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八十四章 龙虎如意 天仙一击
    崖前。

    云闲月落,鸟啼空枝。

    金花坠地而生音,叮当之声,激荡清越。

    道人缓步走来,大袖如翼,足下有宝珠,不避世间尘。

    任何的过去,现在,未来,在来人面前,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亘古时空,重叠交织,都有他的影子。

    陈岩抬起头,目光晶莹,在他的眸子里,道人走过来的时候,整个天穹像是坍塌了一样,径直压了过来,让人心生绝望。

    伟岸,浩瀚,世界的意志。

    只是静静而立,就配得上任何的形容词。

    “真的是天仙的意念。”

    陈岩只觉得刹那间自己的所有想法和念头要融入对方的意志中,没了自我,没了坚持,这就是天仙的霸道,能够让整个世界的意志随心而转,何况人心?

    陈岩见此,知道自己处于危险时刻,不过他此时可不是在正常状态下,而是居于无上王座之上,言出法随,界空之力随心所欲,于是口吐真言,道,“天运苍茫,地气孕福,天地交泰。”

    下一刻,

    万气浮空,千光合太,阴阳上映,天地吉祥。

    不可估量的篆文落下,从而凝成一个玄妙的卦象,上有云纹凤痕,放无量之光明,轻轻一摇,打向金项圈中可怕的道人。

    道人踏前一步,用手一点,如同混洞初开,阴阳分化,所有的攻击化为清浊二气,一上一下,分散开来。

    整个过程看不到任何的法力,任何的神通,一举一动,都是自自然然,随心所欲。

    “天仙,”

    陈岩喃喃一句,真仙和天仙都带一个仙子,但差距真是太大,他念头一转,不再花哨,而是照见时空。

    四个界空的虚影顿时出现在场中,天水界居于中央,青玉宝界,山海界,和尘空界拱卫,勾勒描绘出一幅震撼的星象图。

    图画一成,天运地气加持,轻轻一裹,携带四个界空的大势,碾压过来。

    咔嚓,

    刚才还是风轻云淡的道人被卷入画中,一下子压成扁平,像是成了整个画面中的一抹浓墨,融入其中。

    陈岩长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幸亏金项圈中只是一缕天仙炼制的时候随手留下的烙印,眼前的人影实际上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气机留影,才会被自己携带四大界空鼎盛的伟力碾压。

    要是真的真仙在此,别说碾压,说不好界空都要被其破坏的惨无人道。

    陈岩念头急转,大袖一挥,将天罗妙法金刚镯取在手中,神意一起,就得到此宝之根底。

    天罗妙法金刚镯乃是一位天仙大能根据先天之宝金刚镯炼制而成,即使是赝品,但自有玄妙,困人拿人,随心所意。

    “融入。”

    陈岩轻轻一笑,用手一点,五色五行五方灵焰升腾而出,交汇在天罗妙法金刚镯上,开始进行融合。

    少顷,五重光焰中就多了一个金项圈般的虚影。

    微微一动,就有禁锢擒拿的力量,超乎想象。

    真仪三元太微天。

    古松起岩下,临水而茂盛,高有万丈,弥天极地。

    根渗入时空,万千根须夭矫如龙,系着洞天,郁郁修干以垂阴,枝叶交盖,怀风送乐。

    风一起,高松一摇,无数个洞天世界都会响起飒飒之声,如同雷霆。

    在松之树冠上,搭建一洞府,弱叶延伸其中,幽幽深深,不见其底,绽放出无量的光明。

    一个道人端坐在云榻上,身耀千色,眉生万光,整个人看不清面容,手持龙虎如意,平平静静。

    这个道人每一个吐纳,呼吸,动作,世界的意志随之运转,风起,云涌,雷霆生。

    陈岩在炼化天罗妙法金刚镯后,道人突然睁开眼,眸子中深不可测,显现出世界幻生幻灭的恐怖场景,他目光一动,已经落在天水界上,哼了声,随手将手中的玉如意扔了出去。

    道人所居的振衣三元太微天不知道离天水界有多远,横亘了多少时空,可是玉如意一起,就贯通无量祥光,出现在天水界外。

    只见玉如意一摇,呼啸风云,颠倒日月,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就从三尺大小化为半个界空的庞大体积,上面满是清清亮亮的光明,龙虎之音,让整个玄元上景天都能够听到。

    龙虎发音,杀心立起。

    陈岩若有所觉,猛地抬起头,就见到一柄长有无尽的玉如意横空击来,庞大的阴影已经遮蔽了半个天水界,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样的局面,简直相当于一个和天水界差不多体量的界空撞击过来,携带着匪夷所思的速度,挡者睥睨。

    要是落下,别说是自己,恐怕整个天水界都会被打破。

    在界空外观看天水界和其他三个界空变化的玄元上景天的真仙们同样听到了龙吟虎啸,也看到了这恐怖的一幕。

    玉如意下击,崩塌天地日月。

    只是一下,就可以令整个界空万劫不复。

    “是什么?”

    “难道是天仙出手?”

    “不可想象!”

    众位围观的真仙们神意碰撞交流,隔得如此之远,依然能够感应到玉如意上毁天灭地的气息,让他们的神意上都如同压了沉沉的山岳,非常困难。

    可想而知,面对玉如意冲天怒火的天水界又该是何等的局面。

    “真的是搅动风云啊。”

    真阳派的孔任坐在沉香宝辇上,后面华盖高举,垂下璎珞珠帘,串串明珠交辉,护住周身,挡下周围的金虹星芒,时空潮汐。

    他所在的宗门大不简单,知道不少的辛秘,当看着从天而降的玉如意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不是天水界,而是太冥宫。

    能够引得天仙震怒,降下灭世一击的,恐怕天水界中只有太冥宫有这个资格了。

    孔任目光炯炯,盯着天水界。

    他敢肯定,现在四个界空的异相也肯定是这个强大的宗门引动的,只是自己对于天水界的变化多次沟通上宗,可没有得到任何进一步的指示。

    这么看来,这盘棋有自己不知道的辛秘。

    当个看客也好。

    轰隆隆,

    玉如意径直往下,不可阻挡,甚至连三个界空传递来的力量都扭曲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