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零四章 群雄并起 逐鹿玄元
    陈岩大袖一起,已经落到青玉祭台上。

    青青的苔痕花纹在木屐下晕开,大小不一,深浅相对。

    飒飒松音而来,沉寂而无声。

    他正了正衣冠,抬手按在摆放在檀香细叶的玉案上的通讯法器,重重叠叠的青晕像是积蓄的水光般冲开,向上一卷,冉冉若画面。

    一个道人的身影浮现出来,身姿挺拔,目光锐利,咄咄逼人。

    对面之人的长眉如火,几乎要焚烧整个世界。

    正是太冥宫的长老金完人。

    仔细看去,金完人不知在何地,身后是千千百百的火焰山,每一座都高耸入云,熊熊的烈焰和火光喷发,莫名的焚烧和毁灭气息盘踞,甚至凝成龙形。

    即使隔得很远,只是通过通讯法器,陈岩都仿佛听到万龙齐吟,声势震天,那种狂暴激烈的气势,扑面而来。

    “这个金长老的修为似乎有了上涨。”

    陈岩目光锐利,敏锐地察觉了和上次通讯的不同,金完人这样澎湃不约束的气机如渊似海,横亘在过去现在未来长河中,真是惊人。

    真仙进入三重天后,时空在一念之间,圆润如意,真是完全不同的境界。

    在这个时候,陈岩已经知道,难怪以前坐镇天水界的叶初夏境界修为深不可测但在和人斗法之时远远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强势,原来在此地的只是一具化身而已。

    那位叶长老的真身还不知道坐镇在太冥宫管辖的哪一个界空,正在体悟世界运转之意志,参悟天仙大道。

    金完人赤眉一挑,身上的气机如烟霞蒸腾,过去和未来交织如混元,完美契合,火焰铺天盖地,他透过通讯法器,同样感应到对面陈岩身上气机的变化,居然是隐晦不定,时时变化,心中一惊,朗声笑道,“看来先要恭喜陈副殿主修为大进了。”

    声音爽朗大气,有火焰般的刚烈。

    陈岩对此没有任何需要谦虚的,摆袖还礼,道,“幸得界空之机缘,再上一步,都是门中栽培。”

    金完人当然知道天水界的变化,四个界空的新格局他同样心中有数,即使是以他的眼界见识,都忍不住有三分的羡慕,这是真真正正的大机缘,大造化,大奇遇,或许不能够让修为境界突飞猛进,但其中的见识理解沉淀下来,可谓是以后冲击天仙大道的资粮。

    不过金完人同样知道,陈岩能够得到这个让他都觊觎不已的天大造化,是由各种复杂原因的,可谓是量身打造,其他人可不行。

    不得不讲,陈岩经过在天水界的一番动作,不光是自身的修为提升,根基夯实,而且在宗门中得到高层的看好,在新一代中的崛起姿态已经不可逆转。

    金完人想到以后陈岩的发展,语气比以往更客气,两人谈了几句后,才进入正题。

    火焰山下,金焰腾空。

    火龙盘踞低吟,硕大的龙头垂下来,衔着宝珠,熠熠生辉。

    金完人沐浴流光溢彩,整个人像是燃烧了下来,道,“陈副殿主前段时间在新天水界格局形成之后与我联系,我已经将消息禀告给门中高层,已经有谕令传下。”

    说到这,金完人神情变得严肃,坐直身子,道,“各大势力关于玄元上景天的契约之力已经在退散,接下来就会有我们太冥宫本宗弟子前往天水界,正式进军。”

    陈岩点点头,目中的异彩一闪而逝,要有大场面了。

    “陈副殿主,我得提醒你一句。”

    金完人手按玉如意,上面镌刻有火莲花,赤芒流转,流光不定,郑重地道,“由于玄元上景天关联甚大,甚至牵扯到远古上古不少的辛秘,当年各大势力齐齐立下的契约一去,人们就没了顾忌,肯定是都要伸手。到时候,局面会非常繁杂,情况层出不穷,陈副殿主要当心。”

    陈岩敛去笑容,庄重行礼,道,“多谢金长老提醒。”

    “对了。”

    金完人还想到一事,垂下眼睑,慢条斯理地开口道,“玄元上景天局面复杂,但同样蕴含难得的机缘,门中前去支援的弟子们有的人可能会有自己的想法。”

    陈岩默然不语,心里却是毫不惊讶。

    在任何一个庞大无匹的组织中,肯定不可能铁板一块,人人大公无私,一门心思为门中考虑,舍弃其他。

    任何时候,在顺从门中大方向的同时,尽可能地扩大自身的利益,都是人们孜孜不倦地追求,修士同样不例外。

    原因很简单,越往上走,路子越窄,越是艰难,要想能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中获胜,只能够有其他人不可比拟的实力。

    实力从何而来?

    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要修士抓住每一个机会,争分夺秒地壮大自己的同时,还要尽可能地削弱竞争对手,此消彼长之下,才可成功。

    对于仙人来讲,即使是伟力归于自身,但还没有强大到能够忽视一切规则的份上,那么彼此的竞争算计,力争上游,发展势力,盘算关系网,等等等等,都是离不开的。

    在条条框框之下,如何竞争,如何上位,如何脱颖而出,从来都是大学问,是修行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陈岩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竞争没有任何的抱怨,也从来没有后悔自己能加入太冥宫这样庞大的势力。

    不管怎么讲,在大宗中的竞争都是有一定的底线的,要尊重各种明着和暗着的规则,任何人要是触及到宗门传承的红线,都是自寻死路。

    带着脚链竞争,不会你死我活的。

    这就是组织的约束力,向心力,凝聚力。

    像是没有严格组织势力限制的散修们,竞争起来才是完全没有底线,肆无忌惮,不管不顾,你死我活。

    那样的竞争,血淋淋的,异常残酷,而且是完全踩钢丝,一直成功可以,但一次失败就足以被打到万劫不复。

    宗门中的竞争,经过不知道岁月的完善,已经有一套千锤百炼的模式,很多时候,你失败一次,还会有机会卷土重来。

    不管怎么讲,宗门中的竞争虽然不缺乏刀光剑影,但相对温和许多,而且一旦成功,收获更大。

    “陈副殿主有数就好。”

    金完人笑了笑,不在多说,大袖一挥,散去影子,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