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五一章 过慧易夭
    费长流、郑九霄、夏花也在这等着。

    双方碰面,牛有道问:“都准备好了?”

    费长流指了指等候的十五人,“各派了一名长老带队,都是三派的好,在齐国那边的人也会配合你。”

    牛有道偏头示意了一下,公孙布颔首,留了两名弟子给牛有道,自己领了三人到三派的十五位高前,拱道:“诸位,先跟我走吧!”

    那十五人愣怔,看看牛有道,又看看费长流,貌似有疑问。

    费长流帮他们问出了疑问,“他们负责保护你,不跟你走吗?”

    “不用跟着我。”牛有道回了一声,转身看向那群人,“你们跟他走,该怎么做他会告诉你们。”

    一帮人不知道他搞什么鬼,神神秘秘也没个解释,最终一群人跟了公孙布离去,没有走正道,从山林深处遁走的。

    与费长流等人稍作交流,双方告别,互道珍重后,牛有道离开了这边,直奔出山谷的出口。

    令狐秋和红袖、红拂已在此等候,黑牡丹和段虎亦在,两人此番随行,吴三两和雷宗康留下了看家。

    几人翻身上马时,令狐秋东张西望了一下,笑问:“老弟没多带点人?我听说你树敌不少。”

    牛有道哈哈笑道:“不用,齐国那边有几个门派的人在,何况有兄长在,谁敢动我?有麻烦我就报兄长的大名!”

    这家伙不会到处宣扬跟自己是结拜兄弟吧?令狐秋脑中念头转了转,嘴角抽了一下,干笑笑,不置可否。

    站在山坡上的商淑清目送一行隆隆疾驰而去,直到人去无影,依然站那,久久未动,一张脸在阳光下越发显得狰狞。眼睑上的胎记让人产生视觉错误,显得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

    一行疾驰出山谷,跑上官道后,牛有道指了指郡城方向,率众奔去。

    令狐秋诧异喊道:“兄弟,你有事进城?”

    牛有道:“兄长来了,还没有好好在青山郡郡城逛过,带兄长逛逛。”

    令狐秋:“不用了,来之前去过了,这郡城拥挤的很,不适合游逛,还是赶路吧。”

    牛有道:“采买些路上用的东西。”

    就这样,数骑进城,在城内到处逛,黑牡丹随便采购了些东西,一行方再次出城,放开了驰骋而去。

    途中,令狐秋不时看看牛有道,总感觉牛有道刚才进城不像是要买东西。

    他注意了黑牡丹所采购的物品,一路上有驿站,这些东西没有必要非买不可,而牛有道下听用的人不少,随便就能提前准备了,还能等到出发后再亲自折返去买?

    而且买点这东西竟然在城中逛了一大圈,他感觉牛有道像是故意在城中逛,可又看不出牛有道有什么意图……

    北州,凌波府,邵平波接到通知赶来,特来给苏照送行。

    内宅与苏照一碰面,邵平波立问:“是不是有什么事?你来回一趟也不容易,若没什么要紧事不妨多歇几日。”

    苏照叹道:“没事又如何?你整天忙于公务,我就算留下,你也没时间陪我。”

    邵平波略露抱歉神色,抓了她,苦笑道:“暂时真脱不开身,等以后…”

    苏照一根食指摁在了他唇上,阻止了他再说下去,“别再对我许诺,你自己说吧,你同样的话说过多少次,可有一次兑现过的?这么多年,你可曾好好陪过我一天?就连上回关在牢里,你也是忙不完的公务。”

    邵平波叹道:“再给我几年时间!”

    苏照抚摸自己脸颊,“再等几年我怕已是人老珠黄,你能看上眼?”

    “照姐…”

    苏照又堵了一下他的嘴,笑道:“跟你开玩笑,是真有事,是你的事,我要赶去布置。”

    邵平波眼神一亮,“战马?”

    苏照摇头:“安插在青山郡的眼线报,牛有道,他在山中龟缩了这么久,终于出山了,看去向似乎要离开青山郡,这次我当为你拔掉这眼中钉、肉中刺!”

    邵平波精神一振,旋即又神情凝重道:“这厮很难缠,不好对付,照姐万不可大意!”

    苏照略默,微微颔首,“的确不好对付,想下怕是有些麻烦。”

    邵平波凝神问:“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苏照抬眼与之对视,欲言又止。

    邵平波:“难道有什么不可对我言的吗?”

    苏照叹道:“令狐秋!令狐秋去了青山郡,在牛有道那呆了几日,这次牛有道出山,令狐秋在他边上,不好下!我前番接触过令狐秋,被组织发现了,组织那边特意交代过,说令狐秋背景复杂,警告我不可妄为招惹!”

    邵平波脸颊紧绷了一下,旋即握拳唇边,“咳咳”不止,脸色忽红忽白。

    苏照忙伸在他后背,施法为其平复气息,“你呀,我就知道不该说,一说你肯定要受刺激。这牛有道真正是成了你的心病!”

    平复了气息,止住咳嗽的邵平波恨恨一声,“此獠竟与我想到了一块,也在打令狐秋的主意,竟被他捷足先登一步!咳咳…”屡屡在牛有道上棋输一招,这次又是这般,的确令他心火难耐。

    苏照:“你放心,一个令狐秋保不住他,我自会寻会下,定为你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邵平波反问:“此獠潜隐许久,此番必不会无缘无故出山,定有什么目的,知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苏照翻了白眼,“这我哪知道?”

    邵平波:“往哪条路哪个方向去的总知晓吧?”

    苏照刚点头,邵平波立刻大步转身而去。

    苏照一愣,不知他要干什么,尾随而行,一路跟到了他原来的书房。

    邵平波站在书房墙壁上悬挂的地图前等着,苏照明白了他意思,无奈摇头,上前指地图,道:“青山郡郡城西北方向有一条路,往西北方向去了。”

    “西北方向…”邵平波盯着地图嘀咕,明显进入了沉思状态,也慢慢落在了地图上比划,“往西北方向走,与广义郡背道而驰,去广义郡可以排除。他这些年潜隐不出,要么忌惮燕国朝廷,要么忌惮我这边,所以轻易不会乱跑,他能去的可选地方应该不会太多。西北方向,有去金州的可能,你那边安插的眼线有没有报知他身边带没带传讯用的金翅?”

    苏照颔首:“有,随行当中有两人带了两笼金翅,共六只!令狐秋的人带了两只金翅。”

    “令狐秋到处跑,必要的联络随身携带不足为怪,他所携带的金翅可以排除!六只…”邵平波指点在金州,“青山郡与金州相邻,去金州犯不着带那么多金翅,所以去金州的可能基本上也可以排除…那他究竟要去哪呢?”

    低头一阵琢磨,忽又霍然抬头,目光在地图上唰地划向西北方向的某国,沉声道:“他有可能要去齐国!”

    苏照讶异,“何以见得是要去齐国?”

    邵平波咬牙道:“战马!”

    苏照惊讶:“你是说他也要去齐国采购战马?”

    邵平波慢慢挪步到大幅地图的齐国位置之下,盯着齐国道:“商朝宗的两郡之地其实和北州的情况差不多,都将面临同样的危,我不信商朝宗看不出来,所以同样急需战马!就算商朝宗看不出来,蓝若亭也定能看出。”

    “当年宁王身边的洛少夫有经天纬地之才,奈何意外之下死于非命!蓝若亭能被洛少夫收为入室弟子传授韬略,绝非庸才,否则洛少夫也看不上眼,蓝若亭不会连这个也看不出来,否则商朝宗难以从京城脱困。商朝宗我自小认识,少小从军,却未接触过什么内政,商朝宗的两郡之地能如此快速发展,必是蓝若亭的杰作!”

    “凭蓝若亭的谋略,不可能预想不到今后的危,战马之事应该早就让天玉门那边去了齐国筹措,然一直未听说有成果,想必是遇到了困难。两郡之地乃牛有道立足之地,他岂能坐视不理?令狐秋去见了他,我打过利用令狐秋的主意,天玉门一直无果,形势所迫,他又岂能放着令狐秋的大好人脉不用?”

    抬指向地图,“危迫在眉睫,潜隐许久终于出山,西北去向,不是金州,令狐秋亲自陪同。有这一连串线索,就算不能确定,去齐国谋取战马的可能性也极大。除非有我们不知道的意外情况,但可能性极小,他既然有意潜隐,潜隐期间当不会轻易招惹什么麻烦事,所以出山解决其他问题的可能性不大,去齐国谋取战马的可能性最大!”

    霍然回头盯向苏照,沉声道:“你可在前往齐国的路线上预先设伏准备,按我推断,拦下他的可能性很大!”

    “……”苏照哑口无言,承认他说的有理,正因为认可,哪怕知道这表弟聪明,也有点被惊着了,一点看似毫无关系的蛛丝马迹就能判断出牛有道要去哪、要干什么,让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连她都感觉牛有道招惹上这样的对有点可怕!

    她忍不住叹了声,“你呀,操心的太多了,我既然捕获了他的踪迹,自然有办法找到他,不需要你操心这么多,你再这样下去,你的病什么时候才能断根?”

    邵平波笑了笑,“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此獠很危险,他既然出山,就不会没准备,绝没那么容易对付,你务必小心。”

    苏照凝视着他,“平波,俗世有句话,我想送给你!”

    邵平波微笑,“洗耳恭听!”

    苏照面有忧虑神色,一字一句道:“过慧易夭!”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