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七十九章 招来雷霆九霄怒 青牛变化显神通
    杜青牛大喝一声,身子一摇,化出妖圣真身。

    仔细看去,青年踏天,铜头铁身,声若霹雳雷霆。

    两只牛角如同山岳一样,锋锐刺空,自头上一直延绵到尾巴,足有千丈长短。

    上面是日月沉浮,星辰陨落,哼哈二气盘旋,妖云滚滚。

    下一刻,

    诸天元胎万衍真音雷已经降临,团团簇簇的雷光电弧,源源不断,打在弥天极地的妖圣真身上,爆炸出难以想象的余光。

    噼里啪啦,

    雷霆携带着煌煌天威,不停地打在牛身上,把杜青牛打的嗷嗷直叫。

    不得不讲,妖族大圣在演算天机,趋利避害上比玄门真仙差一筹,但妖族真身的强横,可是远远超乎真仙之体,杜青牛被雷霆打的皮开肉绽,但很快恢复。

    陈岩见此,不慌不忙,掐了个道诀,诸天元胎万衍真音雷再次生成,仙国一线,郁郁雷云之中,有雷霆真灵显化,鸟头人身,生有肉翼,手持神器,来回游弋。

    真灵一显,法中有神,神通的威能再次提升。

    方圆三千里,化为雷霆世界,煌煌天威激荡,弥漫四下。

    杜青牛咬着牙硬撑,身上力量升腾,不断修复妖身,和雷霆的毁灭之力对抗。

    在他的眼中,周围的时空扭曲,化为蛛网一样存在,到处都是要爆炸的节点,很显然,对面的对手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明。

    真仙二重的力量,足以插手未来,风雨不透。

    这样的局面下,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够硬拼。

    “看谁支持的久。”

    杜青牛咬牙发狠,他可是见多识广,知道这样力量贯通过去未来,凝固时空,固然是无往不利,能够压制自己无法遁走,但毫无疑问的是,神意消耗的厉害。

    每一个刹那,消耗都非常惊人。

    只要自己坚持地够久,别看现在是落入下风,到时候肯定可以转败为胜。

    陈岩看在眼中,对杜青牛的打算一清二楚,他轻轻一笑,仙国自莫名之地进入现世,

    仙国之中,黑水滔滔,横无涯岸。

    只有大鲲驮仙岛缓缓而行,身后是细细密密的光影,像是万千的星辰在其中沉浮。

    澎湃不可匹敌的元气落下,和五劫升天门呼应,然后转化为雷霆,源源不断地击打大有千丈的青牛妖王,不仅没有停歇,反而越来越快,越来越密集。

    雷霆之中,显出雷霆化神,手持法宝,凌空打去。

    杜青牛咬牙硬抗,最开始,借助其坚不可摧的天牛夔真身,再加上元气补充,还可以坚持,但随着攻击越来越猛,元气的修补跟不上破坏的痕迹,这一下子就出了纰漏。

    又过了一会,杜青牛暴怒连连,庞大无匹的身上出现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已经露出骨头,呈现淡金色,描摹花纹,有一种难言的神秘。

    “这个陈岩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神意和元气。”

    杜青牛真的震惊了,攻击不停,雷霆炸响,让他几乎要喘不上气来,实在太可怕。

    “可恨,可恨啊。”

    这个时候,杜青牛不由得在心里咒骂起青玉宝界的真仙来,要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金项圈天罗妙法金刚镯用过两次,何必这样挨打无法还击?

    要知道,天罗妙法金刚镯的威能超乎想象,真仙三重之下,无异宝护身者,都要中招。

    虽然只是束缚,擒拿,但关键时刻正好可以用来困敌救命。

    陈岩不知道杜青牛的打算,但看着眼前身若山岳,头似丘陵般的庞大青牛立于空中,只能够垂下自己的犄角护住身子,就明白自己完全掌握主动,胜券在握。

    只要小心别阴沟翻船,这一局已经是稳稳拿下。

    “斩。”

    陈岩看着杜青牛在负隅顽抗,想了想,不生不灭无形剑自背后跃出,带出一道霜白之光,倏尔一刺,进入时空长河之中,逆流而上,斩向这个妖族大圣的过往。

    剑到,风起,因果连。

    以前过往中原本沉寂的因果纠缠在这一刹那被剑光引动,蠢蠢欲动,一种难言的因果力量出现,左右交织,如同蛇盘,甫一出现,就是沉甸甸的。

    就好像,杜青牛身上凭空出现了一件厚厚的铠甲,束缚住自身,怎么活动,怎么不得劲,怎么不如意。

    “啊,”

    杜青牛力量蛮横,天赋异禀,可是在境界和陈岩不是一个等级的,因果一起,心乱如麻,本来就跟不上的元气修复慢了半拍,身上的血窟窿越来越大。

    又是一剑斩来,轻飘飘,似羚羊挂角。

    过去中的因果浮现,浓郁如黑云,像锁链,不停地延伸,越来越重。

    只是一羽加身,在斗法之中,就是高下立判。

    杜青牛半个身子被雷霆炸裂,样子要多么凄惨就有多么凄惨,吼声连连。

    “镇压。”

    杜青牛目中满是不舍,但情况紧急,不得不用,张口吐出一道符箓,长有三尺,篆文龙蛇,大放光明。

    符箓展开,显出一位道人的影子,头戴法冠,身披仙衣,面容平静,高居于十八叶的法莲上,头顶上有一只孔雀探头探脑,似乎在偷听**。

    字字有音,音音有神,斩去过去,不见因果。

    符箓出现之后,原本厚厚如同棉衣般的感觉顿时不见,连刚才的心乱如麻也一块消失,可是杜青牛没有半点的喜色,心疼地要命。

    这符箓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用来斩断过去因果,晋升第二重天的,只是因为几种材料没收集全才没有动用。

    现在在斗法中使用了,是真正的杀鸡用牛刀啊。

    “嗯?”

    陈岩看着半空中大放光明的符箓,其中传出无形的波动,让时空的秩序发生扭曲,杜青牛的过去变得空白一片,难以追寻。

    这样的手段,非同凡响。

    陈岩第一次感觉到面对大势力之辈的难缠,不提神通道术,修为境界,身上的各种法宝符箓层出不穷,气运惊人,像是深不见底一样。

    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翻转。

    当然,玄元上景天的真仙面对陈岩的时候,这种感觉会比现在陈岩的感觉强烈十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