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小势积累大势改 天机转移众仙惊
    界关外。

    天垂星象,照见吉凶。

    五彩光影之中,经纬纵横,描摹卦象,自有神通伟力。

    苏子云大袖飘飘,身子周围清气环绕,凝若翠崖丹峰,玉璧霜山,上面生有齐木神树,枝叶郁郁而悬日月,根系曲盘而扎于星辰里,落落姿态,遮天蔽日。

    他目光晶莹,姿态沉稳,头顶上莫名生凝结,如宝幢,像伞盖,垂下明光,任何的攻击打在上面,稍有残缺,下面都有生涌上,立刻补全。

    不是万劫不破,不是万法不侵,而是生匪夷所思,时时刻刻流转,能够迅补充。

    能够将玄功修炼到这样的程度,不愧是能够在太冥宫这样巨无霸般的宗门中都能够脱颖而出。

    “苏子云的玄功神通又进步了。”

    屠龙神情凝重,他中多了一柄厚背砍山刀,弧形圆润似满月,刀身上铁锈斑斑,而柄端则系着一个虎头龙身的吊坠,每一次挥舞,都会出一种莫名的叫声。

    刀刀上前,劈开乾坤,断裂时空,力量所到之处,所有的神通道术退避三舍。

    屠龙是苏子云的老对,深知对方的厉害,两人多次交,不分胜负,可谓是旗鼓相当,所以并没有奢望能够拿下对方。

    让屠龙疑惑,甚至担忧的是,怎么其他两个界空到现在还没有好消息传来?

    自从太冥宫正式攻打三个界空之后,原本遮掩的天豁然开朗,在场卷入的真仙心中都有数。

    可以讲,太冥宫兵分三路,力量分散,肯定是不如东都山和天枢仙府两个宗门投放的力量,不能够说强弱悬殊,但最起码他们一方稳压一头。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好像有所变化,隐隐对他们不利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子云同样感应到天的变化,他不知道其他两路到底生了何等的故事,但大势偏移的步子缓慢而坚定,所以他愈精神抖擞,玄功神通,法宝符箓,信拿来,交织成浩大的攻势。

    在同时,白凉凉和袁金逸等人也在和东都山以林洪为的真仙交锋。

    只见奇松横亘于虚空中,庞大无匹,枝枝丫丫,烟云缭绕,时而有篆文叮当,化而成形,传来鸟声猿啼。

    细密的小花开,林洪的影子在其中摇曳,而东都山其他真仙或是持剑,或是踏罡,或是施展神通,流光溢彩,和古松应和。

    哗啦啦,

    松叶摇摇,细花绽放,不计其数的影子由虚化实,由实化虚,令人捉摸不定。

    斗法正酣,不分轩轾。

    各逞威风,龙蛇起6。

    金瓶界空之外。

    浩浩荡荡的太冥真水弥漫,上下左右,过去未来,泛着幽幽深深的色彩,冰封一切,洗练一切,容纳一切。

    乍一看,天和地之间,宇与宙之内,都是绵绵长长的水光。

    侯方成有一个错觉,自己现在似乎不是在虚空星海,而是在海底之下,整个人觉得沉重无比,喘不上气来。

    “难缠。“

    侯方成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小觑陈岩的意思,他知道,这是他生平遇到的最大对,一个不小心都有翻船的可能。

    想到这,侯方成念头一起,天门上云光一开,托起一个嫩绿绿的叶子,看上去巴掌大小,晶莹剔透,表面有细密的纹路,烟霞蒸腾,玄音阵阵。

    晶莹玉叶子悬在天门上,垂下晶莹的宝光,丝丝缕缕,护住身子,抵挡周围太冥真水冰封天地的寒意的入侵。

    玉叶子滴溜溜转动,玄音大作,金花坠落,叮当有声。

    陈岩倒是没有意外,对方是天枢仙府中鼎鼎大名的人物,总会有法宝护身,他没有全力催动太冥真水的力量,而是把一招,将五焰金刚镯拿在中。

    “出。“

    陈岩法力一转,祭出五焰金刚镯,五重光焰之中,宝镯浮现,一种前所未有的禁锢之力出。

    “嗯?“

    侯方成看到五焰金刚镯,一种难以形容的危感涌上心头,他能够感觉到,即使是自己祭出的玉叶子都无法护住自身。

    “是什么法宝?“

    侯方成知道不好,毫不犹豫,用一指,天门上明光闪烁,万千的篆文衍生,往上一跃,凝成一个人影,和他一模一样。

    哗啦啦,

    人影一成,就从侯方成天门上跃下来,跳到他的跟前。

    下一刻,

    五焰金刚镯已经飞过来,轻轻一转,就把这个影子收入其中,焰火燃烧,出轻微的响声。

    金项圈收紧,人影以肉眼可见的度缩小,被牢牢禁锢在其中,焚烧不止。

    “好霸道的法宝。”

    侯方成看到这一幕,眼皮子乱跳,刚才的人影是他修炼的一门神通替身之术,演绎真假虚实之道,完美无瑕,是真真正正的底牌之一,没想到毁在这里了。

    这一刻,侯方成又是心疼,又是庆幸。

    心疼的是,他这一具无暇上灵身修炼不易,等于第二条性命,这次毁去,要再凝练,其中要耗费的天材地宝和心血实在是太多。

    庆幸的是,对方祭出的法宝委实霸道,不光是拥有强悍到匪夷所思的禁锢之力,自己的无暇上灵身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挡之力就被擒拿,而且里面涌现出的五彩烈焰让人心惊。

    要知道,他本身是和无暇上灵身相连的,同样能够感受到五色五方五行灵焰火的威能,即使是自己的真身碰到,被这样的火焰焚烧,也会非常危险。

    “要糟糕。“

    侯方成的神情越来越严峻,虽然早感觉到对方不好对付,但最多以为是不分胜负,但没想到现在落入了下风。

    “其他两路到现在没有消息传来。”

    侯方成越想越是心惊,冥冥之中,气运转移,天牵引,会产生连锁反应。

    一旦大势崩塌,天颠倒,气运逆转,那么他们本来自信满满的天枢仙府和东都山真要落败,在玄元上景天大大丢一次脸了。

    到时候,别说什么缘,等回到宗门后即使是不被惩罚,也会被同门笑话死。

    “一定不能够生。”

    侯方成深吸一口气,目光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