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四八章 要对道爷有信心
    这话题还就绕不开了,非盯着自己两名侍女不放了,令狐秋微笑道:“她们可不是一般的侍女,修为皆在金丹境界,也算是我四处游历的护法,不是钱多钱少能衡量的。”

    “原来如此。”牛有道一脸惊讶又可惜的样子。

    令狐秋笑道:“我既然能来,就是诚心结交,老弟也不用绕圈子,无非是为了战马想让我陪你走趟齐国!”

    牛有道伸示意:“是我孟浪,令狐先生喝茶。”

    之前扯的火热的事情就如同瞎扯一般,说过去就过去了。

    令狐秋摆:“叫先生太客气了,我诚心交朋友,若是不嫌弃,兄弟相称便可。”

    牛有道顺势便上,精神一振道:“先生若不嫌弃,愿与先生结拜为异姓兄弟,可好?”满眼期待。

    “……”令狐秋怔愣。

    红袖、红拂面面相觑。

    费、郑、夏三人表情略显精彩,发现这位‘道爷’还真是事多,这才一会儿工夫,戏便一出接一出地往外冒。

    令狐秋笑了,点头一下,“好!”

    牛有道立马回头对黑牡丹道:“摆香案!”

    “是!”黑牡丹离去。

    不久之后,滞留在阁楼上的商淑清凭栏,看着楼下庭院中双双跪在了香案前的二人,目光闪烁不定。

    庭院中站在一旁做见证的费、郑、夏三人,目睹跪拜的二人站起把臂兄弟相称,那真是如同看戏一般,从令狐秋来此才多久,素不相识的二人一转眼的工夫便拜了把子,还双双一付相见恨晚的样子,这叫什么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二人是不是逢场作戏,名义上,晋国名士令狐秋已经成了牛有道的结拜兄弟!

    “黑牡丹,去告诉圆方,我兄长来了,让他的南山寺准备最好的酒菜!”与令狐秋把臂言欢的牛有道忽回头喝了声,异常高兴的样子。

    “是!”黑牡丹领命离去。

    随后牛有道又亲自领了令狐秋参观自己的家,参观这栋庄园,并亲自陪同四处游逛。

    费长流三人站在庄园门口目送,忽闻脚步声传来,三人回头一看,见是商淑清,皆略欠身表达敬意,“郡主!”

    商淑清还礼,随后在随从的陪同下下了山。

    夏花:“怕是要去郡城将结拜的情况报知王爷。”

    费、郑二人颔首,这是肯定的,费长流目光挪向远处游逛的‘两兄弟’身影,轻叹了声,“听说这位本是上清宗掌门,被嫌弃资历太浅,被排挤出了上清宗,若真让其做了上清宗掌门,凭这位的能力,只怕如今的上清宗又是另一番光景,上清宗真正是错失了引领复兴的人才,我敢断言,上清宗迟早要后悔!”

    夏和郑本都是宋家那边的人,原本也都是要弄死牛有道的人,对牛有道在上清宗的情况有所了解,自然也明白费长流所言是什么意思。

    郑九霄亦颔首叹了声,附和:“只怕跑来这里的令狐秋自己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开始还不懂咱们这位‘道爷’绕来绕去想干什么,现在算是看明白了。提战马的事,令狐秋再三表示为难,他立马死缠着索要人家的侍女,价码也是一加再加,令狐秋再次拒绝,他又立马要求和人家结拜为兄弟。一见面就接连拒绝两次,这要是再拒绝,还谈什么是来交朋友的,这算不算是被他给逼迫成了结拜兄弟?咱们这位‘道爷’厉害啊!”

    三人不像五梁山的公孙布,门派的底气实力摆在在这,而且依附的形式也不太一样,平常不会如同公孙布一般称呼牛有道为‘道爷’,现在能说出‘咱们这位道爷’,可见佩服之心。

    夏花亦点头,“令狐秋一开始不答应,现在成了结拜兄弟,结拜兄弟有麻烦请求相助,令狐秋那个结拜大哥怕是不好再拒绝了。说来说去,绕了一圈还是为了战马,只不过为达目的转眼便调整了个方式方法而已!”

    费长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令狐秋为什么不来拜访我们?牛有道杀燕使扬名天下引起了他的注意固然是一回事,令狐秋怕是也琢磨出了别的什么东西。”

    另两人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令狐秋应该是看中了牛有道的某种价值,否则不会登门,也不会轻易结拜。

    郑九霄:“看牛有道的意思,战马的事令危迫在眉睫,知道平衡局面即将打破,没办法再继续躲着清修了,他也坐不住了,否则今天也不会召我们来谈这事,看来是要亲自出了!”

    夏花咯咯笑道:“是好事!咱们的人在齐国拼死拼活,这位倒好,躲在这里不问世事一心清修。齐国那边想靠蛮力把事情搞定是不可能的,这位若能出山,倒是让我抱了期待!你们都看到了,这位的办事腕厉害着呢!”

    费长流目光投向郡城方向,“要不了多久,天玉门就会知道他和令狐秋结拜的事,又加一层砝码在身,天玉门越发不敢轻易动他!”

    夏花又是一笑,“对我们也是好事,至少他现在跟我们是站一边一起抗衡天玉门的。一旦这边利益扩大,内部的利益之争将无法避免,天玉门在庸平郡王这边势大,而这位对庸平郡王的影响也不小,咱们一起抱团是很有必要的。”

    二人闻言皆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大家心里都清楚,在这边立足,迫于天玉门的强势,三派离不开牛有道对商朝宗的影响力,只要牛有道在,商朝宗就不可能轻易听天玉门的将三派给踢出局。而牛有道也离不开三派的支持,需要三派提供安全保障。

    同样的,他们相信商朝宗也需要以牛有道为首的这边平衡天玉门的影响力,没哪个世俗势力能和修行势力对抗,就连各国朝廷也不得不利用各大门派互相掣肘、制衡,不这样做的话,只怕皇帝自己都要朝不保夕。

    事实上牛有道已经发挥了那个作用,将天玉门的影响力进行了一定的压制,否则两郡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

    不比依附于宋家时,三派在宋家是竞争关系,而在这里,利益一致,不得不抱团取暖,以前的一些过结早已放下……

    “呵呵,王爷,看来道爷要出山了,战马的事怕是要亲自出了!”

    郡守府内,听完了商淑清的禀报,蓝若亭颇为兴奋地对商朝宗道。

    转身看向地图的商朝宗亦两眼放光,点头道:“没想到这么快,才刚一说,道爷就从这个令狐秋开始下了,看情形,道爷是要亲自去齐国了,本王很期待!”

    闻听此言,一旁的商淑清惊疑不定,“哥,你们是不是对道爷说了什么?”

    商朝宗和蓝若亭相视一眼,商朝宗转身对妹妹叹道:“清儿,情况你也知道,几个门派拖了这么久,战马的事情迟迟没给确切答复,一直在含糊其辞。我知道他们肯定很困难,从齐国弄来战马哪有那么容易,他们不肯明说,是不想显得自己无能,我都能理解。”

    “可是,清儿,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拖不了多久的。我和先生推算过,照此局势下去,最多还能拖两年,大麻烦必然要来临。我其实一直想找道爷说这事,奈何道爷一直在闭关清修,不让人轻易打扰,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会开口。今天道爷自己跑来了,我和先生自然要诉苦,威胁在即,影响的也是他的清修,相信他会把这事放心上,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有了反应而已。”

    商淑清没想到是这边在暗中打主意,略显着急,“哥,天玉门费了那么大的劲,三派也出了,四家联合之下那么强的实力都困难重重无法达成,你们让道爷怎么办?难道你们不知道让道爷去齐国办这事会很危险吗?天下诸侯,想要齐国战马的肯定不止我们一家,齐国乃是风云际会之地,让道爷跑那种地方去,太危险了!”

    蓝若亭沉吟道:“不难,几派自己就搞定了,不难,我们也不会盼道爷出山!郡主,几派一直不给我们准信,就说明他们至今仍没有头绪,令我们也无法做出下一步的计划。形势所迫,不能再拖下去了,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就算道爷今天不来,我和王爷也准备等扩城的事敲定后去找道爷说这事的,蒙帅也是这个意思。”

    “唉,去齐国固然危险,不过郡主也不必小看道爷,我和王爷对道爷寄予希望也不是没原因的。咱们从京城脱险至今,计娶王妃,广义郡借兵,立足苍庐县,联合金州,打下青山郡,拿下两郡大权,令天玉门答应减免税赋发展两郡,还有其他桩桩件件的事,道爷所展现的本事和能力想必不用我多说。如果说几派都搞不定的事情,我们不寄希望于道爷的能耐又能找谁?找其他势力染指介入的话,只怕天玉门第一个不答应!”

    “道爷此人有翻云覆雨之段,隐于深山不用未免可惜。天下不平,他又早已卷入了是非之中,又能躲多久?迟早是要出来与天下高士一争长短的。道爷自己心里也清楚,否则他那种人也不会被我们三言两语所打动,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决定…郡主,要对道爷有信心!”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