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四九章 那小王八蛋要亲自插手
    一句早已卷入了是非,令商淑清略显黯然。

    她不禁又想起了当初在南山寺时袁罡对她的话,道爷那个人比他的修为重要!

    事实证明也的确是如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道爷一将他们兄妹从穷途末路给拉上了宽途大道,如今也是道爷平衡着天玉门,才能让他们兄妹少有掣肘地放发展。

    是她想尽办法让道爷留下了,也可以说是她让道爷早已卷入了是非,令她颇为自责。

    人家帮了他们兄妹这么多忙,给予了那么大的帮助,如今还要让人家继续去为他们冒险,令她很内疚。

    她跑去给牛有道梳头盘发是为什么?不是因为什么男女之情,不就是知道兄妹两个欠人家的,无以为报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么。

    她就不信哥哥和蓝先生不知道自己为道爷梳头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所以不捅穿,不也是因为无以为报,让她以郡主之尊干点那个活以平衡牛有道可能会产生的不满吗?

    商淑清摇了摇头,“一直是他在为我们冒险,我们什么也没给过他,反倒是他给我们,他想要的自己能弄到,我们又能给他什么?有什么资格让他继续去为我们冒险?”

    这话说的商朝宗和蓝若亭缄默不语。

    她随后又补了一句,“我也只能是为他干点梳头盘发的下人活,就算我愿意以身相许,他也看不上我这种丑女人。他若想要女人,三派中的女弟子随便他挑,三派没人会有意见,反而乐见,所以再进一步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你们不要想多了。”

    一句话捅破了两个男人心照不宣的小心思,令两人都有些尴尬。

    “清儿,我没别的意思…”商朝宗一脸尴尬,话说一半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他的真实想法,其实也乐见妹妹和牛有道事成,妹妹毕竟到了这个年纪,让妹妹随便嫁个冲商家权势而来的男人他也不愿委屈妹妹,妹妹自有心气劲,也不会愿意嫁那种人。

    可话又说回来,妹妹这个样子,不冲商家权势而来哪个男人又愿意娶?那样子吓都将人家吓跑了。

    而牛有道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觉得是妹妹的良配,两人若能结合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他心里是希望时间久了牛有道能看出妹妹的内在好的,希望两人能日久生情的,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这种解释掩盖下,能说自己没一点私心,就没有一点以姻亲关系的方式绑住牛有道的想法?

    又凭什么希望牛有道那种人能娶个丑女人?试问他当初为什么会娶凤若男?

    所以一些事情没办法解释,心虚,也解释不了。

    蓝若亭自然也存了这方面的心思,没想到郡主早就心知肚明,更没想到会被郡主给当面捅破了,的确很尴尬。

    商朝宗最终讪讪改口道:“清儿,要不你就搬回来住吧。”

    商淑清幽幽叹道:“我光明磊落,不惧于人家怎么看,在那边也便于帮这边沟通,也是表明大哥对他的器重,又何必多此一举让别人误会我们兄妹态度有什么变化?”

    商朝宗低头不语。

    蓝若亭摸了摸鼻子,岔开话题道:“郡主,王妃最近老提到你,你还是过去看看她吧,王妃这边也就你与她合得来。”

    有些事情是很现实的,以前凤若男耍性子,让商朝宗滚,或者动辄动将商朝宗打个鼻青脸肿,不与商朝宗同房之类的,商朝宗多少得忍着,现在凤若男还耍那脾气已没了作用,商朝宗已经不惧凤家,不需要再看凤若男的脸色。

    如今反倒是凤家要看他脸色,商朝宗要让凤家自己去压迫女儿服软,奈何凤若男脾气硬,不肯服软。

    商淑清知道哥哥的屋里已经多了个美人侍寝,在给嫂子颜色看!

    有些事情她也没办法,她也知道,若不是天玉门掌门彭又在的原因,嫂子那脾气怕是早已惹得哥哥写下休书。

    嫂子不肯服软,彭又在那个外公也说不出理来,外孙女那个样子放哪个男人头上都不能说有理,动辄打得自己男人鼻青脸肿、还赌气不肯同房,算怎么回事?如今的情况,天玉门也不允许嫂子再对哥哥下狠,不说哥哥统帅一方在下属面前需要威信,万一打出个三长两短来,误了天玉门的大事,只怕彭又在自己都没办法对天玉门内部交差。

    彭又在来青山郡的时候也说过嫂子,可嫂子就是不听,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彭又在法力再高深又能怎样?

    两郡如今需要哥哥,所以有些事情为了天玉门的利益,彭又在也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也知道彭又在暗中让人递了话给哥哥,你蓄养几个美人玩玩也就罢了,不能当真,商家下一代的嫡长子也必须出自凤若男,这就是彭又在的底线!

    内宅的一些事情,有天玉门的在这里给嫂子撑腰,她知道哥哥也没办法玩出什么花样来。

    有些事情她都不知道是该同情嫂子,还是该同情大哥,一家人的家事各自有理,很难扯出谁对谁错来。

    商淑清默默点头,转身离去,找凤若男去了。

    商朝宗和蓝若亭相视而叹。

    “我们要不要去见见那个令狐秋?听说此人交际甚广,我在京城时就有所耳闻。”商朝宗问了声。

    蓝若亭摇头:“尽管传言如是,但我不信有人在天下到处乱跑纯粹是为交朋友而交朋友,交际甚广必有因,这人太复杂了,我们实力不够,有些东西压不住,搞不清底细冒然接触未必是好事。道爷不是糊涂人,该怎么办道爷心里有数,我们就不要瞎掺和了,需要我们见面的时候,道爷自然会安排,王爷给自己留点回旋的余地。”

    商朝宗微微颔首……

    下雨了,细雨在阴沉夜幕中润物细无声。

    带着一身酒气的令狐秋回到了牛有道给安排的小庭院里。

    门开,三只月蝶飞入屋内照明,一脸高兴的令狐秋坐下,接了红拂递来的茶盏,喝了口还给,问二女,“这里的酒菜滋味如何?”

    红袖笑道:“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可谓天下一绝,真是没想到这里的酒菜这么好吃,婢子差点把舌头都给吞了下去,这趟还真是没白来,就连妹妹…”她看了眼红拂,忍不住掩嘴笑个不停。

    红拂冷清清道:“婢子今天吃的多了点,吃相可能有些不雅。”

    令狐秋摆了摆,“难得么,好吃的东西多尝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哎呀,这趟一来,我怎么感觉我这些年白活了,好酒好菜管够,吃的我都不想走了。敢情天玉门卖的酒就是产自这里,按照市面上的行情,我今天怕是喝掉了上万金币吧!哎呀,一群和尚伺候着,这调调那叫一个雅,啧啧,还是我这老弟会享受啊,咱们以前吃的简直就是笑话!”

    红袖笑道:“不想走可不行,先生真要呆着不走的话,道爷怕是要急了。”

    如今牛有道已经和自己家这位爷成了结拜兄弟,她们两个下人也就跟着改了口,跟着称呼了牛有道为道爷。

    令狐秋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后面没再提马的事。”

    红袖:“那是没扰了先生雅兴,都已经结拜了,他再开口的话,先生好拒绝吗?道爷可是已经说了,不让先生麻烦,麻烦事交给他,他看中了先生的人脉,先生能不陪他走一趟齐国吗?”

    令狐秋略眯眼,“我这小老弟的确不简单呐,这趟倒是来的值。”

    在他身后帮他捏着肩膀的红拂冷冷一句,“他之前盯上了我们两个不放,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令狐秋摇头:“不至于,顶多看出了你们不是一般的侍女,试探的成分居多,他知道我不可能把自己女人给他,故意瞎扯,为后面的结拜垫底罢了,我若统统拒绝,交友也就无从谈起了,这小老弟的腕不凡。”

    红袖走到一旁坐下了,轻声道:“东郭浩然有没有参与当年的事还不一定。”

    令狐秋:“据查,他应该是见过东郭浩然最后一面的人。”

    红拂:“凭上清宗的实力,就算全派倾巢而出,也不可能在当时情况下带走东西。”

    令狐秋叹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只是上清宗的唐牧和东郭浩然在同一年相继离世,还有许多精英弟子折损,事情本身就值得怀疑,也没听说上清宗那一年与外界有什么恩怨,不是注意到他查了下他的背景,我们也注意不到这个情况。当年的事情实在蹊跷,东西到底去哪了呢?唉,反正顺便的事,和他结拜也并非是冲这事,你们想多了……”

    夜色深深,青山郡有雨,灯火阑珊的天玉门上空却是繁星点点。

    彭又在,正在山亭内与几位长老谈话,周围几只月蝶翩翩起舞,场景唯美。

    一名弟子掠来,步入亭内,双奉上密报,“青山郡白师兄来讯。”

    彭又在接到看过后,嘴角抽搐了两下。

    见他神色不自然,陈庭秀问:“莫非青山郡那边出了什么事?”

    彭又在微微摇头,“战马的事,估计牛有道那小王八蛋要亲自插。”

    陈庭秀呵呵道:“那不是好事吗?掌门师兄去年不是还说那小子奸诈,想让他去试试吗?”

    “你自己看吧。”彭又在随将密报递给他。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