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八十章 万事俱备欠东风
    崇明大观界。

    正是傍晚时分,夕光照入洞府。

    曲径之上,绿萝挂枝,云石上下,晶莹如洗。

    大片大片的竹色倾斜下来,掩不住请清脆脆的鹤唳,有大猿蹲在崖前,萧声相合。

    再仔细看,金虹贯空,赤霞氤氲,绵绵的祥云之中,显出莲花宝座,依次落在水中,浩大煊赫的气机弥漫,是真仙的气场。

    延庆观观主李扶南坐在中央,手摇拂尘,面上带着轻轻的笑容,道,“据孙道友传来的消息,天水界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待在界中,守护界空之门。”

    金翼仙头戴金阳冠,身披法衣,上面描摹晴空树喜,彩凤栖梧桐之相,慢条斯理地接口道,“天水界虽然战绩不俗,但到底只有四人,只要我们大势碾压,他们除了坐以待毙,也没别的办法。”

    有一个女仙,一身蓝衣,手挎花篮,容颜精致,附和道,“正是这样。”

    “等青玉宝界的道友到了,我们就出发。”

    李扶南说完之后,闭上眼养神。

    洞府中安静下来。

    虬松依依,花幽叶静。

    只有一汪活水,过石无声。

    半个时辰后,蓦地传来一声轻鸣,一只青鸟展翅而来,长翼嘴尖,颜色鲜亮,看上去颇为神骏。

    青鸟口中叼着金信,泛着光彩。

    “来了。”

    李扶南呵呵一笑,抬手取下飞信,展开一看,面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下来,半响无语。

    金翼仙看出不对,眉头皱起,放下掌中的玉如意,缓声问道,“李观主,可是青玉宝界的道友有事?”

    其他人同样将目光投过来,真仙是震慑性的力量,多一个和少一个,其中的差距谁都能够看出来。

    李扶南放下符信,沉吟少许,才组织语言开口道,“青玉宝界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有妖族大圣叩关,兴风作浪,虚天宗的周北玄道友重伤,遁入仙国中沉睡,其他三位道友正在处理安排界中事务,恐怕一时抽不出身来。”

    众仙听完之后,面面相觑,都是沉默不言。

    谁也没有想到,承平日久的青玉宝界居然会有妖族大圣来犯,看周北玄的伤势,在仙国中沉睡尚未醒来,肯定是非常之重。

    这样的局面,肯定会在整个界空引起连锁反应,青玉宝界的真仙一时抽不出人手,情理之中。

    只是如此一来就打乱了他们原本的计划了!

    下一本该怎么办?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不定主意。

    李扶南从云榻上起身,来回走动。

    衣袂带风,飒飒有音。

    天光云影,竹色松青,交匝在周围,显得有一种压抑。

    有三分像在座众人的心情。

    好大一会,李扶南有了决断,转过身,面向众人,声音铿锵,有金石之鸣,道,“我们不能够再拖下去了,立刻出发。”

    “只要我们在场众人齐心合力,就能够踏平天水界!”

    踏平天水界。

    半天后,宏大煊赫的仙光自界中升腾而起,向界空之门投去。

    且说虚空星海之中,陈岩脚踏幽幽深深的太冥真水,弥漫四下,充塞时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无处不在。

    团团簇簇的雷霆连绵不断的炸响,蕴含煌煌天威,毁灭的力量铺天盖地。

    杜青牛已经抵挡不住,身上血肉模糊,一个个的大口子看上去非常吓人,原本像是铁塔般的牛犄角上都出现裂纹,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啊,”

    杜青牛怒吼连连,牛眼血红。

    对面之人,分明是一手切入未来,斩去遁走之意,一手剑光斩尽过去,牵扯因果,还要催动雷霆神通,一心三用,神意元气消耗的惊人,可是两人拼起消耗,居然是自己先支持不住了。

    这还有没有天理?

    这个万里迢迢来到玄元上景天来追杀陈岩的妖族大圣悲愤欲绝,痛恨到极点。

    陈岩仰头看天,虚空上仙国覆盖五千里,浩浩荡荡,澎湃的元气在大鲲的调和下,化为精纯的仙灵之气让自己的雷霆神通愈发凌厉。

    他的神意横空,附在周围,感应未来之意,步步逼近。

    杜青牛的动作,挣扎,反抗,反映到未来,就是一种种的变化,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的变化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未来的选择少,就是穷途末路。

    陈岩知道,杜青牛已经没了可以威胁自己的手段了,于是彻底放下心来,各种手段齐出,攻击凌厉到极点。

    “今日在劫难逃。”

    杜青牛心中有了预感,冥冥之中,劫难临近,让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他作为妖族大圣,从来不缺乏当机立断的决心,猛地大吼一声,本来庞大无匹的牛身开始枯萎,里面积蓄的精血元气不断地注入到连头到尾的牛犄角里。

    下一刻,

    杜青牛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张空空如也的牛皮,还有一对刺裂天穹的狰狞牛角。

    牛角之上,吞噬了妖族大圣全部的力量,上面晕开层层叠叠的涟漪毫光,何止百万的篆文在吟唱,像是利刃一样,撕裂所有。

    刺啦,

    牛角一起,毛森森,寒气刺骨,这一刹那,整个时空变得脆弱无比,像是纸糊的一般,被轻轻撕裂,光耀耀的血光扑面。

    妖族大圣愤怒之下,燃血一击,惊天动地!

    “这个老牛倒是有几分决断。”

    陈岩面对杜青牛的全力一击,并不惊慌,他刚才照入未来,已经隐隐察觉到这种变化,早就有了草稿伏案,可以从容应对。

    “咄。”

    陈岩用手一指,丝丝缕缕的霞气自体内冒出,篆文串串如珠,勾勒上下,描摹山河,锦绣日月,化为法衣,披在身上。

    正是五岳真形图所化,霞光异彩,见之忘俗。

    自从他从洪荒界来到天水界后,不光是自身的修为神通如鱼得水,进步飞速,五岳真形图此宝更是得莫名之温养,步步提升。

    只论防御之力,绝对是他手中最强的。

    一声轻响,牛角如同两柄血刀,重重地斩在法衣上,无数的禁制法阵在爆裂,涌动着空间的力量。

    法衣抵挡不住,重新化为五岳真形图的样子,徐徐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