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章 宝图发威 身入幽冥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人同时发力,黄泉之水哗哗作响,蕴含沉沦,死亡,轮回的力量。

    莫名的黑花盛开,绽放,枯萎,最后归于死寂。

    水光和花色交织,上下相照,是来自于幽冥地府的冰冷无情。

    随着爆发,长乐翁和另一个幽冥之人身上黑光大盛,如同要陨落的大日一样,他们一左一右,在时空长河中向上,要先走为上。

    “此仇非报不可。”

    长乐翁目光阴冷,面上的花纹黑白扭曲,心中发狠,他不惜要坠入幽冥地府,不见天日,就是要报仇!

    “想走?”

    陈岩将景象尽收眼底,冷笑一声,吐字如雷音,轰然大鸣,道,“哪里有这么容易。”

    话音落下,他的神意和元气冲入到披在自己身上的法衣上。

    下一刻,

    法衣上细细密密的篆文耀出,山河,大地,日月,统统显现出来,然后轻轻一舒,化为一幅弥天极地的宝图。

    宝图出现之后,冉冉铺开,里面的空间激荡,风云化形,金光闪耀。

    在一刹那,莫名的吸引力生成,将周围的幽冥之气吞噬一空,半点不剩。

    “哈哈,”

    陈岩大笑,他早知道自己的宝图对幽冥地府的阴面有克制的力量,只是那方面的对手太少很少交锋,现在正好遇到了,就拿出来,给予他们雷霆一击。

    宝图出现后,一吐,一裹,一卷,长乐翁和另一个幽冥之人身上的气息勐降,大片大片的本源之力被硬生生抽取出来,融入图中,开拓图中空间。

    “这是什么鬼东西?”

    幽冥地府的大人物的声音中少见地露出震惊骇然之色,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莫名的法宝,居然连自己的力量都阻挡不了。

    “六道之轮,扭转阴阳。”

    他知道到了危机时刻,和长乐翁打了个招唿,两人同时吟唱,咒语吐出,字字浮空,上升到天穹上,化为一个庞大无匹的罚轮,徐徐转动。

    哗啦啦,

    罚轮(不得已,只能用错别字)一转,一种截然不同的伟岸意志扭曲,两个幽冥人物的身影从清晰变得模煳,到最后消失不见,重新进入幽冥地府。

    陈岩手一招,宝图拢在袖中,里面两团幽冥之气在不停地涡旋,他抬起头,看向横亘在虚空中的六道虚影,罚轮在变得崩溃,目中有思考之色,喃喃道,“这就是幽冥地府的至高法宝之一六道轮回?幽冥地府的人神意都附在上面,可以借用一部分力量,现在来看,传言不虚。【愛↑去△小↓說△網w  qu 】”

    “不过,”

    陈岩冷笑连连,对方运用这样的至高法宝投影付出的代价可不小,回到幽冥地府后肯定会很精彩。

    他从典籍上早早知道,不同于诸天万界,幽冥地府有严格的等级制度,要比世俗的王朝还要严格,来人元气大伤,回去坐的位置可能都要岌岌可危的。

    要知道,幽冥地府中的官位都对应着相应的权力,位子越高,权力越大,掌握的资源越多,还可以颐指气使,高高在上。

    一个位置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有了弱点,肯定会被疯狂攻击。

    陈岩不再说话,抬起头,看着半空中气运鼎盛,如同沸水般汩汩冒个不停,向四下弥漫开来,越聚越多。

    不多时,三道宏大的仙光降临,金灯玉盏,宝伞亭亭,花青,钟文道,还有白山君出现在青玉宝界里。

    “陈道友,”

    钟文道上前说话,身后的法剑发出轻鸣,剑身上有一种青色的天血,泛着明辉,道,“尘空界的真仙被我们重创,只留下一缕神意遁入仙国中,”

    “好。”

    陈岩点点头,面上带出温和的笑容,平平静静地开口道,“既然三个界空中没了真仙坐镇,再加上现在地龙翻身,灵脉移位,人心惶惶,我们正好出手,完全接管界空。”

    他在崖前走动,法衣飒飒,映着周围的竹色松青,水明空灵,自然有一种沉凝大度,继续说话道,“四个界空形成新的格局,到最后总归是要合拢为一,以后就不要提什么青玉宝界,山海界,还有尘空界了,新的界空就是天水界。”

    “接下来,我们要绘制全新的天水界的堪舆图,还要明昭所有弟子,让每个修士知道这个消息。”

    “再然后,大肆派遣人手,凡是要兴风作浪的,不安分的,统统镇压。”

    “新界空,新气象,新开始。”

    陈岩的吩咐井井有条,再加上他展现出的不可阻挡的力量,三位真仙自然不会反对,稍一商量之后,开始动作。

    没了掣肘的真仙,其他的修士或许会有抵抗,但在他们真仙眼中,真的如同土鸡瓦狗一样,不堪一击。

    趁着这个机会,他们可以大肆扩展势力,占据灵山福地,让身后的宗门大大地提升一个台阶。

    当然,三位真仙都是聪明人,自觉地将最大的胜利品交给太冥宫。

    “大功告成。”

    陈岩安排好之后,身子一动,驾驭遁光,回到黑水渊,吩咐门下弟子行动后,就开始闭关,参悟神通,祭炼法宝,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世界的阴面。

    广袤幽深的黑土,不见其他色彩,到处是弯弯曲曲的怪树,高有丈许,树冠如人面,上面栖息着三足黑鸟,眸光阴冷,很是渗人。

    风一吹,似乎有万载沉淀的怨气弥漫,鬼哭狼嚎之音,生生不绝。

    见到有人来,怪鸟伸开翅膀,长长的嘴巴啄着怪树上的叶子,不知为何,居然发出一阵子金铁之声,听在耳中,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两个人影出现在冥土上,开始之时,只是淡淡的一抹,再然后黑光大盛,到最后漫天鬼音,黑云如华盖,倾斜下来,有一种别样的威严。

    “这就是冥土了?”

    长乐翁伸出手,看着落在自己手掌上的黑气,须臾后凝聚,化为狰狞的人脸,没有眼眶,只有一个大大的嘴巴,占据了二分之一,长长的舌头吞吐,看上去真是恶心。

    想到过去在虚天宗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再看四下冥土的了无生机,群鬼乱舞,长乐翁莫名地感到一丝悲伤。(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