉默……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