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四四章 南州北州
    琢磨了一阵,他又问:“诸国好像都有向齐国采购战马吧?他们是怎么买到的?”

    蓝若亭略摆了摆,“道爷,那不一样的。首先各国多少都有些自己养马的马场,其次国与国之间,互相制衡掣肘,齐国若是将战马全部卡在自己的里不放的话,怕是要招来灭国之祸,诸国必定会联围攻,加之战马本就是齐国最大的财路,也是齐国保持国力的根本,所以齐国每年都会放出一定的配额卖给诸国,基本上能保证诸国战马的老弱淘汰,除此外齐国管控严格。而分到燕国上的配额,朝廷自然是分给自己人,怎么可能会给我们?”

    牛有道“哦”了声,明白了这套路,他还想琢磨一下诸国采购的方式,现在看来,想都别想。

    抬头看了看挂着的地图,“最近周边没什么事吧?”

    蓝若亭:“咱们这边和金州互为倚仗,保持着微妙平衡,暂时没什么事。不过咱们这边的发展进度多少还是引起了周边的不安。”

    牛有道请教:“怎讲?”

    蓝若亭指着地图上解释:“两郡推行新政,发展虽快,可明眼人都知道,吸引的是周边财力和人力,把周边的财力和人力给吸收了过来,自然就会抽空周边。金州那边对我们已经很不满,为了维持平衡局势不被打破,咱们这边主动封锁了金州那边的资源流入,以缓解金州的不满。”

    “金州那边还好,两郡真正所在毕竟是在南州的腹地,目前真正吸收的还是南州的资源,已经造成南州不少地方空虚,令周守贤惊慌,也引起了朝廷的警惕。接到京城那边消息,周守贤已经上奏朝廷,请朝廷拨款,准备模仿咱们这边的模式,以抗衡。”

    牛有道皱眉:“如此说来,岂不麻烦?两郡之地岂能和整个南州竞争?”

    “不然!”蓝若亭摆了摆,笑了,“周守贤也是没了办法,在以此自保而已,以备将来对朝廷有个交代。其实周守贤自己心里也清楚,南州没办法复制咱们的模式,朝廷也不会拨款给他。”

    牛有道奇怪,“为何?”

    “道理很简单,朝廷的钱拨下来,南州背后的修行门派必然要伸,真正能用在南州身上的又有多少?另就是,南州一旦重复咱们的模式,吸取的可就是其他州的资源,其他州能答应吗?只怕朝堂上的围攻也能让周守贤吃不了兜着走。另外,其他州也向朝廷伸如此的话,给了南州不给其他州,难道能如此偏心?朝廷内部自身的掣肘太多,所以朝廷不可能拨款给南州。”

    “朝廷不拨钱,南州想推行咱们这种减免税赋的模式根本不可能,没了税赋,背后的修行门派就断了财路,那些门派不会答应,周守贤承受不住那个压力,硬搞的话,只怕周守贤那个州牧做不了几天就得下台,说不定连命都得丢掉。”

    “想要重复咱们这种模式,必须占据一定的条件,其他的不说,首先大的环境要允许。咱们两郡坐落的位置,与赵国金州互为倚仗,朝廷不敢轻易动我们,一动就有可能把事情给搞大,所以才有咱们发展的空间。能有这条件的诸侯不多,邵登云所占的北州算一个,北州借韩国和燕国的势,利用两边互相制衡、抵消威胁,自己才得以在中间喘息。”

    “如今北州的发展模式其实和咱们差不多,这个邵登云不简单,早年在宁王身边时,还真没看出来。”

    说到北州,牛有道不禁斜了他一眼,看来这边也注意到了北州,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哪是什么邵登云不简单,是邵登云的儿子邵平波才对!

    商朝宗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地图,“这也要有个底线,一旦突破了朝廷能容忍的底线,朝廷必然要牺牲利益让其他国家牵制赵国等,而后悍然向我发动进攻。所以武力必须尽快跟上,只有强大到让朝廷难以承受动武所带来的损失,朝廷才不敢轻举妄动。骑兵很重要,否则朝廷一旦出击,大军靠两条腿是跑不过四条腿的,人家打完了,我们的援军还在路上的话,这仗是没办法打的。”

    牛有道皱眉,绕了一圈,问题又回到了战马身上。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天玉门为什么肯出钱买战马,首先是上有钱了,其次想必天玉门也感受到了这迫在眉睫的威胁,这边让天玉门弄战马时肯定也讲过这个问题。

    同样的,这迫在眉睫的问题也让牛有道感受到了威胁,一旦商朝宗战败,他也就失去了这安心修炼的环境。

    也没办法再安心修炼了,牛有道是带着一肚子心思默默回去的……

    北州,刺史府。

    邵平波已经搬离凌波府,阮氏母子死后,他便搬回了刺史府。

    首先是处理军政事物方便,其次是把两边保护的人集中在了一起也更加安全。

    自从这边被牛有道闹了一次后,已经加强了防御保护。

    而少了掣肘的邵平波开始放处理军政事物后,北州的局面可谓在轰轰烈烈的改变,令大禅山精神一振。

    大禅山看到了邵平波的能力,明白了邵平波对大禅山意味着什么,已将对邵平波的保护措施提高到了与邵登云同等的级别。

    “大公子,苏小姐来了。”

    邵三省进入书房通报一声。

    邵平波搁笔,“快请!”

    不一会儿,身穿黑斗篷的苏照入内,掀开了帽子,露出光彩照人的娇媚容颜。

    “又让你奔波一趟,辛苦了。咳咳…”邵平波站起笑了一声,旋即又握拳嘴边咳嗽。

    苏照看着他,见这位丰神如玉的大公子竟有几分憔悴,两鬓竟然添了几道银丝,又见他有恙在身的咳嗽模样,看得人心酸,不禁皱眉:“怎么还在咳?我早跟你说了,你心肺受损,不宜再操劳,让你不要耗费心神,安心休养一段时间,有什么事等身体好了再说也不迟。你这个样子下去,再好的灵丹妙药也经不住你自残!”

    继而又霍然回头看向邵三省,怒斥道:“你这个管家是怎么做的,连人都不会照顾了吗?”

    邵三省被她骂的低头,心里嘀咕,我能怎么办,大公子日理万,连睡觉的时间都少。

    “不关他的事。”邵平波摆了摆,“北州目前的局面,时间不等人,实在是难以脱。”

    苏照瞪眼道:“北州离了你就转不下去了不成?不是我说你,一个人能力再强,又能做多少?该放的时候要放,要学会用人,否则你这样下去,迟早要累死你!你呀,看人不能都拿来跟你自己比较,谁能没点瑕疵,用人用其长,不要老觉得这个不行那个不行…”

    邵平波叹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可北州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燕国视为叛国,韩国视为图谋不轨,我名声又被那牛有道给接连败坏,加之夹在两强之间,不被人看好,哪有什么能人来投,政务方面能用的人太少了,我只能是招揽一些饱学之士放下去锻炼,希望能从他们当中挑出一些能担当一方的人,你以后发现什么可用的人才务必引荐过来。”

    苏照实在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只是看他这个样子看得心疼。

    “不说这个了,我心里有数。说正事吧。”邵平波挥请坐,待奉茶后,方道:“北州如今的情况,已令韩国和燕国不安,武力上必须要提高震慑力,要令两国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两国迟早要联对付,我的心血必将毁于一旦。北州急需战马,你那边怎么样了?”

    苏照:“有收获,也有麻烦,收获是,这些年打通的关系,运作一下,应该能为你筹集五万匹战马…”

    “好!”邵平波精神一振,用力拍在了椅子扶上,“五万匹足矣!”

    苏照摇头:“别高兴的太早了,五万匹战马送出齐国应该没问题,问题是长途跋涉,途径他国,哪个国家能放任这么大一笔战略军需白白流经而不眼馋的?我倒是考虑过蚂蚁搬家的方式,可从齐国到北州这么远的距离,你也不可能让马匹一直跑个不停,这走走停停,路上起码得花数月的时间。这不是几百匹,而几万匹的数量,还不能集中行走避免惹眼,得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这是个巨大的麻烦。”

    “这个我早有准备,你来看。”邵平波起身,走到一张地图前,待苏照近前,指着地图道:“几万匹战马一次性输送过来不现实,但可分批次输送。你看,不走陆路,走海路,用船运送,走齐国北面出海,绕到韩国北面,从这条江沿江而下,可直达北州与韩国交界的这条大江,自然也就送到了我上。”

    苏照皱眉:“韩国这边又不是瞎子,岂会放任这么多船只过江而不搜查?”

    邵平波:“我既然早有准备,自然考虑到了这点,这些年,我一直在秘密经营韩国这条水路,就是为这天做准备,只要船来,我自然有办法保障船只畅通无阻。只要你能有办法将战马送出齐国、让战马上船出海,我就有办法在韩国这边接应,这点你无需担心!”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