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五零章 怕我成你累赘?
    低头看过中传讯内容后,陈庭秀无语了,牛有道居然和令狐秋成了结拜兄弟!

    抬头看向掌门,他有点明白了掌门为何神色有些不自然。

    为了战马的事,天玉门出前就知道事情麻烦,因此派去齐国的弟子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干弟子,可结果要么是折戟沉沙,要么是铩羽而归。

    也许天玉门高层的资历、阅历和修为高过那些精干弟子,却并不代表办事能力强过那些精干弟子,有些问题靠天玉门的武力去齐国也没办法解决,那些精干弟子无力做到的事情,天玉门高层也未必能做到,门内后派去齐国的高层也同样失了,无疑证明了这一点。

    可事情总要想办法解决,然而面对复杂局面再派什么人去成了问题,后来掌门点了一句,门内欠缺牛有道这种能力的弟子,建议大家今后收徒的时候可偏向这方面多考虑一下!

    大家明白掌门的意思,经过一些事情的观察,牛有道的确具备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掌门想让牛有道去试试。然而牛有道不是天玉门的弟子,让牛有道去的话,天玉门脸面上不太好看,让天玉门承认自己无能?

    没办法开这个口,有些脸面还是要的。

    讨论嘛,各种意见都出来了。

    有人否认,不看好牛有道,理由是如果真有能力的话,怎会如丧家之犬般被上清宗清理出师门?

    这种观点倾向于贬低!

    有人提出意见,能不能把牛有道招收进天玉门,然后让牛有道去办事就顺理成章了。

    这种观点倾向于过河拆桥!

    就在这个当口,牛有道又违约,要求这边在酒水利益上对三派让利。这边知道牛有道和三派目前是穿一条裤子的,于是商议后顺势甩锅,谁知牛有道依旧躲着清修,压根没露面冒头的意思。

    直到现在,看到密报,知道牛有道终于绷不住了,可谁也没想到令狐秋居然会主动找牛有道,而牛有道居然和令狐秋成了结拜兄弟。

    掌门当初请求过令狐秋的帮助,令狐秋婉拒了,没帮。这回牛有道若是搞定了令狐秋,令狐秋最终出帮忙了,让掌门情何以堪?

    陈庭秀将密信又交给了其他几位长老传递着阅览,看后,长老们一个个缄默不语……

    在青山郡盘桓了一日有余,战马的事,牛有道终于再次开口了。

    兄弟之间好说话,令狐秋爽快地答应了,并约定行程。

    看看酒桌上爽快应下的令狐秋,红袖、红拂暗暗相视一眼。

    有些事情两人心知肚明,顾忌令狐秋的面子没有捅破,结拜的事若不全是因为东郭浩然,那就是牛有道对她们两个的一句‘志在必得’发挥了作用,话里的潜意思是不给就翻脸,敢杀燕使的人,说这种话是有份量的。

    只不过牛有道的态度没那么生硬,给了先生台阶下,立马又转到了结拜兄弟上,于是先生欣然应下。

    不过两人也相信,先生四处交友,所交之人只要有人提出结拜,先生大概都不会拒绝,只是以前没人这样提罢了。而这位道爷却是软刀子、硬刀子一起上,有逼先生屈服的嫌疑。

    再看看这位一直殷勤招待、‘兄长’二字不离口、给足面子、貌似笑脸无害的道爷。

    谈判时的情形二人可是历历在目。

    这位没几句就直接开口要战马,先生表示困难,结果这位顺势应下,几百匹也行,搞得先生不得不答应。谁知答应的好好的这位又绕回去加码,加码谈不下去立刻绕开了不谈,直接跳到了索要她们两个的头上,不给又继续加码索要她们,暗中还以‘刀子’顶你腰上威胁。也不会让你感到难受,让你心知肚明后立马将话题绕开,又跳到了结拜上。

    现在搞定了结拜的事,好吃好喝招待,兄弟之间有话好说,话题又回到了战马上,绕来绕去绕回了原点,终于达到了目的!

    两人相当怀疑,若是结拜的事情没谈好,不知这位道爷后面会不会又搞出什么事来……

    一处山坳间的湖泊,算是禁地,袁罡要的禁地,不允许任何人擅闯。

    牛有道当然是个例外,他慢慢走上山坡,俯视山坳间的情况,只见湖面波光粼粼,细看之下就会发现,水面有麦秆之类的东西滑动,居高临下,隐约能发现水下有一群人在游动。

    接近岸边时,一个个人影悄无声息地从水面浮出,慢慢摸上岸。

    忽然,岸上草丛里埋伏的一群人冲出,一场激烈的擒拿格斗展开。

    水中敌我互博,岸上敌我扭打,搏斗双方不断有人倒下又爬起。

    一年多的时间,充足的食物供给,高强度的训练,一群少年变化很大,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材,都已是成年小伙子。

    牛有道回头看了眼,只见袁罡慢慢从山坡下走来,牛有道回头继续看湖畔搏斗的情况。

    袁罡与他并排站在了一起,问:“要去齐国?”

    牛有道颔首:“明天。”

    袁罡点头,“我去准备一下。”转身就走。

    牛有道喊住:“你不用去。”

    袁罡转身,目光灼灼地看着他,要解释。

    牛有道:“这次不比以前势单力薄,身边有足够的人,这里需要信任的人看家,我才能无后顾之忧。”

    袁罡:“这不是理由,怕我成你累赘?”

    牛有道:“是!你应该清楚,这里和以前不一样,你能发挥的余地不多。”

    “给我一个目的地就行,我不会跟你同行。”袁罡朝湖畔的一群人抬了抬下巴,“不能总闷在家里练,需要出去长点见识,不经历真正的危,不会真正明白训练的意义。”说罢转身而去。

    牛有道皱眉,让人瞒着这家伙,怎么还让这家伙知道了情况?

    摇晃的马车内,牛有道与商淑清面对面对坐,一起返回青山郡城。

    车厢内静默许久,商淑清忽试着问了句,“是去与我哥告辞吗?”

    双搭在剑柄上搁着下巴的牛有道笑道:“闷了许久,也是该出去透透气了。”

    商淑清沉默了。

    马车来到郡守府后门,两人陆续下车,进了府内。

    蓝若亭有公务要处理,不在,只有商朝宗亲自来迎接。

    商朝宗自然是一脸热情的笑,站在院落一角的白遥则是远远看着。

    厅内落座,商朝宗亲自奉茶,牛有道忙起身,道了声不敢。

    双方再次落座,商朝宗问:“道爷,此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牛有道微笑:“战马的事,我准备亲自去齐国看看情况。”

    “那边怕是不太安全,道爷在这边坐镇指挥便可,不必亲自去犯险。”商朝宗担忧一句,不过接触到妹妹那瞟来的说不清的眼神,又有些心虚尴尬。

    牛有道:“我对那边的人和事一点都不清楚,如何坐镇指挥?还是去看一看的好。”

    商朝宗:“我联系天玉门,让天玉门多派些高护送。”

    牛有道摇头:“护送倒不用,我自有安排。不过要请王爷和天玉门那边打声招呼,万一有事,让天玉门在那边的人全力配合我。”

    “好!”商朝宗连连点头应下,又问:“什么时候出发?”

    牛有道:“明天吧!”

    傍晚,湖畔,一群小伙子笔挺如枪,站的整整齐齐。

    袁罡从湖畔的木板房里走了出来,袁风、牛林、袁火、牛山则陆续抬了几大筐东西出来。

    站在一群小伙子对面,袁罡沉声道:“都吃饱了吗?”

    “吃饱了!”群声高喊响应。

    袁罡偏头对身后道:“东西分发下去。”

    袁风立刻喊出口号,小伙子们当即一个个轮流过来从四人上领取东西,地图、铜钱、匕首、包裹。

    东西分发到位,小伙子们也站回了原位。

    袁罡大声道:“一人一百枚铜钱,一支匕首,一个包裹,包裹里有一天的干粮和一套换洗衣服,这就是你们接下来几个月的配给,路上能不能吃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饿死了活该!”

    “所有人分散行动,五人一个小组,一个小组一张地图,地图上有标示的目的地,至于是走、是跑、还是怎样,你们自己想办法,总之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内赶到,若赶不到,没人会等你们。”

    “准备好后,立刻回去休息,养好精神,今晚子时过后,准时从后山秘密出发!听清了没有?”

    “听清了。”群声高喊回应。

    袁罡面无表情,一脸冷酷,转身独自离去。

    风、林、火、山四人随后将所有人员进行编组,以及交代一些注意事项。

    诚如袁罡所说,深夜子时过后,一群人影摸黑遁入了后山,一声不吭地消失在了山林深处。

    袁罡也在其中,比牛有道提前出发了。

    而隐藏在山林中的三派修士对这个场景也司空见惯了,并未做其他联想。

    天亮,旭日金光遍洒,留仙宗这边的一个院子里,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各集中了五名高在此。

    公孙布跟在牛有道身后来了,这次牛有道点名要他一起去,随行的还有五名五梁山的弟子,每个身上都背着关着金翅的鸟笼子。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