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剑啸声中铜钟现 真水浩荡洗群星
    陈岩立于虚空之上。

    法衣摇摇,足下太冥真水弥漫开来,星辰之影在其中沉浮。

    不知何时,一尊千手千眼的法相在身后出现,目光森森,手捏法印。

    只是一出现,就有一种统御诸天元气,号令不从的霸道和堂堂煌煌。

    在晋升真仙之后,元气**王凝成此异相,拿捏乾坤元气,划分阴阳气机,有不可测度之威能。

    刚才对面的侯方成施展神通,大日巡天,光耀万古,引动气机法力躁动,揭竿而起,陈岩有元气**王的根底,自然不会中招,反而趁机埋下伏笔,障眼法下,不生不灭无形剑隐入时空,杀伐激烈。

    “可惜,”

    陈岩垂下眼睑,身后的千手千眼的法相逐渐隐去,对面的侯方成不愧是能够在天枢仙府中扶摇而起的人物,灵智圆润,智慧自足,秋风吹而蝉动,反应地极快。

    要知道,他在将不生不灭无形剑送入虚空中之时,还暗自捏了太始流天玄章在手,遮蔽天机,混淆祸福,让对方根本察觉不到危机逼近。

    可是即使这样准备看似万无一失,但仍然是失手的结果。

    不得不说,这次面对的对手,不再是玄元上景天的土著,普通的真仙,而是有着大宗们顶尖传承,神通,法宝,心性,还有福源,无一不是最顶尖的。

    侯方成躲过不生不灭无形剑的斩杀后,目光就是一凝,心中寒意大作。

    刚才的一击,似从天外飞仙一样,无声无息,却有蕴含着不可比拟的杀机寒意,要是被刺中,要祛除侵入的剑气会比较麻烦。

    更让他警惕的是,真仙参悟时空规则,冥冥之中预知祸福,可是法剑斩出,自己却没有任何的感应。

    侯方成可不会相信这是自己的错觉,或者自己真仙本能不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方运用秘术遮蔽混淆了天机,才让自己成了聋子和瞎子,浑然不知道危险降临。

    这样的局面真是太危险了!

    “玄水殿副殿主陈岩,”

    侯方成深深地看了对面的少年一眼,要将之刻在骨子里,因为同样出身于大宗的他分外知道,刚才对方的一系列手段是如何不容易。

    不说那诡异莫测的法剑,匪夷所思的遮蔽混淆天机的手段,还有不受自己大日巡天神通影响的根底,光是将三者统御在一块,有条不紊,所需要的神意和元气都是大的惊人。

    是的,大的惊人。

    侯方成深知,越是厉害的神通法宝,通常所消耗的神意和元气越惊人,对面的这个陈岩到底是如何化仙的,居然打下了这样深不可测的根基。

    两人刚一交手,就发现对方的难缠。

    一时之间,场中安静下来。

    只有虚空星海不时的潮汐过来,如同惊涛骇浪一样,拍打在悬于其上的金瓶界空上,溅起重重叠叠的浪花,却又寂静无声,向四面八方洋洋洒洒。

    余波在两人之间散开,带着亘古深沉的寒意,流转不定,不一会,又化为虚无。

    陈岩看着眼前的景象,体内法力激荡,五劫升天门发出耀眼的玄音,越来越响亮,他振衣长啸,手中无形剑与之相合,道,“侯方成,接我一剑。”

    话音一落,不生不灭无形剑斩出,剑光未到,剑啸先行。

    如冷风忽至,像是霜雪交集,日月齐齐坠落,山河在此倒悬。

    声发其音,气机如雷。

    剑啸声中,震荡神意精神,在这刹那间,天地似乎白茫茫一片,看不到其他。

    在其后,万千剑光跟随而到,或是锋锐,或是堂皇,或是浩瀚,或是隐蔽,或是杀入过去,或是斩入未来,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任何人都难以想象,一柄法剑,居然能够衍生出这样无穷无尽的变化。

    一剑出,可谓是穷极变化,无与伦比。

    “咄。”

    侯方成手捏法决,口中发音,声波激荡,凝成一尊古朴的铜钟,上尖下方,镌刻麒麟,龙凤,玄龟,白象,等等等等,镇压四方。

    铜钟出,钟身上的异兽虚像同时像活过来一般,齐齐大吼,将剑啸引动的气机异象破去。

    “这个陈岩居然想用音攻对付侯师弟,真是可笑。”

    后面龟背鹤身的天枢仙府真仙见此,面上露出少许的嘲讽,要知道侯方成可是向来对音律之道有很深的造诣,堪称出神入化,在同门之中都是出类拔萃的。

    他不用音律对付旁人就该庆幸了,没想到今日还大开眼界看到了被人班门弄斧。

    “去。“

    侯方成大喝一声,神意一转,仙国照入现世,丝丝缕缕的神韵在铜钟上衍生,由虚化实,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

    在同时,侯方成身子拔高,恍若千丈,提起铜钟,重重一顿,音波化为有形,四下激荡。

    噼里啪啦,

    音波化形,如龙似虎,像龟凝蛇,四下乱窜,将从各种角度斩过来的剑光碰开。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过去未来,所以的剑光都和音波相撞,溅起火光流星。

    噼里啪啦,

    火光流星在虚空中亮起,远远看去,像是一盏盏点亮的灯火,晶晶然,明明然,亮亮然,却携带着毁灭,狂暴,激烈,杀机。

    乍一看,虚空黑暗,灯火通明,说不出的一种阴森吓人。

    下一刻,

    只听潮音响起,浩浩荡荡的太冥真水自陈岩的脚下升腾,只是一裹,就蕴含伟岸的力量,容纳一切。

    所有碰到水光的灯火余波统统被吐纳进里面,化为丝丝缕缕的力量,在沉淀,在积累,等待爆发。

    做完这个,太冥真水不停,继续向前,不可阻挡,绕在侯方成周围,堵塞气机,渗入时空之中,密密麻麻。

    轰隆隆,

    太冥真水越积越多,越多潮头越高,到最后,铺天盖地。

    太冥真水是陈岩所有根基的根本之所在,一经催动,无法无量,单轮声势,尚在刚才的剑光斩杀之上。

    更为重要的是,太冥真水中蕴含的意志非同小可,冰封万物,冻结时空,熔炼吐纳,诸天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