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五二章 路漫漫
    邵平波怔了下,又笑道:“我不会有事,你留着送给牛有道!”

    苏照摇头:“你和他不一样,他松弛有度,能龟缩修炼这么久不出来就可见一斑。另外,他是修士,气血自己就能调节,百病不侵,身体不是你能比的!”

    伸轻轻摁在了他的心口位置,“记住!想赢,就要好好保重身体,谁先倒下了,那才是真输了,只有人在,才能笑到最后!”

    邵平波也摁在了胸口,压在了她的背,“自己的身体,我比你更珍惜!”

    “那就好!不过我想问你一句,是杀牛有道重要,还是弄战马重要,我是先去解决牛有道,还是先去弄战马?”苏照盯着他问道。

    邵平波沉默,似乎有些两难,问:“两件事情有冲突吗?”

    苏照:“当然,如果杀牛有道更重要,我就亲自去坐镇解决他,若战马的事更重要,我就去齐国坐镇,牛有道的事安排人去处理。”

    邵平波目光闪烁,徐徐道:“当然是战马,战马是目前首要的重中之重,若战马的事出了问题,影响的是整个北州。相对于战马的重要性,牛有道的事情可暂缓,更何况牛有道此行的主要目的也有可能是战马,他暂时应该也无暇顾及我这边,缓一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好!”苏照点头微笑,心中松了口气。

    其实两件事情对她来说,并无什么冲突,她只是试探一下,她真怕这位执念太深,把牛有道看得比整个北州还重要。

    殊不知,在邵平波的心中,已经认定了牛有道才是他北州将来最大的威胁。

    什么燕国,什么韩国,什么大禅山之类的,他其实并未放在眼里,纠缠这些年,怎么应付这几家他已经是驾轻就熟,他能立足北州,事实就已经做出了证明。目前为止,让他接连吃亏,深为忌惮的只有牛有道,而且他心里很清楚牛有道的想法,不会放过他!

    有些事说出来别人未必会信,只有身为棋逢对的双方才能不言而喻,明白对方的心思。

    如果能绝对保证苏照能除掉牛有道,他一定让苏照先去解决掉牛有道,但他不认为苏照能有那么容易得。

    如同他之前对苏照说的,牛有道既然敢出来,就不会没准备。

    他担心苏照和牛有道缠上,虽说苏照背后的组织很强大,可牛有道那人他认为太危险了,绝非易于之辈,一旦被牛有道给缠上了,苏照怕是会有麻烦,苏照一旦出事,搞不好要把他战马的事给搞砸掉。

    斟酌权衡之下,他自然选择更稳妥的方向。

    苏照走了,罩上了黑斗篷,从侧门离开的。

    邵平波只送到了侧门门内,没有送出门外,怕太惹眼。

    目睹苏照领着随从消失后,邵三省凑到了邵平波身边,“大公子,回刺史府吗?”

    邵平波转身而回,领了他回到书房内,目光又落在了地图上,抬指向韩国地面上,“这条水路可能要启用,水路沿途要点能确保没问题吗?”

    邵三省正色道:“大公子放心,该打通收买的都已经秘密派人搞定,已经派人检查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应该?”邵平波霍然回头,沉声道:“不要跟我说什么应该,一旦启用,绝不允许有任何闪失,东西一旦被韩国扣下,韩国不可能还给我们,这条水路也等于暴露了,没了再使用的可能,那对我们来话说,将是重大打击,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是!”邵三省应下,“我再派人去检查。”

    邵平波又回头看向地图,“不但要检查,还要试用一下,安排一批船只走一趟,看看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邵三省:“我这就安排!”

    “细节上一定要小心,这事容不得有任何闪失!”邵平波又回头盯着他,“一趟走下来,哪个地方发现问题,立刻解决哪个地方,务必保证这条水路的畅通,务必保证启用时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明白…”邵三省点头应下,又有些犹豫道:“真要遇上什么问题要解决的话,想要快速解决不让动静扩大,最好能有修士配合,大公子能不能从大禅山派些人给我?”

    “糊涂!”邵平波喝斥一声,“这事我一开始就瞒着大禅山是为什么?大禅山一直向我伸要钱,我一直喊穷,你不是不知道!这事若让大禅山知道了,大禅山必然要弄清楚我想干什么,到时候我还如何隐瞒?”

    “一旦让他们知道我上有大笔的钱财购买战马,你让我怎么解释?倘若大禅山让我把钱交给他们去处理此事,我能拒绝吗?这事只有等到木已成舟,把钱花掉了,才好找理由解释,才能不误事,否则跟这群吸血鬼扯不清楚!”

    “更何况大禅山人多眼杂,这事一旦在大禅山内部传开,谁敢保证不会泄密?这条水路是绝对不能曝光的!”

    “那…”邵三省为难道:“上清宗和牛有道那边的关系不清不楚,也不方便,要不从下面的小门派找几个合适的人?”

    邵平波沉吟道:“还是那句话,此事务必小心小心再小心,底细不清楚的人绝不能让他参与进来。这样吧,宋舒和陈归硕,这两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放心使用,我让他们两个听你调遣。”

    邵三省皱眉,“大公子,若真有问题的话,就他们两个,我怕应付不下来啊!实在不行的话,请苏小姐帮忙吧!”

    邵平波沉吟道:“这事我有考虑,但照姐背后的组织太复杂,连照姐自己都摸不清深浅,帮忙办点事可以,但却要适当保持距离,底牌不能全部交给他们,所以齐国那边事成之前绝不能让他们知道这条水路,照姐那边我也交代过了。”

    “小问题可让宋舒和陈归硕沿途解决,若真按你说的事先的布置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两人应付足矣。若实在是遇上了他们解决不了的,再找个理由另派人去点对点解决。只要不将整条线暴露,拆开成单独事件去处理,在不掌握其他情况的情况下,其他人也不会联想到我们要干什么。”

    “是,大公子放心,我明白该怎么做了。”邵三省点头应下……

    夕阳西下,五骑冲入一座驿站停下,换了马匹后,又冲出驿站,风尘仆仆中继续快马驰骋。

    前方有马车占道冲来,五骑迅速并成一条线,与马车擦身而过,之后又迅速变幻队形,成一排快速推进,面无表情的袁罡就是最中间的一个。

    袁风、牛林、袁火、牛山,四人相随左右。

    袁火喊道:“罡子哥,天马上就要暗下来了,咱们跑了两天没合眼,大家都累了,还是先找个驿站休息吧!”

    从小庙村出来的人都有了改变,换了从前,他不会说出去驿站休息的话,去驿站休息的想法,在小庙村的时候是想都不敢想的。

    袁罡回头看了眼,问:“给你四个时辰休息够不够?”

    袁火嘿嘿道:“够了够了,有四个时辰足够了。”

    袁罡:“那就等天暗到看不见路了再休息,明早天一微微亮就上路,尽量把时间用来赶路。”

    “好!”袁火点头应下,不过多少有些奇怪道:“罡子哥,我们这样赶路,道爷肯定跟不上咱们的,有必要这样火急火燎地赶吗?”

    袁罡:“我对其他乱七八糟的人不放心,我们必须尽快先赶到目的地,抢出足够的时间将目的地的情况做出了解和排查,以备道爷不时之需,也好为后面赶到的弟兄打前站做安排,否则乱糟糟集中在一个陌生地方肯定要出事。”

    听他这么一说,四人神情一肃,立刻都没了意见。

    牛林也开始指责袁火,“看你那怂样,这样就嫌累了?咱们一路骑马,一路有吃有喝,你再想想其他弟兄,缺钱少粮,他们的条件想在指定时间赶到目的地去,那是要拼命的!”

    牛山道:“他们这样跑一趟,的确是要遭大罪!”

    袁罡左右回头看了看,沉声道:“虽然残酷,但这仅仅是一次拉练,让他们放开脚发挥,一路上的各种磨难就是对他们最好的锻炼,也是他们自己能获得的宝贵财富!有这一路的经验,再加上教他们的本事,抵达了目的地就能直接上执行任务。”

    “对他们每个人来说,这也是一次见心见性的过程!看到了结果,了解了过程,也是我们对他们的一个了解,将来才知道他们适合干什么,便于将来实战的任务分配!”

    “一年多的高强度训练,教了他们不少的本事,只要不出大的意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若是学了那么多东西却连赶个路都应付不下来,那还是趁早淘汰出去的好,免得将来丢掉性命!若是有人怕苦怕累,意志不够坚定,而半路放弃的,那也趁早给我淘汰出局,我们这个集体里面,容不下这种人!”

    四人再次神情一肃,齐声道:“是!”

    马蹄隆隆声中,前方起伏山峦出现,道路明显直插入山中,袁罡喝道:“前面什么地形?”

    袁风迅速出声道:“地名,大满山!地图上显示,官道在其中的路程长约十五里。地形复杂,有狭长地带,便于设伏!”

    袁罡挥操了斩马刀,大刀斜提在,两脚跟连敲马腹,加速冲在了最前面。

    左右四人迅速操了精钢打造的连环弩在,紧急将弩箭上弦,同时变幻阵型,成雁阵,左右高度戒备,跟在袁罡后面冲进了山林中。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