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四六章 令狐秋
    闻听令狐秋,费长流、郑九霄和夏花皆相视愕然,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牛有道却是奇怪了,听出了吴三两的话里有话,什么叫不知是真是假?回头问道:“令狐秋?很有名吗?”

    吴三两连连点头,“挺有名,只闻其名,却无缘得见,所以不知来者是真是假。”

    牛有道愕然回头看向另三位,貌似在问你们认不认识?

    夏花已经起身开口了,“令狐秋乃晋国名士,此人广交天下朋友,久闻其大名,见却是不曾见过。”

    郑九霄道:“此人乃是修行界出了名的掮客,自己虽然没什么势力,但人脉关系极广,不可小觑……”

    费长流:“据说这人和修行界方方面面的人都有交情,说是什么朋友遍天下,走到哪都有朋友……”

    从三人的讲诉中,牛有道大概明白了是个什么人,他还是头回听说这人,在上清宗的《上清拾遗录》中居然没看到过描述。

    正因为如此,他反而有些纳闷了,问吴三两,“你确认是来拜访我的,不是拜访他们?”指了指费长流等人。

    吴三两道:“他点名是来拜访道爷您的。”

    费长流等人亦相视一眼,看这样子,牛有道压根不认识那个令狐秋,若真是令狐秋,跑来拜访牛有道干什么?难道想结识牛有道?

    若真是这样的话,三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说明什么?说明人家令狐秋认为牛有道比他们有影响力呗。

    牛有道还是有点难以置信,看向他们三人,问:“不是拜访你们,来拜访我?你们觉得这位是个什么意思?”

    夏花忽乐呵道:“好像也不难理解。”

    牛有道:“怎讲?”

    夏花略带戏谑道:“我们三派可没您这个‘道爷’的名气大,搞不好这个令狐秋连听都没听说过我们三派,而你却不一样,杀燕国使臣,闹得轰轰烈烈,那是天下皆知啊!还有那个冰雪阁谣言的事,估计想没听说过你都难。”

    “……”牛有道哑口无言,忽呵呵一声,自嘲一笑道:“真要这样的话,那还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说真的,你们谁见过他,不然谁知道来者是真还是假?”

    夏花和费长流摇头,都表示没见过。

    郑九霄道:“我倒是见过他两次,不过也就是远观,并未打过招呼,所以也谈不上认识,不过认人还是没问题的,是不是本人,一见便知。”

    “贵客登门,所为何来?我可不信什么大老远跑来就为认识个朋友,这得多无聊…”牛有道貌似自言自语一声。

    夏花两一摊,“可这人爱交朋友是出了名的,他的确好这口,没理由只对你例外。”

    “是吗?这人有点意思…”牛有道嘴角翘了翘,他也是喜欢交朋友的人,两人可谓有共通之处,‘同理心’这玩意值得回味,但也比不上这位的变态程度,不禁慢慢回头,又看向了地图,目光闪烁,琢磨了一阵后,问:“来了几个人?”

    吴三两:“就三个人,除了他本人,身边有两个貌美的孪生女子陪同。”

    郑九霄道:“那就更不会有错了,我见他的那两次,他身边的确跟着两名很漂亮的孪生女子,据说是他的贴身侍女,好像叫什么红袖、红拂。”

    “三个人…”牛有道又嘀咕了一声,抬了抬,“有请!”

    “是!”吴三两应下后迅速离去。

    见牛有道背个站在地图前没了反应,也不知在琢磨什么,费长流三人相视一眼,郑九霄道:“此人面前不好托大,亲自登门,咱们是不是该去迎一下?”

    “嗯,也是,不宜失礼。”牛有道转了身,笑道:“走,一起去迎迎这位晋国名士吧。”

    几人出了庄园,站在门口等候。

    不一会儿,几条人影飞掠上山,引领者正是吴三两,见到牛有道等人在门口等候,引领着身后三人落在了门口。

    宾客相见,皆在互相打量。

    来客青袍大袖,一支紫木发簪别着发髻,浓眉大眼,双目有神,穿戴看着整齐,却给人不羁的感觉。

    身后两名女子长的一模一样,皆是一身白衣如雪,美丽大方,只是一个冷冰冰模样,一个脸上始终挂着吟吟笑意。二女一看便知是孪生姐妹。说是女子,其实年纪应该已经不小了,看模样已是妇人年纪。

    三名来客一落地,牛有道便斜了郑九霄一眼,郑九霄微微颔首,表示没错,的确是令狐秋。

    令狐秋的目光一扫几人,也立刻落在了几人间的牛有道身上,似乎一眼就认出了正主,心里嘀咕一声,传言不虚,果然年轻!

    “道爷,这位便是晋国名士令狐秋先生。”吴三两上前为牛有道做了介绍。

    牛有道立刻上前拱笑道:“久仰久仰,在下牛有道,久慕令狐先生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令狐秋哈哈大笑,“言过其实啦,不过一散修而已,不提也罢!倒是牛兄弟,那才是真正名扬天下的英豪,一国使臣亦视若等闲,信屠之,还能全身而退,此等豪情,令狐是万万不敢有的!”

    两人互相吹捧一番,牛有道又为其介绍了费长流等人。

    令狐秋立刻惊讶不已的样子,“久仰三位掌门大名,不想在此相遇,幸会幸会。”

    费长流三人自然也是一番客套,心里却是清楚,人家只是客气而已,天下门派那么多,只怕未必听说过他们。

    事实上也是,三人清楚明白,心里也承认,真要论名声的话,肯定不如牛有道,如令狐秋说的那般,人家是杀燕国使臣名扬天下的,天下还真没几个人敢以这种方式扬名。

    “不知这二位佳丽是?”牛有道看向那对双胞胎明知故问一声。

    令狐秋笑笑,侧身让开了。

    两名妇人立刻上前,盈盈行礼:“婢子红袖、红拂,见过公子,见过三位掌门。”

    既然表明了是下人身份,几人也就不好过多客气,点头意思了一下。

    门口客套两句就行了,不是说话的地方,牛有道自然请了来客入内。

    一行再次来到观景台上,之前上的茶具已经撤除,黑牡丹重新准备了茶水奉上。

    五人围坐在楼阁上喝茶看山景,令狐秋赞了声,“好地方。”

    牛有道笑问:“不知令狐先生此来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当初牛兄杀燕使,声名鹊起时,我便想来结识,谁想牛兄后来又在冰雪阁扬名,谣言纷纷,令我颇为忌惮,冰雪阁我可不敢招惹,故略作观望,待事态平息后,恰好途径贵宝地,顺道来访。”

    令狐秋说的倒是大实话,牛有道杀燕使名扬天下,让不少人惊讶打听‘牛有道’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当时便有认识结交的念头。

    不过那时的牛有道四处躲藏不露行踪,也不是谁想找就能找到的,否则牛有道早就被燕国朝廷给干掉了。待到牛有道在冰雪阁现了行踪,燕国朝廷居然没能把牛有道给怎么样,越发引起了他的兴趣。

    作为一个喜欢到处交朋友的人,深知,有些人想结识要趁早,真等到将来,怕有可能会高攀不起。

    谁想人还在途中,冰雪阁那边突然又冒出对牛有道不利的谣言,令狐秋小汗一把,这种情况下结交是自找麻烦,冰雪阁岂是那么好惹的。他只得暂时按捺下了那心思,准备先观望一下情况再说。

    足足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也未见冰雪阁把牛有道给怎么样,他知道风头应该过去了,于是又跑来了。

    大概就这么回事。

    牛有道连连摇头摆道:“令狐先生把此事挂在嘴上,实在令我汗颜,若非逼不得已,我也不会那般冒险。”

    “做了还能活着,就是这个!”令狐秋竖了竖大拇指,又笑问其他人,“你们说是不是?”

    “呵呵!”费长流等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或点了点头。

    牛有道岔开话题,“先生说是途径此地,不知要去何方?”

    令狐秋环指群山,爽朗道:“我这人没什么目的,四处游历罢了。”

    牛有道:“听说先生朋友遍天下,人脉极广,不知是真是假?”

    令狐秋摆:“谈不上什么人脉,一些朋友赏脸,给几分薄面罢了。”

    牛有道立马问道:“不知先生在齐国可有朋友?”

    此话一出,费长流三人悄悄相视一眼,似乎猜到了他的打算,又都怀疑是不是猜错了,一见面还没聊几句,彼此都不熟悉,就直接让人家帮忙干那事?

    令狐秋愣了一下,偏头看了眼楼内悬挂的那张地图,也隐隐怀疑到了牛有道的念头,不敢确认,下意识端茶慢慢嘬了两口,留了点时间给自己琢磨反应。

    茶盏放下,微笑道:“认识的朋友也有几个,牛老弟有事?”

    牛有道:“令狐先生果然英明,有一事想请先生相助,不知先生可愿帮上一帮?”

    令狐秋略警惕道:“不妨先说来听听是什么事。”

    牛有道伸要了茶壶,亲自为他斟茶,“对先生,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为燕国庸平郡王效命,如今王爷急需战马,我岂能坐视不理?齐国盛产骏马,还请先生不吝相助!”

    费长流三人一个个慢慢端起了茶盏,慢慢喝着,当没听见的样子。

    令狐秋无语瞅着牛有道,心里嘀咕,这什么人呐,我们很熟悉吗?一见面就让我帮你办事,你还真不客气。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