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五五章 无边阁
    很简单的色调,很荒凉的地方,却让一群自信能在天地间纵横的修士们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几人相视一眼,微微点头,旋即纷纷纵身跳跃而出。

    风在耳边呼啸,一群人从山巅集群滑翔而出,在天地间犹如飞蚁,落在一座沙丘上,又再次起身飞掠而出。

    一群人在浩瀚沙海中不断起起落落,迅速遁往沙漠深处。

    两个时辰后,令狐秋抬示意了一下,“不急,都休息一下,恢复一下法力,不要让法力消耗的太厉害,否则遇上麻烦怕是难以应对。”

    能如此贴心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很清楚,有人盯上了牛有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里也就他和两名侍女是金丹修为,牛有道这边全部是筑基期的修为。

    令狐秋取了羊皮水壶在,示意两名侍女保持戒备,自己打开壶塞慢慢喝水。

    牛有道等人也都陆续摸出了水壶喝水,同时环顾四周。

    除了蓝天、白云和沙丘,四周什么都看不到了,四处空旷、空寂,偶有一阵风来,让沙丘上的沙粒翻滚滑落。

    “你们来过无边阁吗?”放下水壶的牛有道问黑牡丹和段虎。

    两人点头,黑牡丹道:“我们结伴来过三次。”

    牛有道微微颔首。

    几人随后都陆续盘腿坐在了滚烫的沙地上,摸出灵元丹服下,调息恢复。

    令狐秋也同样如此,红袖、红拂在众人左右警惕四周。

    约莫半个时辰后,一阵异常动静传来,盘膝打坐的众人纷纷睁开了双眼,一起偏头看向了一侧不远处的沙丘上,只见五只体型巨大的土黄色蝎子在沙丘之上摇头摆尾。

    这东西牛有道在《上清拾遗录》上见过描述,名为沙蝎,可谓是生活在这片沙漠中的怪物,在沙漠中来去如风,爬行速度飞快,甲壳坚硬,尾部毒刺有剧毒,见血封喉,攻击力很强悍,有个弱点,怕水!

    据说沙蝎的坚硬外壳一旦遇水,立马会软化,所以惧怕水。

    尽管见过描述,但还是头回见到这种体大如牛犊的蝎子,浑身上下除了眼睛是灰白色,其他部位和沙漠颜色浑然一体,这要是躲在沙漠中藏身的话,不容易看出来。

    据说更大的沙蝎就算不算尾巴的长度,体长能达一丈有余。

    五只沙蝎剧烈摇晃了一下尾巴,如同发出了攻击信号,唰唰声中从沙丘上滑了下来。

    没错,不是爬下来,而是借助腹部特殊的构造,如滑板一般嗖一下就滑了下来,肢腿还能当加速的划杆,因此速度飞快。

    更可怕的是,腹部贴地能滑行,腹部离地能弹跳,肢腿一弹,就蹿上了沙丘扑来。

    红袖、红拂掌连翻,迅速劈出一记记隔空掌力,将扑来的沙蝎给震飞了出去。

    五只沙蝎根本无法靠近这边沙丘,却死不悔改,反反复复地往上冲。

    牛有道伸抓住了剑柄。

    注意到的令狐秋赶紧伸做了个阻止的势,道:“不是杀不了它们,而是这些怪物早已适应了沙漠中的环境,为了在恶劣环境中获取食物,天生嗅觉灵敏,一旦闻到血腥味,方圆百里内的沙蝎都有可能赶来。这玩意遍布于这片沙漠,少量还好对付,一旦从四面八方密密麻麻赶来,无异于陷入大军之中,杀不完的,越杀越多,一不小心还有可能中招,到时咱们就只有逃的份。所以只能将其击退,不能打杀,等它们吃不消了自然会退开。”

    这方面牛有道知道,在《上清拾遗录》中看到过描述,拿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听说这片沙漠下有一座古城?”牛有道问了声。

    令狐秋颔首:“是有这么个说法,据传很久以前,这里还是一片水草丰茂之地,后来天地异变,黄沙将此地给掩埋了,那座古城也葬身在其中。偶有人会因为意外遇见那古城,不过就算遇见了也没什么意义。”

    仿佛是为了印证令狐秋所言,五只沙蝎的确被打的吃不消了,见始终奈何不了这边,最终灰溜溜调头而去,快速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

    众人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令狐秋起身,换了红袖、红拂调息恢复。

    令狐秋负眺望远方,偶尔能见远处有来往飞掠人影,不用说,肯定都是来往无边阁的修士。

    一行再次启程动身,中途休息了这一次就够了,之后直接抵达了无边阁。

    沙漠中突兀矗立的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山,山顶有一座座大大小小的湖泊,宛若一只盘里盛着的一颗颗大大小小的明珠,倒映着蓝天白云,令人心旷神怡。

    此地几乎无雨,又干旱,但这山上湖泊的水位却是终年保持,从未下降过,颇为神奇。

    令狐秋这样说着,牛有道却清楚其中原理,并不觉得有什么神奇。

    自从这里被修士发现后,湖中竖立的大大小小奇峰怪石被进行了改造,开凿成了一座座亭台楼阁和洞府,成了各门各派的商铺。

    湖上到处是高高低低、起起落落的石桥,连接各处,不熟悉的人来此,不迷路都是怪事。

    也因此,此地不许打斗,一旦发现,必将严惩。有此规矩也能理解,修士一旦打起来,一些桥梁怕是经不住修士的折腾。

    湖中峰顶最高之处,雕梁飞檐最为精美之地,能遍览大漠雄浑,正是无边阁。

    无边阁下方有客栈,名为天湖客栈!

    牛有道一行自然是要入驻天湖客栈,黑牡丹等人也习惯了,道爷这人有好的选择不会拿差的来将就自己。

    行走在交错石桥上时,忽见水面暗波翻涌,牛有道驻足凝目观望,隐见水下有巨大黑影翻动。

    在旁跟着停步的令狐秋笑道:“无边阁阁主的宠物,天湖里的蛟龙,据说只要缘合适,便能进化成传说中的真龙。这也算是无边阁的一道景吧,每当夜晚明月当空时,常能听到龙吟,不过甚少有人能见到它们的真面目!”

    牛有道微微点头,这个他也在《上清拾遗录》里记载的见闻中看到过。

    说是此地原本是一潭死水一般,那时无边阁还不存在,来往修士皆在此补给用水,后来水里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冒出了两条蛟龙,也不知哪来的,传说是地心钻出来的,一公一母,兴风作浪,令不少修士死伤。

    后九大至尊之一的蓝道临闻讯驾到,将这两条蛟龙给降服了,之后蓝道临将此地划为己有,在此创建了无边阁,而无边阁阁主正是蓝道临的儿子蓝明!

    后来这天湖之内又出现了一条小蛟龙,大家估计应该是那一公一母蛟龙交配后所生。

    传说中的蛟龙,牛有道自然想一睹此物的真面目,奈何只隐约见到水下有黑影翻过,站立静候许久也未等到再现身,连大概轮廓都未看清,不免有些遗憾。

    天湖客栈内入住下来后,牛有道推开窗,所在位置略高过外面大多的商铺。

    看了看外界石桥上的人来人往,又盯着下方碧波深潭凝视了一阵,回头对黑牡丹道:“三派的商铺,你去认认门路,万一有事,也好及时联系沟通。”

    黑牡丹正在屋内查看,定客房的时候,她自作主张,和牛有道要了一间,可以说是住一起了。

    她无所谓,牛有道也不在乎外人怎么看。

    “是!”黑牡丹应了声,转身离开了。

    段虎很快进来,接了黑牡丹的,将房间的每个地方都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炭炉煮茶。

    黑牡丹再回来时,带了三派的商铺掌柜来见牛有道。

    双方谈了好一阵,牛有道问了不少的问题,主要是有关无边阁这边的情况。

    来了此地,免不了走走看看、开开眼界,令狐秋一直陪同。

    一行逛到好晚才回到各自的房间,牛有道刚在窗前端了盏茶坐下赏月,一只金翅从夜空中掠来,直接钻入了窗内。

    黑牡丹伸接了金翅,取出脚筒里的密信,找了笔墨纸砚,将密信中的内容译写了出来,走到窗前奉上,“道爷,北州消息。”

    牛有道回头看来,接了密信查看。

    他一看便知是陈归硕发来的消息,信中内容却令他皱眉,有点看不懂什么意思,陈归硕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反正是突然被邵平波调去了办事,太过突然,一时间和北州那边接头的人断了联系,又不好假别人的代为转达,直到回了北州府城才将消息给传出。

    “韩国地图!”牛有道放下茶盏起身了。

    黑牡丹立刻从包裹里找出了他要的地图,在桌上摊开了。

    牛有道盯着地图看了阵,又要了炭笔在,对比着密信中的内容,找到了陈归硕所说的水路,将各地段的水路区段给标示连接了起来。

    光说地名的话,韩国那么多地名,那么多河流,鬼搞得清是怎么回事,标示出来后,一切就显得清晰明了多了。

    “北州通出海口…出海口通北州…”指在路线上比划了两次,牛有道若有所思,嘴角渐渐翘起,露出一抹诡笑,嘀咕了一声:“战马!”

    黑牡丹试着问道:“北州要从海路运送战马?”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