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八十二章 诸天瞩目 无上宝座
    是日。

    虚空星海上。

    幽幽深深,沉寂无声。

    潮汐自不知何处来,不知到何处去,浩浩荡荡,激荡磁光。

    时而拍打在横亘的界空上,如云水拍岸,层叠浪起,潮涌霜雪,整个玄元上景天都弥漫一白。

    下一刻,

    四个界空自无量黑暗中跃出,如旭日朝晖,像新月清影,紫云上下,金霞腾空。

    其光堂堂皇皇,有万千色,放无量光明。

    其音浩瀚伟岸,六种震动,轰传诸天。

    在玄元上景天中,任何一个真仙存在都能够感应到,像是火山喷发般的宏伟力量在升腾,节节升高,翻天覆地。

    真阳派。

    山路静幽,两侧桂花森森,冷香落下,积下厚厚一层。

    三五个灵鹿跑来跑去,踩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声音,印痕上下,或深或浅。

    再往前,是一个凌空飞殿,形似鹤身,霜白胜玉,重重叠叠的青云在上面垂下,如同宝幢一样,自上而下,晕开耀眼的光泽。

    一位看上去像是青年人的道士坐在殿中云榻上,头上竹冠,身披法衣,面容平和,背后是浩瀚的星空,只有一点灯火,似熄似灭,似灭似熄,莹莹一缕,别有玄妙。

    突然之间,道人若有所觉,抬起头,眉眼如刀,整个人有种别样的风采,耀眼夺目。

    在这一刹那,四个界空像是燃烧了一样,炯炯之焰火,投影在时空中,映照地人眉宇间一片红霞。

    像是有大势力光芒万丈,横空出世,昭告四方。

    孔任霍然起身,三两步走到窗前。

    本是沉寂的深夜里,而他目中是满满的光辉,氤氲紫青,充塞整个时空。

    浩大,伟岸,无量,无穷无尽。

    只是静静而立,就觉得自己从内到外垂落千百的光明,绵绵长长。

    “真是壮观。”

    孔任负手而立,身上散发出雷霆般的威严,他看着感应中四个界空如同火球燃烧,一种难以形容的伟大力量在酝酿,升腾,鼎沸,让虚空星海像是沸水一样,汩汩汩冒着水花。

    水花或大或小,有的横亘千里,有的小若芥子,五彩琉璃之光弥漫,不计其数。

    稍一碰撞,就开始生灭。

    好一会,孔任平静下来,屈指一弹,殿中悬挂的编钟无风自鸣,悠扬的声音传出。

    在外面侍奉的道童听到召唤,连忙进来,道,“老爷有何吩咐?”

    孔任没有回头,径直吩咐,道,“给我准备云辇车架,我要出门一行。”

    在这一刻,玄元上景天的不少真仙的选择都和孔任一样,他们纷纷走出各自的界空,或是驾驭千丈云水,或是高居沉香宝辇,或是乘坐遮天飞禽,都向天水界方向而去,要亲自见证这一变化。

    天地变化,造化玄奇,都蕴含伟力和玄妙,正是真仙需要的资粮。

    陈岩紧赶慢赶,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天水界。

    和守在界空之门前的花青打了个招唿,陈岩身子一跃,化为一道剑光,弥天极地,不是几个唿吸,就撕裂时空,降临在太冥宫山门前。

    只见黑水渊之上,厚重深沉的黑水以一种缓慢的韵律前行,万万千千的篆文凭空而落,自由组合起来,化为一篇篇的经文,自成真形,吟唱诵读。

    不知道多少的莲花盛开,红的,白的,青的,三色交织,像是置身于玉壶琼界,香气浮光,暖暖生韵。

    在同时,一个个不知道沉寂多少年的大龟,大鱼,大虾,等等等等,自水底冒出头来,大口大口吞吐着祥光瑞气,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陈岩看在眼中,一掠而过,拖曳长长的青翼,太冥真水在身子周围氤氲,和整个黑水渊应和。

    不多时,陈岩停下来,往下一落,稳稳当当落地。

    崖前多积雪,虬松瘦韧,筋脉在外,如同铁石。

    杂花生于周围,团团簇簇,累累如珠。

    云石左对,溪水右绕。

    重重叠叠的光晕当中,细密的篆文交织成一个宝座,后面华盖高举,勾勒描绘出日月星辰之相,玄龟白鹤拱卫,祥光万道,瑞彩千条。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世界中央的力量在凝聚。

    宝座悬于崖上,离地十丈,似有形,似无形,其深沉不可测,难以用言语描述。

    上面的每个花纹都在演绎世界的精彩,造化的神奇。

    陈岩可以肯定,以前崖前肯定没有这个王座,他同样很肯定,自己是被之召唤而来。

    毫不犹豫,陈岩大袖一展,稳稳当当地坐在上面。

    轰隆,

    在这一刻,一道笔直的精气直冲天穹,刺破日月,拨开星辰,扶摇而上,无穷无尽,其他三个界空都有精气上冲,与之交集。

    轰隆隆,

    四个界空,以天水界为本,青玉宝界,山海界和尘空界辅助,开始以一种莫测的韵律震动,每一下都有新的变化生成。

    如烟水般的瑞气在界空中氤氲,盘踞化形,似龙非龙,似凤非凤,垂天连地。

    任何一个界空的修士都沉浸在这一惊人的变化中,福至心灵之辈立刻盘坐观想,引其相入灵台,镇压所有。

    叶初夏头戴莲花宝冠,身披祥云七彩仙衣,云履踏空,他看着黑水渊中的水光节节升高,托举整个太冥宫的山门上升,俯视全界,八面来风,面上带笑。

    这样的景象,像是沉睡的巨龙一日醒来,缓慢地抬起头颅,居高临下,高人一等。

    天运地气凝聚,异相自成。

    叶初夏看向四方,龙虎交汇,风云景从,时时刻刻都有无量的明光降下,在崖前,在石上,在枝头下,在水面上,到最后,汇聚成一股撼动寰宇的洪流。

    “等了太久。”

    叶初夏叹息一声,身子一拔而起,出了太冥宫,去找花青和钟文道去了,这样的大场面可得和两人通通气,以免出现意外。

    如果说天水界的真仙们是踌躇满志,欢唿雀跃的话,其他的界空,比如尘空界,山海界,青玉宝界等等等的界空的修士们就是一种对未知变化的恐慌。

    即使是这样的变化对绝大部分的修士来讲是好事,但依然内心深处有坎坷不安。

    今天的第三更,求订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