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五三章 有人要对牛有道下手
    林木中稍有异常动静,嗖一声,袁火中弩响,躲在道路一侧山坡林木后面的一只山鸡应声扑棱了出来,又落地。

    几道目光扫了下,一行未做任何迟滞停留。

    袁罡在前开路,四人警惕左右,马蹄声一路激烈向山林深处。

    四人中所用弩箭是袁罡设计的,可组装,也可分拆携带,组装部件是找公孙铁牛打造的。

    本来这事,公孙铁牛没当回事,交给了自己的弟子来完成,谁知他的弟子竟然无法完成,确切地说是达不到袁罡的要求,原因是袁罡的要求太高。

    袁罡很清楚自己训练的这部分人是什么性质的人,有时候武器方面便于携带和便于隐藏的条件是非常有必要的,有时候进出某地的时候,甚至要让人看不出是武器。否则背着明晃晃的武器到处跑,很有可能连有些城池都进不去。

    所以他需要的弩箭要随时能分拆,以便于携带和隐藏,还要求在弓弩受损的情况下能随时与其它弓弩更换配件,这就等于所有弓弩的组件大小要基本一致。

    对工打造的铁匠来说,这个要求太高了,打造出来的组件被袁罡给反复否定了,最后是公孙铁牛亲自出,凭着极为高超的艺,才达到了袁罡的要求。

    公孙铁牛本以为袁罡是在故意找茬,脾气上来了,让袁罡滚,袁罡还是找了蒙山鸣出面,才说服了公孙铁牛出。

    但打造的速度却快不了,其他人不行,靠公孙铁牛一个人,情况可想而知。

    一年多的时间,公孙铁牛才为袁罡打造出了几十付弩箭的组件,至今无法满足袁罡装备两三百人的需求。

    本来袁罡还想弄出一些枪来,不是现在的这种枪,而是他前世熟悉使用的枪。

    结果连打造规格一致的弩箭都成问题,对打造他想要的枪就更不抱指望了。

    凭着他对枪支构造的熟悉程度,结合公孙铁牛的锻造技艺,做出一支枪支应该没问题,可子弹的问题就大了。弹头的规格精度要求更高,若是弄出个大小不一致来,发射时弄出个炸膛来搞不好没杀到别人反倒把自己给杀了。而子弹底火方面的构造则越发精密,他就更不抱指望了,开两枪有一枪打不响的话,关键时刻是要命的事情,那还不如提把菜刀省心。

    他当然知道问题出在哪,可他对工业制造方面的事情并不擅长,道爷在工业制造方面也不擅长,虽然知道从哪下,但要解决的话,需要他花很长时间去研究。

    所以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暂时只能是放弃。

    至于战马方面的骑乘训练,袁罡又是找了蒙山鸣来指点。

    他前世是会骑马,但技术远达不到马背征战厮杀的地步,技巧方面远比不上这个时代的骑兵。他深知在这个时代会驾驭战马的重要性,不会驾驭汽车、飞、坦克没关系,驾驭战马一定要娴熟,所以又找到了蒙山鸣来指点。

    一个能练出威震天下的英扬武烈卫的人,对训练骑兵肯定是有一套的,事实也证明没有错,蒙山鸣给了他极大的帮助,令他大开眼界,补足了他所欠缺的短板。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每天都过的很充实,也就是他所谓的做有意义的事,像牛有道那样老是把自己一个人闷在屋里盘膝打坐的事,对他的观念来说,难以习惯!

    十几里山林地带,五骑很快冲出,解除警戒,在夕阳下继续隆隆前行……

    暮色下的驿站,牛有道一行进入,跳下坐骑,马匹自有人去打理。

    一行入驻歇下,洗漱完毕,结拜兄弟两个坐在了一起吃喝。

    “唉,老弟呀,在你那吃喝了几天,再吃这些东西,是人吃的吗?”放下酒杯的令狐秋愁眉苦脸。

    牛有道:“还行,是兄长太讲究了。”

    令狐秋翻了个白眼,“我讲究?你那边的吃喝条件究竟是谁讲究?估计全天下找不出第二个你这么讲究的!要不,你把那烹饪艺教给红袖、红拂?”

    牛有道:“不是我不想教,兄长在我那也看到了,厨房那些地方的招牌是‘南山寺’,那都是南山寺的绝学,不轻易外传,压根就不让人进去观摩,我也不好坏人家的规矩,要人家干活,得尊重人家是不是?”

    一顿红烧肉和邵平波奇遇后,他外出再也不乱显摆了,何况答应了圆方的,不再乱传给其他人。至于袁罡教那些小子,他管不到,圆方就更管不到袁罡了,袁罡能听圆方的才怪了,面对袁罡,圆方也只有在一旁哀怨的份。

    令狐秋摸着下巴啧啧道:“一群寺庙里的和尚居然有这艺,老弟运气还真好!”

    牛有道呵呵道:“那是,不然我也没必要将一群和尚给一窝带走!”

    令狐秋想想也是,也只能是摇头羡慕,“这是一条大大的财路啊!”

    牛有道笑而不语,他可不认为是什么财路,因为他清楚里面的情况,不是什么技术含量很高的东西,做出的食物又不能长久保存,难以长途输送,想当做财路就必须到处开设场馆,一旦摊子铺开,根本无法保密,迟早要扩散开来。

    像酿酒这种,酒酿出可长久保存,只要控制源头输出便可,还能当做财路玩玩。而烹饪当财路不太现实,若是商朝宗能一统天下,能管控整个天下的时候,倒有可能当做财路来经营,现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的天下,许多百姓连温饱都成问题,只求填饱肚子,他不认为现在把这些艺扩散出去有什么意义,只能是让那些富贵人家多一样享受而已,每多一样满足富贵人家欲望的东西,带给普通百姓的都是灾难。

    就譬如酿酒,普通百姓一口都喝不起,满足了权贵的口腹之欲,却浪费了大量的粮食,对那些温饱困难的百姓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这个时代搞出这种酿酒方式来,是造孽!

    所以有些东西暂时还是留在上物以稀为贵的好,有样能拿出的东西,拿来待客让客人高兴满意也挺好的。

    “听说老弟的师傅是上清宗的东郭浩然?”令狐秋忽提着筷子问了声。

    牛有道微笑:“算是吧。”

    令狐秋:“什么叫算是?我和令师有过一面之缘,也认识,挺不错的人,就这么让你瞧不上?”

    牛有道:“兄长误会了,他虽然收我为徒,却未传艺。我到上清宗后,因上清宗内部的争权夺利,把我软禁了数年年,数年连门都不让出,所谓的修炼也是扔了本书让我自学,还屡屡对我下毒,差点把我谋害,所以我对上清宗谈不上有什么好感。”

    他不希望外人认为他和上清宗的关系有多深,对任何人都撇清关系。

    令狐秋讶异道:“东郭浩然既然收你为徒,为何不传艺,莫非出了什么意外?”

    牛有道摇头:“不愉快的事情,不提也罢。”

    见他不愿多说,略作试探的令狐秋也就没多问,知道交情不深,现在不宜深究详情,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及时打住了这个话题,岔开话题道:“这驿站歇过之后,再动身可就出了金州。老弟弄战马回来的话,怕是要经过金州,金州虽与商朝宗结盟,可若是有大量战马经过,保不准难忍觊觎之心会扣留,你就不顺道疏通疏通?”

    牛有道:“若真如此,那这一路疏通的地方多了去,疏通的事交给天玉门他们去打理吧,我能在齐国努力已算不错,其他的地方不是我该操心的,我也操心不过来。”

    其实只要能弄到战马,他压根就没打算走陆路,两郡之地靠海,这么有利的条件不走海路脑子有病还差不多。听费长流等人说,天玉门那边其实也早就是这个意思,只要能弄到战马就走海路运输,奈何没办法将战马搞出齐国国境……

    明月当空,一只金翅俯冲而下,遁入了驿站的一间窗口内。

    红拂伸接了金翅,从金翅脚筒内取出一封密信,转交给了红袖,自己则安置金翅去了。

    红袖打开密信译读出其中内容后,走到灯火前,将密信给烧为灰烬,旋即走到榻旁,对盘膝打坐的令狐秋低声道:“先生,我们被‘晓月阁’的人盯上了。”

    令狐秋缓缓收功,睁眼看着她,似有疑惑,“晓月阁的人盯我?”

    红袖:“确切地说,是在盯牛有道,有人要对牛有道下!”

    令狐秋皱眉:“是谁的意思?”

    红袖:“没谁的意思,有人擅自做主,那个人跟你打过交道,就是那个叫苏照的女人,上次主动结交你的那个青楼老板娘。”

    令狐秋狐疑道:“她怎么会跟牛有道过不去?那女人也是晓月阁的人吗?”

    红袖:“怕是了,否则怎么可能动用晓月阁的人,在晓月阁内可能还有些身份地位,具体是什么身份密信中没透露。”

    令狐秋呵呵冷笑一声:“搞什么鬼?立刻传讯,让人制止她!”

    红袖摇头:“不好制止,容易让人怀疑你身份。上面的意思是,只要你不离开牛有道身边,她就不敢乱来,警告过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