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一十章 铜龙负堪舆 兵锋指三界
    殿中央。

    铜龙出水,负载堪舆,画卷展开,金彩耀辉。

    煌煌的界空在经纬纵横中沉浮,像是幽幽深深的星花,投影在地面上,斑驳成不对称的花纹。

    沉寂,古朴,厚重,典雅。

    千百的光线映在云台上,让上面起身的少年身上笼罩一种莫名的色彩,庄重肃穆,沉甸甸的压人。

    陈岩已经起身,来回走动,法衣飒飒,带着冷意,他目光沉沉,环视左右,声音没了开始的温和,而像是金石般激越,道,“刚开始我不知道天枢仙府和东都山的渊源,于是提出稳扎稳打,步步蚕食,但现在两个宗门同气连枝,到了我们的门口,来势汹汹,那么就绝不能够退让!”

    陈岩的声音像是冷冽的泉水在峡谷中的岩石上冲击,溅起水花无数,透着寒气,道,“我提议,我们立刻出击,一举击败天枢仙府和东都山的联手。”

    “我们太冥宫可不是忍气吞声的,天枢仙府又如何?东都山又如何?正好拿他们开刀,彻底打响宗门在玄元上景天的威势!“

    话语铿锵有力,果断干脆,有一种睥睨四方的霸气,掷地有声。

    ”陈副殿主说得对。“

    袁金逸第一个赞同叫好,手中法剑长吟,森森冷光盘踞,大声道,”我们太冥宫行事,何惧其他人?“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只看面上的神情,就是非常赞同。

    场中原本的氛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昂扬向上,威临八方,不可阻挡。

    太冥宫的真传,可不是只修炼了几本道经玄功的,他们从万千人中脱颖而出,背负着传承宗门的重任,从骨子里浸染了宗门的特质。

    诸天万界,一切时空,不堕太冥两字。

    苏子云见此,心里叹息一声,他本来是想借此机会给陈岩挖个坑,给同门留下踟蹰不前的印象,没想到他虽然入门不久,但对宗门的气质却是拿捏的很准。

    太冥宫的真传弟子,可没有迎难而退的,要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

    陈岩的这几句话,很是收拢人心。

    想到这,苏子云抛去心中的算计,反正是顺手挖坑,成也欢喜,不成也无所谓,沉沉稳稳地道,”陈副殿主说的对,天枢仙府和东都山明知天水界上我们太冥宫的地盘,居然还敢大肆发展势力,分明不把我们一行人看在眼里,我们要重重出击,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是这个道理。“

    白凉凉紧跟其后,她用手扶了扶垂下来的青丝,美目中泛着光彩道,”东都山,可是老对手了。“

    殿中众人达成一致,立刻金鼓齐鸣,玉罄声声,一种杀伐之气冲霄而起,浩浩荡荡,不可阻挡。

    天发杀机,龙蛇起舞,地发杀机,斗转星移,人发杀机,天翻地覆。

    陈岩用手一指,堪舆图上的界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悬在其上,朗声道,“离我们最近的界空有三个,都是被天枢仙府和东都山占据,我们既然行动了,就一举拿下。“

    ”正合我意。“

    苏子云大袖一摆,祥云阵阵,如同龙虎,发出啸声,道,“我们打下三个界空,把天枢仙府和东都山的势力驱逐出去。”

    ”那我们就分一分人手。“

    陈岩坐在上面,声音清朗,殿中太冥宫众仙没有异议,很快各选目标。

    “告辞。”

    时候不大,苏子云和白凉凉等太冥宫众仙相继离开,出去准备。

    殿中彻底安静下来。

    只有穹顶上有稀稀疏疏的光影照下,里含黛青,点缀金色,徐徐起舞。

    风卷外面香气进来,冷香依依。

    好一会,有人打破场中的平静,霍天行长眉如刀,声音厚重,道,“副殿主,你打算领几个人前去攻打金瓶界?”

    陈岩对同属玄水殿的霍天行态度平和,话语中少许亲近,问道,“霍师兄看领几个人合适?”

    “现在天水界千头万绪,最少需要两位真仙坐镇。“

    霍天行眉头皱了皱,沉声道,”这样一来,只有我们三个人,就是不知道金瓶界中天枢仙府会投放多少力量了。“

    霍天行顿了顿,又提醒道,“天枢仙府虽然比不上我们太冥宫,但宗门的弟子无论是玄功还是法宝不是玄元上景天的土著真仙可以比拟的。“

    “我知道。“

    陈岩点点头,洒脱一笑,道,”到时候真要不敌,就寻其他同门支援,相信他们不会见死不救。“

    霍天行没有说话,他知道,真要是陈岩走投无路寻求支援,无论是苏子云还是白凉凉都不会袖手旁观,但要付出的代价同样是惊人的。

    不到最后,陈岩是不会走这一条路的。

    同样的,苏子云和白凉凉两人心里肯定也是这么打算。

    现在宗门势力三分,陈岩一方,苏子云一方,白凉凉一方,实力各有千秋,相互竞争,力求上游。

    此次攻打三界空就是最直接的一次竞争,谁能胜出,气势就会上涨三分。

    要是败了,出师不利,严重的可能势力崩塌。

    陈岩坐在云塌上,殿中明窗大开,徐徐而来的凉风吹来重重叠叠的松青竹色,染上一层鲜亮,他看上去没有任何面对竞争的紧张,神意一转,发出消息。

    不到半刻钟,花青和钟文道两人联袂而来,稽首行礼。

    陈岩面上带笑,将事情大体说了一遍,道,“留守天水界之事,就交给两位道友了。”

    “我们一定全力以赴,替道友看好天水界。”

    钟文道和花青铿锵有力地回答,两人见识过太冥宫来人的声势后,本来平静的心中又有了波澜。

    他们这多么年来修为无法存进,只有传承宗门的心思,一心一意培养弟子,现在来看,玄元上景天外的世界很精彩,还可以出去看看。

    要想出去,最好的结果就是能够搭车太冥宫了。

    陈岩吩咐完两人后,白山君也从外面进来,身上的仙光荡漾,如云如水,晶莹透彻,看上去比前段时间的气机更为凝练深沉。

    “是个好消息啊。”

    陈岩自云塌上起身,胸中有冲霄豪情,他要会一会真正大宗的英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