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八百八十九章 来往明月后 再见人不同
    次日。

    山照竹青,翳翳。

    叶冷在波间,如沉秋水,透着一股子森绿。

    离得近了,照的人身上清清凉凉的。

    钟文道和花青联袂而来。

    两人抬头看去,见黑水渊离地千丈,郁郁的水光弥漫下来,如同卷帘一样,深不见底。

    太冥宫的山门居于中央,亭台出水,绵长相连,或大或小,浮光晕香。

    来来往往的清丽少女们,倩妆淡服,乘着小舟,欢声笑语。

    真真是如翩翩画卷,美轮美奂。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的震惊,不是因为景色大不同,而是整个黑水渊上弥漫着一种庞大无匹的气运,是中心的中心。

    四个界空,天水界,青玉宝界,尘空界,山海界,都在不断地运转地气,拱卫此地。

    钟文道和花青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局面,超乎想象。

    真的无法预测,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水渊会是何等的盛世局面!

    这个时候,水光一开,自其上垂下一道虹桥,上面是粼粼的水光,星辰在其中摇曳生姿,有紫青之气生成,杨子昌来到跟前,行礼之后,道,“两位仙尊,请随在下来。”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点点头,没有说话,跟在后面。

    一路上,两人可以看到,黑水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到处是悬崖浮岛,大龟驮山,左右交横,凝成法阵。

    大套小,小连大,重重叠叠,密密麻麻,周而复始。

    这样的感觉,像是原本人畜无害的小白兔褪下了伪装,成了下山的勐虎一样。

    钟文道和花青看在眼中,这太冥宫的山门真的是固若金汤,即使是他们两人联手,也是无能为力。

    以他们的眼光来看,太冥宫的护宗大阵玄妙精深,完全不是真仙手笔。

    “难道是天仙不成?”

    两人不由得想到当日凌空而来,挡住龙虎玉如意的法剑,其煊赫纵横的威势,携带世界之力,虽然已经退去,但现在虚空星海中还有其留下的气机,森森然能杀人。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心中各种念头起伏,路上无话,都沉默不言。

    待来到殿中,就见陈岩负手而立,墙壁上垂地长画,描摹万里山河,湖光森淼,上有道尊坐在莲台之上,手持玉如意,讲解经文。

    下面的人认真聆听,天上飞的,水中游的,地上爬的,有教无类。

    即使是在外面,看一眼,也能够看到画面上勾勒出的神韵,隐隐透出玉章,耳中有若有若无的诵经声。

    陈岩感应到两道宏大的气机临近,自自然然地转过身,长袖如云,目光晶莹,开口道,“钟道友,花道友。”

    声音不大,但比起以往,有一种难言的力量在其中激荡。

    钟文道和花青两人停住步子,看着眼前的陈岩,面上的惊讶之色根本掩饰不住。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短短时间内对方变得如此深不可测?

    自己堂堂真仙站在面前,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危机感?

    两人知道,这可不是错觉,而是自己的真仙感知传递过来的预知,千万不能成为对手,不然的话,有性命之忧!

    钟文道剑眉一轩,勉强压下心中惊奇,赞叹,疑惑,开口道,“恭喜陈道友修为大进,这下子连我都看不清道友的虚实了。”

    陈岩对这个是没有什么否认的,直接答道,“从界空新格局中我机缘巧合下得到不少造化之功,正好提升了自己玄功神通。”

    花青赞叹一声,玉足下梅花开了又落,雪腻芳香,道,“陈道友真是好深厚的福缘啊。”

    陈岩没有多说,邀请两人入座。

    待道童奉上香茗后,钟文道看了看左右,问道,“怎么没见叶道友?”

    “叶长老正在祭炼法宝的紧要关头,暂时无法分出精神。”

    陈岩如是说,其实他知道,叶初夏到了这一步已经功德圆满,接下来基本不会再参与天水界之事,而是要返回太冥宫上宗,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会露面。

    谈了几句后,进入正题,陈岩开口道,“两位道友,现在四个界空的格局就是这样,三个界空在下,像是底盘,我们天水界在上,乍一看,像一个巨型的葫芦。”

    “再往后,四个界空的气机会继续流转贯通,天地胎膜融合。”

    “会有一天,界空消除隔阂,成为一个完完整整的新世界。”

    “那我们可一跃成为整个玄元上景天最大的界空了。”

    花青面上带笑,四个界空融为一体,世界的本质提升,仙道会蓬勃发展,他们这样土生土长的真仙都会受益不小。

    钟文道摩挲着法剑,铮然耳鸣,有一种喜悦。

    新格局下的世界天地胎膜大不一样,有了质的上升,可以抵御外来的劫数。

    世界越安全,对修士来讲是大好事。

    陈岩将两人的表现看在眼里,坐直身子,整个人临于拖地画卷面前,目中有幽幽的光,道,“最近四个界空气机碰撞交汇,气运勃发,会有不少的宝贝应运而生,也会新生成福地洞天,两位要尽快着手去安排。”

    钟文道和花青都点头答应,喜形于色。

    当初他们决定和太冥宫联手,甚至还冒着危险去尘空界和山海界,不就是因为有利可图嘛,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两人背后都有不小的宗门,弟子无数,可以趁此机会,获得大发展。

    “两位道友,”

    陈岩大袖一挥,窗户打开,外面是一片水塘,其中种植着郁郁青青的莲花,风一吹,夹杂着凉意,还有重重的新绿涌入殿里。

    摇摇摆摆的影子,斑驳如图案。

    他嗅着外面的莲香,开口提醒,道,“四个界空的新格局下,其他三个界空,青玉宝界,山海界,还有尘空界,都无法开辟通往虚空星海的界空之门,甚至以前建立的和其他界空的远距离传送阵都已经失效,我们天水界才是唯一和外界相通的地方。”

    “其他三个界空的修士等发现不妥,肯定会涌入我们天水界。”

    “到时候,可能会有大混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