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天云一起金瓶变 金芒绕界如织衣
    十日后。

    夜雨初停,惊虹满空。

    晚烟奇云弥漫上下,一望空阔,轩爽清亮,淡雅娟秀。

    少顷,浩大的仙光冲霄而起,盘旋在界空之门前,龙虎之相,金戈铁马,铮铮然欲噬人,冲出杀伐之气,冰冷九重天。

    陈岩,苏子云,白凉凉,三人立于空中,相对无言,只有白云翩翩而过,烟气无声。

    好一会,陈岩抬头看了看天色,眉宇间青意流转,凝练厚重,道,“天时已到,祝两位能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承蒙吉言。”

    白凉凉等人所选的界空是三个界空中最远的,她打了个招呼,率先出发。

    红云翩翩,锦旗招展,金霞环绕,重重叠叠的光晕托举,声势惊人。

    真的是巾帼不让须眉。

    “我也准备走了。”

    苏子云笑了笑,大袖一展,从从容容,丰神俊朗,碧绿的条纹法衣上挡开郁郁生机。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太冥宫真仙,在三人中看上去最势单力薄,但踏步而行,没有什么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而是给人一种踏实镇定。

    实际上,苏子云早有准备,他们三人一出天水界,就有一艘艘的法舟悄然无息地跟上,没有半点的声音。

    仔细看去,法舟上镌刻的花纹,正是大名鼎鼎的苏家的标志。

    苏家真是大手笔,投放力量,为苏子护航。

    “该我们了。“

    陈岩计算着时辰,他们众人齐齐出手遮掩天机,让占据三个界空的天枢仙府和东都山蒙在鼓里,不过这个时间也不会太长。

    霍天行和白山君点点头,一前一后,进入大灾九真天玄宫,稳稳当当坐下。

    飞宫一震,出了天水界,穿过界空之门,进入无边无际的虚空星海。

    天宫中。

    三人团团而坐,天门上云光连绵一片。

    穹顶上镶有空窗,上锐下方,雕刻成型,如同日月。

    磁光和星光子其中透出,照在下方,落在下面三人的身上,弥漫着神秘的味道。

    没有人说话,陈岩三人只是静静地静气宁神,祭练法宝,等待接下来的大战。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瓶界出现在视线中。

    这个界空体量不小,两头略小,中间粗圆,很像一个庞大无匹的花瓶,金灿灿的霞光云气重重叠叠,如轻纱般缭绕。

    金灿灿,明晃晃,万千金芒在其中升腾,碰撞,激荡,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即使是隔的远,依然可以感应到扑面而来的威势,耀眼的很。

    陈岩负手而立,站在天宫前,目光看下横亘在虚空星海中的金瓶界空,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玄元上景天气运勃发,力量井喷,果然是都有所受益。

    在以前,金瓶界空怎么会有这样的异相。

    霍天行和白山君一左一右,同样在打量不停,界空变化,天地伟力激荡,那是一股连真仙都战栗的力量。

    陈岩目光幽幽,身前沙漏似的法器中有晶水自上而下落下,滴滴答答,像是在计数。

    滴答,

    当最后一点晶水落下,上面一空之时,陈岩剑眉蓦然轩起,知道其他两方已经各就各位,顿时长啸一声,法力激荡,宇宙雷池中爆发出澎湃的力量,大灾九真天玄宫横冲直闯,杀向金瓶界空的界空之门。

    蛮横,霸道,肆无忌惮。

    霹雳弦惊,迅疾推进。

    到这个时候,任何掩饰都是无用,就要见真章。

    在同时,苏子云和白凉凉等人同样向各自眼前的界空发动攻击。

    三路人马,浩浩荡荡,将太冥宫的无上威势展露无疑。

    金瓶界中。

    月色如烂银。

    山中竹枝横斜,花气弥漫,重重叠叠压在叶子上,清风徐徐。

    两人正在对弈,棋子闲落,松色无声。

    侯方成风姿俊秀,长衣如云,光额上一点玉光,如同竖瞳,身上的气息博大伟岸,充塞天地,有一种绵绵不绝之感。

    他抬手拿起一个黑子,重重放到棋盘上,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小小的棋子发出晨钟暮鼓般的声响。

    对面看上去是个老者,龟背鹤身,大耳垂肩,笑呵呵地针锋相对,按棋如推磨,非常沉重,抵挡传过来的声音,一边开口道,“侯师弟的玄音真是越来越响亮了,师兄我年纪大了,吃力啊。”

    “朱师兄说笑了。”

    侯方成再次落子,棋子和棋盘交碰,再次发声,和上次的声音叠加,响个不停,声势再上一层,这哪里是下棋,分明是演练神通玄功。

    朱子行看了眼,摇摇头,还是停了下来,他虽然早入道百年,晋升天枢仙府的真传也要比对面的少年早,但两人的天资和福源差距不小,到现在为止,已经拉开差距。

    对方已经是仙府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即使是在外界都打下赫赫声名,听说很得门中几位太上长老看重,以后有资格冲击无上天仙大道。

    而自己则是日渐落队,几乎断了天仙之路,只希望能够为门中留下大功,将来转世重生从头再来的时候可以得到门中的关注。

    同是真仙,同是真传,但一个拥有光明的未来,一个是日薄西山。

    当然,朱子行并没有太多的不甘,他修炼上千年,不知道见过了多少门中这样的事情发生,早就习以为常。

    修行的路子,不管怎么讲,都是越走越窄,竞争激烈,谁行谁上。

    朱子行把剩下的棋子放入远处,推开星星斑斑的棋盘,笑道,“我老胳膊老腿的,就不和师弟较劲了。还得留着力气,对付身边虎视眈眈的太冥宫啊,他们可不会老老实实地待在天水界不动弹。”

    “太冥宫。“

    侯方成坐直身子,法衣上烟霞蒸腾,照出眉宇间的神情,缓缓开口道,”我们和东都山在玄元上景天全力合作,同气连枝,一方有难,其他人都会支援,太冥宫的人再是嚣张,也得考虑一下吧?“

    朱子行知道自家的师弟修行时间还短,和太冥宫的人打交道少,不太清楚太冥宫的风格,笑了笑,道,“太冥宫的人,做事可是很少顾忌其他。”

    话音刚落,界空之门大震,无数的寒光喷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