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四五章 齐国是个大坑
    ,。

    盯着地图琢磨了一下,苏照缓缓点头,似乎松了口气,“你既有这方面的准备,那倒是问题不大了。”

    邵平波:“好,齐国那边就看你的了,局势所迫,事不宜迟,越快越好。”

    “怎么?”苏照回眸,戏谑道:“我才刚回来,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赶我走?”

    邵平波笑了,“你这话说的,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见两人开始调情了,邵三省头一低,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不好打扰。

    没了外人,苏照一双明眸顿时有些粘人,含情脉脉,慢慢靠近了邵平波。

    邵平波身子微微后仰了一下,似有回避的嫌疑,不过最终还是伸抓了她的柔荑,微微一笑。

    苏照顺势轻轻依偎进了他的怀抱,两人拥抱在了一起,耳鬓厮磨。

    “你不会嫌弃我,会娶我的是不是?”苏照在他怀中呢喃着问道。

    邵平波:“我说过,非你不娶,但你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我若没有足够的实力,你也无法摆脱你们组织,如今我们所做的一切,既是为了我,也是为了你,是为了我们的将来。”

    苏照轻叹道:“但愿吧!”

    邵平波:“你好像不信。”

    “没有!”苏照轻轻摇头,闭上了眼睛,有件事她一直想问也想做,但她顾忌自己身份开不了口,怕被看轻了。

    相拥静默了一阵,邵平波忽又咳嗽了起来,推开了她,制住咳后,问:“牛有道那边什么情况?”

    苏照看着他摇头,“你呀!我看牛有道已经成了你的心病,一想到他,你心火就上来了,就忍不住要咳。”

    邵平波回头抓了茶盏喝了口茶润嗓子,“你想多了。”

    苏照:“青山郡那边,我派了人在那边盯着,压根就没见过牛有道的人影。他潜藏之地,戒备森严,集中了几个门派的修士,根本无法接近,也不知道他躲在里面干什么。估摸着,他应该比你自在的多,没有俗事烦扰,似乎一直躲在山里面清修。他这样龟缩不出,丝毫不露破绽,我也拿他没办法。”

    邵平波无言静默,发现自己吃亏就吃亏在这,俗事有商朝宗打理,牛有道一修士,既不统军,也不主持政务,你就算想学人家放什么谣言之类的,脏水也是泼到商朝宗身上,对牛有道压根没什么影响。

    人家现在连泡都不冒了,你就更找不到下的破绽。

    “还在耿耿于怀?”苏照问了声,又宽慰道:“你放心吧,他不可能永远躲着不出,总有露面的时候,总会找到下会的。”

    邵平波矢口否认,“没有,我是在想,商朝宗那边的情况和北州的情况差不多,可谓同命相怜,战马这东西他们怕是也需要,你不妨关注一下。”

    “嗯!”苏照颔首琢磨着。

    深吸了一口气,邵平波又问:“对了,那个令狐秋,有没有帮我引见?”

    他一直对这人感兴趣,想让苏照帮忙招揽,然而苏照也没什么办法,所以他想和令狐秋见上一见,想看看有没有亲自出搞定的可能。

    苏照苦笑,叹了声,“说了你可别生气。”

    “生气?”邵平波诧异,“无非引见不成,我何至于生气?”

    苏照:“找了他,让人跟他打了招呼,说了你想见见他。他却说,你这凡夫俗子有什么好见的。他说他只跟修行中人打交道,他还特意提了下,说和大禅山掌门皇烈也是认识的,说皇烈多少还是会给他几分薄面的。还说什么天下人那么多人,他每个都去认识的话,也认识不过来。”

    “……”邵平波凝噎无语,那位话里的意思很明显,看不上他这个凡夫俗子。

    提到皇烈,意思就更明显了,你不过是大禅山的走狗,我和你背后的主子相识就够了,有必要跟你扯什么吗?

    邵平波冷笑一声,心头隐有怒火,不过转念又压了下去,想想,人家的说法也没错,不需要跟俗世的人拉扯什么关系,假如有什么事,人家直接找俗世背后的势力便可,背后的势力发话了,你敢不听吗?

    “看来没什么会,是我想多了。”邵平波淡淡一声。

    苏照叹道:“这人和方方面面的人都有交情,背景复杂,我也搞不清他的关系网,不敢轻举妄动。照我说,看看情况再说也不迟,不用急于一时。”

    邵平波冷哼,“总有一天,会有他来求我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把这话吞回去!”

    苏照略苦笑着微微摇头,发现这位什么都行,就是心胸差那么一点点,太过心高气傲了,否则何至于被气得吐血……

    从郡城返回,牛有道回到了山中的庄园内。

    一座不算大的庄园,也不算豪华,简单素雅,花草树木点缀,建在山巅,地势较高,可观周围山景,能远眺青山郡城的轮廓。

    这座庄院建成于三个月前,牛有道入住已有月余。

    相关人员也跟着入住了,商淑清也跟着住进了这里,你也不好让人家郡主继续茅庐住下去,商淑清也占了个挺雅致的小小庭院。

    一进庄园,带着心思的牛有道对走来的吴三两顺口交代了一声,“去请三派掌门过来一趟。”

    “是!”吴三两应下,快步离去。

    牛有道背个溜达到了一处亭台楼阁上,此处乃欣赏周围山景的绝佳之地,凭栏处可看尽山峦起伏之雄壮与秀丽。

    知道三派掌门要来,黑牡丹迅速准备茶水去了。

    没多久,费长流、郑九霄和夏花各领着几人来了,门中弟子止步在阁楼下,三人飞身上了楼台。

    落在牛有道身边转身,夏花看看四周,“虽不是什么钟灵毓秀之地,倒也别有一番情趣,在这一带算是不错的地方。”

    牛有道回头笑道:“你们三家的也建造的差不多了吧。”

    夏花:“都还差那么一点。”

    牛有道呵呵道:“谁叫你们非要搞那么大。”

    夏花:“没你这么简单,你这里才几个人,随便弄弄都行,我们门中那么多弟子,不能一直在山洞住下去吧,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

    费长流问了句,“招我们来什么事?”

    此时,黑牡丹端了茶水上来,牛有道转身:“让几位站着不是待客之道,坐下边喝边说。”

    几人落座,黑牡丹在旁斟茶。

    陆续浅尝几口,牛有道放下茶盏道:“这一年我一直在闭关修炼,没过问过什么外面的事。我刚去了郡城,稍过问了一下,方知王爷那边对战马的需求迫在眉睫,事关两郡安危,你们又迟迟没答复,王爷又不好逼迫你们,请诸位过来是想问问,采购战马的事究竟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三人明显脸色略沉。

    夏花摇头:“情况不妙,很麻烦,相当麻烦,那边毕竟隔的远,咱们又是外来的势力,在齐国那边办事有点困难。我们再加上天玉门,四家已经折损了五六百名弟子,损失惨重!”

    牛有道:“麻烦也总得有个说法吧!我跟你们说,这事若不解决,一旦两郡之地不归我们控制了,咱们都得成为丧家之犬,更别说什么安心修炼,都准备逃命去吧!”

    郑九霄:“我们又何尝不想快点解决这事,这事一天不解决,天玉门就一天不肯让利,三派上下这么多人都是要花钱的,你当我们不急?”

    牛有道指在桌上敲了敲,“别跟我诉苦,都是自找的,说问题,问题症结在哪?”

    费长流:“问题一堆,首先在齐国那边。齐国大部分地方都是草原牧场,良驹无数,所以在齐国购买战马其实不成问题,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把战马给运出齐国。”

    夏花恨恨道:“这齐国就是个大坑,坑死人不偿命,内部放任马匹买卖,让你买的欢,可最终谁也别想轻易把战马给运送出境。齐国地势,外围大部分被浩瀚沙漠所包围,想从浩瀚沙漠把马给运出来,基本不可能。而因为地势原因,能对外进出的通道不多,他那边派重兵把一些能进出的通道一守,谁也别想把战马给轻易偷送出境。”

    郑九霄叹道:“齐国这招太狠了,让你花钱买了马,马却运不出来,最终,你钱也给了他们,马也还是他们的。”

    情况其实也挺简单明了的,随便一说就懂,牛有道皱眉琢磨了一阵,徐徐问道:“难道除了正常的国与国之间交往买卖途径,就没有能把马给私下运出来的?”

    费长流:“也不是没有,完全杜绝是不可能的,前提是你能打通这方面的关系,真能疏通关系的话,自然就能放出来。麻烦就麻烦在这方面,齐国重点管制的方向,关系没那么容易打通。就算能出来,还有个问题,长途漫漫,这一路上各国的关卡也需要疏通关系,唉!天玉门也在头疼这事。”

    牛有道让黑牡丹取了地图来,就挂在了阁内,负站在地图前盯着,眉头紧锁。

    就在这时,吴三两来报:“道爷,外面有人前来拜访,说是晋国令狐秋,也不知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