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一十三章 虚空松青千千音 金乌捉影矛追魂
    虚天上。

    郁郁青色蟠结,扭曲如怪松,大有千丈,枝枝丫丫,垂藤日月,悬钓星辰。

    风一吹,苔痕斑驳,上面开满细密的小花,团团簇簇,弥漫着时空的力量,宛如一个个不同的世界,姹紫嫣红。

    白凉凉站在飞宫檐下,举目看去,发现怪松横亘天空,朵朵花里是影影绰绰的人影,何止万千,数都数不过来,还不时发出笑声,或高或低,听在耳中,让人头皮发麻。

    “林洪,“

    白凉凉宫裙飘飘,腿长如鹤,美眸中染上一层琉璃玉色,可是仔细看去,依然看不出对方的真身到底在哪里,道,“少在这里装神弄鬼,还不赶紧退去?“

    ”白凉凉,你真是好大的口气。“

    怪松横亘在空中,枝叶交盖,花中人影晃动,万万千千,声音汇聚在一起,叠加起来,怎么听怎么难受,道,”你们太冥宫向来自大倨傲,目中无人,这次非让你们吃个大亏不可。“

    白凉凉也从林洪的口中得知了他们面对的局面,真没想到天枢仙府和东都山对玄元上景天出乎人意料地看重,投放下的力量惊人,太冥宫兵分三路,看样子有点托大了。

    不过白凉凉也没有任何的后悔之意,太冥宫的真传弟子不需要什么后悔,遇到困境,撞破就行了。

    “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收到同伴们传来的坏消息了。“

    林洪的声音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无处不在,或高或低,或大或小,或尖锐,或高亢,或低沉,引动冥冥之中的气机,是一等一厉害的神通,听在耳中,让人烦躁不安,像是穷途末路,马上大难临头。

    “准备动手吧。“

    白凉凉美目一横,把手一招,掌中出现一柄法器,似弯月,似半轮,有着晷之图案,星星点点的篆文点缀。

    刚一拿出来,就有逼人的寒意横空,充塞天地。

    此宝是她的本命法宝,弧月金晷,自从得道后就日夜用神意元气凝练,拥有无穷之威能。

    “杀。“

    袁金逸动作更快,用手一指,祭出剑图,然后三柄法剑铮铮然出鞘,纵横的剑光充塞天地,三才之势,不可阻挡。

    ”哈哈,“

    林洪的大笑声传来,横亘在虚天上的怪松再次膨胀,枝叶上有细纹堆叠,左右纠缠,衍生出遮天大阵,横无涯岸,不见尽头。

    “万载松青,“

    林洪的笑声不断,道,”你法剑再锐利,也斩不开我的大阵。“

    “那就试一试。“

    袁金逸无动于衷,剑图展开,森森然的杀机弥天极地,杀入时空长河之中,斩杀一个接一个或是真实,或是虚幻的影子。

    金瓶界空外。

    虚空星海,幽幽深深。

    时不时有惊虹磁光掠过,照亮对峙的双方,针锋相对。

    “第一次出场就遇到这样的硬骨头啊。”

    陈岩心里叹息一声,面容冷峻,脚下浩浩荡荡的太冥真水激荡,岁月匆匆,却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也好。”

    陈岩背嵴一挺,身后的不生不灭无形剑剑啸大作,道,“先击败你侯方成,再去助力其他双方。”

    “大言不惭。“

    侯方成冷笑一声,神意一落,法力降临,煌煌大日的虚影出现,只是刹那间,就耀出无量之光辉,洞彻天地。

    此光纯粹,浩瀚,明亮。

    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只是一出,就让人从外到内都觉得有一种被灼烧的感觉,睁不开眼。

    陈岩被大日金光照耀,也觉得自己体内的法力躁动不安,像是要燃烧一样,火上浇油,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到耳朵里。

    “不简单啊。”

    陈岩感应着法力的变化,自晋升真仙之后,凝练出真仙之身,神意统御元气,圆满自如,可是此光一照,则暗火衍生,像是刀兵四起,造反起义,非同凡响。

    “出。“

    侯方成见一击建功,立刻出杀招,身后清气托举,上绕一碑,高有丈许,正面是三足金乌之相,横有一长矛贯通。

    长矛通体乌黑,斑驳纹理,鬼神莫测,硬生生将金乌钉在地上,有一种奇异的冲击感。

    长矛徐徐拔出,似缓实急,不知何时,三足金乌的足下多了个影子,俨然是陈岩的样子。

    长矛在拔出的同时,影子越来越凝实,而上面的表情变得扭曲。

    “金乌捉影,长矛追魂。”

    侯方成面上带着冷笑,这是他修炼的一门神通,能够捕捉对方的气机,然后通过冥冥之中的神秘变化勾动神意,影响到神意,再进一步,甚至能够影响到神意和仙国之间的沟通。

    要是能够切断真仙神意和仙国之间的联系,那么真仙就会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好对付的多了。

    当然,真仙的气机可不是那么容易被采集的,正是这样,侯方成第一次出手大日巡天才要扰乱对方的法力,趁其不备才动手。

    眼看成功在握,侯方成还是不敢大意,他紧紧盯着对方,防止意外发生。

    正在这个时候,本来清晰的影子重新变得模煳,上面晕开重重的水光,幽幽深深,不见其底,难以形容的水音传来,洗涤周围的一切时空。

    洗练,容纳,包含,吞噬,太冥真水一起,原本的气机落入其中,唿吸之间,就没了踪影。

    咔嚓,

    一声响,拔出半截的长矛重新刺入三足金乌的身上,表明的黑光和乌光暗淡了三分,没了刚才令人战栗到底气息。

    “没有成功?”

    侯方成一惊,他知道对方不简单,早就全力以赴,眼看神通道术失效,立刻念头一转,身子从原地消失。

    刺啦,

    一道剑光凭空出现,斩在侯方成消失后留下的残影上,然后轻轻一颤,重新遁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差点被对方的法剑得手。”

    侯方成转过身,将一切看在眼里,面色阴沉,自己施展道术神通,先声夺人,组合起来,威势不可阻挡。

    对方却是狡诈多变,利用假装中招,暗自埋下杀招,飞剑斩杀之术神出鬼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