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七十六章 百口莫辩
    法舟上。

    星入绿窗,照影玉阁。

    粼粼然的光像流波清浪,悄然无息地穿梭在虹桥之下。

    徘徊左右,如归鸟入林,有造化之姿态。

    沈天辰坐在室中,天门上一珠映照,晕晕的光彩垂下,似是未来星劫,重重断裂。

    好一会,沈天辰从冥想中醒来,用手一点,星珠入自己眉心,花纹精致而复杂,宛若竖瞳。

    沈天辰掐指一算,发现自己已经闭关数年,他笑了笑,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眉心,微微凸起的星珠传来温润的气机。

    自进入青玉宝界之后,自己的修为大幅度提升,星辰之道的神通更是突飞猛进,都是得益于自己这投怀的法宝啊。

    要不是当日入界中的变故,星珠完全可以当做杀手锏,让自己在宗门中扶摇直上的。

    陈岩身在星珠中,神意扭曲过沈天辰的记忆后,就缓缓收回,现在没人能够看出蛛丝马迹,非常稳妥。

    “真仙之下皆蝼蚁。”

    陈岩越发明白此话语,沈天辰明明一个元神真人,可是在自己的手脚下,连以往的记忆经历都随意篡改,自己却当真实一样,想一想,都是头皮发麻。

    “且等我以后再给此小辈少许补偿。”

    陈岩在星珠之中,晕晕的光彩迷离,他只是一具分身,无法撞开天地胎膜离开,以后还得接无极星宫的幌子通过界空之门出青玉宝界。

    这个时候,沈天辰听到外面杂乱的声音,眉头皱了皱,展袖起身,推门出去,发现范常法和自家师妹都在船头,眺望天穹。

    “沈师兄终于出来了啊。”

    少女换了一身鹅黄长裙,流苏垂地,大眼睛有点俏皮,道,“沈师兄自从入界后就不出门,把其他都推给我和范师兄,自己可是逍遥自在了。”

    范常法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落在沈天辰上,微微一惊,这才几年的光景,自己这个师弟身上的气息晦涩了不少啊。

    沈天辰修为大进,心情很好,对于少女的调侃笑着道,“是我不对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歇一歇,我来主持。”

    少女听了,白了沈天辰一眼,有点小妩媚,嘟囔着道,“在青玉宝界中的事情都办完了,师兄还主持什么呀。”

    沈天辰微微一愕,然后看了看左右,道,“任务完成,我们还待在青玉宝界干什么?”

    青玉宝界在附近的界空中算是大界,灵机丰盈,仙道繁荣。可是在无极星宫这样大势力弟子的眼中,简直就是乡下僻壤。

    要是没事,他们真不想多待。

    范常法敛去面上的笑容,神情变得严肃,道,“青玉宝界出了大事,现在三位真仙全部去了界关外,界空之门暂时关闭,严禁进出,我们可能要滞留一段时间了。”

    “还有这样的事情。”

    沈天辰皱起眉头,看向界空之门,耀眼的光华升腾,像是孔雀开屏,又像是蜘蛛结网,交错左右,严严实实。

    这样的声势,真的非常少见啊。

    “都等一等吧。”

    范常法也没有办法,即使无极星宫的牌子再硬,但在整个界空的大局之下,也得老老实实的,免得惹麻烦。

    众人都静下来,在舟头上,吹着山间送过来的竹风,有一种飒飒的凉意。

    陈岩的化身隐在无量星劫宝灵珠中,抬头看向界空之门,耳中却听着无极星宫众弟子的话语,他们行走诸天,来来往往,倒是消息灵通。

    “三十三天,群仙大会,”

    陈岩静静听着,天水界的事情了结之后,他也可以出去走一走,见识下真正诸天万界的风光。

    界关外。

    女仙素心踩着莲座,青丝垂到身前,用铜环束起,美眸晶莹,泛着冷意。

    现在的局面,要是转身离开,和青玉宝界结下的仇真的是不死不休,以后因果牵扯,会让观天阁都卷起来。

    可要是不走,青玉宝界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一旦出来,不听他们两人的解释的话,就是一场大战。

    真真是,进退维谷,左右两难。

    陈岩神意横浸在时空中,高出一筹,注视着两人,随时准备动作。

    正在此时,青玉宝界的界空之门猛然间绽放出无量祥光,仙乐声声,异象馥馥,三道宏大煊赫的力量倏尔出现,青翼垂天,撼动时空。

    “来了。”

    素心见到仙光,心中一沉,抬目看去,三位真仙,一个是打过交道的长乐翁,长眉高额,大耳如珠,身披流云仙衣,一个男人女相,面如桃花,俊美非常,一个是女仙,细花白裙罩身,俏生生而立。

    三位真仙一出现,目光就投了过来,杀意宛若实质。

    毫不掩饰,要除之后快。

    长乐翁上前一步,用手一指杜青牛和素心,眼睛都红了,断喝道,“尔等贼子,胆敢害我师弟,祸乱我们青玉宝界,到底是何等居心?还不快快上前受死!”

    声音若雷霆,轰然炸响。

    一声声,一句句,带着杀伐之音,钟鼓齐鸣。

    青玉宝界的两位真仙同时抬起头,目光森然,跃跃欲试,虽然没人愿意和同境界的真仙动手,但事到临头不得不做就要先下手为强。

    杜青牛可受不了这样咄咄逼人的架势,加上他现在找不到背后居心叵测之人心中正闷,闻听此言,立刻眉头挑了起来,道,“要不是你师弟不同意本大圣入界,又怎么会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针锋相对,毫不退让!

    “哈哈,”

    长乐翁怒极而笑,眸光却是冰冷无情,道,“好一个强词夺理的大妖,今天定要将你诛杀于三尺法剑之下,让你在劫难逃!”

    “老儿,”

    杜青牛大妖的性子,哪里让人,咬牙一笑,面容狰狞,不屑地道,“就凭你?”

    “杜道友,”

    素心真是心急火燎,她连忙拦住杜青牛,示意他不要再说,然后面向青玉宝界的三人,深吸一口气,道,“这是一个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

    长乐翁冷冷笑着,身上的杀机越来越盛。

    “道友,”

    素心尽量放缓语气,将经过讲了一遍,道,“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让事情才像灾难方向发展。”

    长乐翁是半点不信,反问道,“你是说有人隐在后面将我们一众真仙玩弄于鼓掌间?”

    素心也觉得难以接受,不过事实如此,只能点头,道,“是。”

    “那这位道友,”

    长乐翁踏前一步,长长的大眉挑起,浓浓的像毛笔一样,大声道,“既然如此,那幕后之人出手袭击我师弟,就和你们有了因果,你们可找出了此人是谁?”

    素心哑口无言,对方说的有道理,可是奇怪的是,他们两人真找不到。

    “哈哈,”

    长乐翁目中满是讥讽,道,“找不到?难道对方是天仙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