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零八章 磨合碰撞
    黑水渊,望崖岛。

    山壁如玉,刀削斧劈,上生虬曲矮松,叶叶苍翠,交盖之间,掩去水痕青苔,斑驳如画。

    有惊瀑自上面落下,行于峡谷间,浩浩荡荡,喷雪凝霜,气势惊人。

    郁郁水气充塞整个洞天上下,清清凉凉的感觉横浸法衣。

    袁金逸束发不戴冠,长眉入鬓,嘴唇很薄,顾盼之间,很有锋锐。

    他坐在云塌上,天门上一个四四方方的阵图沉浮,上面斜插三柄法剑,长短不一,或粗或细,镌刻霜纹。

    法剑配上剑图,只是一动,就有无量冷光乍现,能毁天灭地。

    正在此时,祥云翩翩,环佩低吟,袅袅烟气由远而近,束成一线,如同霞衣,披在身上。

    一个腿长如鹤,眉目如画的少女落在岛上,偏髻如云,平添了三分轻熟,很有气质。

    “袁师兄,”

    少女吐字清晰,像是温风如酒,让人陶醉,道,“又在一个人参悟剑图啊。”

    袁金逸点点头,他向来沉默寡言,诚于剑道,心思极为纯粹。

    少女白凉凉自然知道眼前之人的性格,并不在意,迈动大长腿走过去,自顾自在云塌上坐下,然后用手一扶发髻,再次开口道,“袁师兄接下来如何打算?总不能万里迢迢来玄元上景天就是来打坐吞吐,精炼剑图的吧。”

    袁金逸像是听到了,又像是没听到,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陈副殿主打理地天水界井井有条,超乎人想象。”

    “是啊,“

    白凉凉叹息一声,想到最近几日交谈的同门,看上去温和沉稳,但实际上手段厉害,深不可测,道,”短短时间内就将天水界经营地风雨不透,铁板一块,麾下有三位外宗真仙听其号令,这个界空的机缘我们是无法入手了。“

    袁金逸点点头,他们来的不慢,但显然对方动作更快,现在天水界中已经开始布置新的地气法网,勾连灵脉洞天,监测气机,借助其庞大的人员优势,任何的机缘都能够最快反应。

    他们几人虽然同样是宗门中出类拔萃的,但遇到强硬的地头蛇,还是很显然地落在了下风。

    “依我之见,天水界我们可以暂时放弃。“

    白凉凉可不是空手来找袁金逸闲谈的,她最近几日都是在思考,如何打开局面,现在沐浴着山间冷风,看着瀑水自上而下,坠落在峡谷,溅起大珠小珠般的水花,说出自己的打算,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拿出力量攻取周围的界空,最大程度地跑马圈地,因为玄元上景天的潮汐喷发,天翻地覆,各种机缘出世,很多时候都要依附在界空中。“

    ”我们尽可能地圈下地,才可以在玄元上景天气运喷发,各种机缘出世之时,获得最大的利益。“

    “是这个道理。“

    袁金逸表示赞同,天门上阵图和法剑发出铮铮之音,沉沉地道,”早就想会一会其他的同道,以前没有机会,现在正好要放开手脚。“

    他虽然寡言语,但是剑心通明,善于抓住根本。

    白凉凉的提议很简单,很堂皇,同样代表着竞争会很激烈。

    现在向玄元上景天投放力量的各大势力都是在跑马圈地,他们要征伐周围的界空,免不了就得和其他势力冲突。

    要知道,现在的玄元上景天可是没了大能契约之力的束缚,人们不再会束手束脚,虽然天仙不可能下场,但其他势力的精英弟子都不可小觑。

    不过袁金逸并不在乎,抬眉笑了笑,道,“说不定还能够见到不少老朋友呢。”

    他得道以来,锋芒毕露,固然勇猛精进,但结下的因果纠缠不少。

    现如今玄元上景天是个好地方,正好放开手脚,斩去因果。

    听到袁金逸的话,白凉凉抿嘴一笑,她坐在云塌上,瀑布冲下来,丝丝缕缕的水花落在身前,如同披丝白蔓,越发显得人清秀。

    现在太冥宫中,陈岩位居玄水殿副殿主之位,又是当之无愧的地头蛇,还有显赫的战绩,毫无疑问优势明显。

    苏子云在宗门中素来很有威望,背后还有苏家的支持,本人同样是修为高绝,上升势头迅猛,当之无愧的一极。

    白凉凉虽然是女子,但可不甘心碌碌无为,她没有陈岩的地头蛇光环,也比不上苏子云硬的像是铁铸般的背景,只能够从人和上下手。

    白凉凉心中有想法,前面的两位确实耀眼,但太过强势,容易遮掩别人的光辉,而能够来玄元上景天的人都是要出人头地的,哪里愿意给人当背景?

    这就是自己串联的最大把握。

    翌日。

    殿中金玉明砖,龙凤雕栋。

    三足大鼎中烧着香料,袅袅烟气弥漫左右,带着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气。

    闻一闻,心神平静。

    不多时,道道炫寰浩大的仙光降临,重重叠叠的青云浮现出来,凝结出玉如意,渔鼓,宝盒,画卷,等等等等,五光十色。

    清清亮亮的玉罄声中,陈岩最后一个到来,展袖上了云台,不疾不徐地道,“诸位同门都到了。”

    苏子云坐在云塌上,目光晶莹,郁郁青青的色彩在身子周围流转,化为松色,化为竹意,化为苔绿,时时变换,生机勃勃,笑道,“白师妹有事要说。“

    ”白凉凉啊,“

    陈岩没有说话,目光投向这个腿长如鹤的少女,淡淡的碎花长裙包裹住娇躯,纤美修长,美眸如水。

    他可是知道,别看眼前的少女长得可爱,人畜无害,但可不是简单角色,最近忙于串联,长袖善舞,组建松散联盟,现在看来已经有了收获。

    白凉凉静静而坐,裙裾飘飘,小脸精致,像是一朵白莲花,她看了看左右,用好听的声音道,“我这次请诸位同门来,是想议一议接下来的动作。”

    “我们万里迢迢从本宗赶到玄元上景天,是要给宗门打下局面的,不能这样干等着。不然的话,不光是我们无法交代,就是宗门在其他势力面前也会无光。”

    “依我之见,我们要征伐周围的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