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一十七章 瞒天过海葫芦水 宝多压身可怜人
    群星在天。

    抬头看去,万万千千,摇曳紫青,璀璨生光,虹气贯空。

    少顷,劫难一到,乾坤崩塌,阴阳颠倒,大如斗的星辰上弥漫出浓得化不开的血光,毁灭,杀伐,暴戾的气升腾。

    再然后,一颗颗的星辰开始坠落,然后以惊人的度下坠,一个接一个,一道接一道,砸向侯方成。

    星坠如天崩,灾难之气降临。

    在同时,星辰落入太冥真水之后,还不罢休,天上星和地上水一冲,凝成莫名之变化,衍生雷霆,爆炸激烈。

    天上星坠,脚下雷生,声势之大,铺天盖地。

    侯方成脸色大变,忙脚乱,心里暗自心惊,对面之人的神意和元气真是深不可测,到现在还神完气足,攻势惊人。

    “四方鼎。”

    侯方成屈指一点,力量打入四方鼎中,古朴的篆文在鼎身上演化出来,凝成一篇华章,讲述四方之道,稳稳当当,凝固时空。

    “果然如此。”

    陈岩将景象尽收眼底,轻轻一笑,袖中的先天之宝葫芦藤浮现,其中的枯黄葫芦打开,底上口下,一滴滴的水珠下落,包裹在真水里,被星光挡住,斑驳而凌乱,毫不起眼。

    要知道,太冥真水本来就是混混沌沌,幽幽深深,不见其底,容纳万物,再加上现在星陨下坠,激荡烟水,复杂难测,可谓是森罗万象。

    先天之宝葫芦藤枯黄葫芦的水藏在里面,可不是容易现的。

    “咄。”

    陈岩可不是只有这一,他一心两用,捏道诀,太始流天玄章在灵台中流转,字字浮空,然后产生一片接一片的虚无,让天变得混沌。

    对面的侯方成和他一样,都是真仙二重,但太始流天玄章一出,还是可以遮蔽天,让对方无法感应祸福。

    这两,看上去有先后,其实是同时进行,即使是陈岩的天赋异禀,动用之后,也觉得身上有一种晦涩之意。

    “可一不可二。”

    陈岩目光闪了闪,他连番出,气势宏大,将大名鼎鼎的天枢仙府的弟子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之力,可是消耗的神意和元气也人想象。

    这一局要是还不能够解决对,接下来恐怕就要上持久战了。

    “你逃不过这一劫。“

    陈岩信心满满,他的布局不见多少巧妙,但是就是大势压人,水到渠成。

    要知道,斗法到现在,自己都是元气和神意消耗的厉害,落入下风的侯方成也不例外。

    更为重要的是,侯方成现在驭使的是四方鼎,祭练不如意,就有破绽,想要弥补都没有时间。

    “咄。“

    侯方成神情凝重,神意和元气在四方鼎中中流转不定,星辰和水光打在上面,出急促的撞击声,每一个刹那,都非常沉重。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侯方成眉头皱成疙瘩,四方鼎不光是祭练不圆满,而且消耗很大,这样下去,纵然是能够抵挡住这一波攻击,但以后非得精疲力尽不可,星辰下坠和雷霆衍生实在是太多太急。

    “只有这样。“

    侯方成知道四方鼎的消耗过大,想了想,有了决断,不再全力驭使,而是放开一线。

    是的,放开一线,让星陨和雷霆的余波自其中分出一部分,用真仙之身来抵挡。

    当然,不是完完全全用真仙之身,而是加上早已经祭练如意的护体仙衣。

    这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可以最大程度上减少元气和神意的消耗。

    但是若仔细分析,缺陷也是很明白,护体仙衣或者护体仙光都是真身的最后一道防御,一般不会动用,就像是两军交战,总会留下动力量,以防万一。

    现在这么做,就是孤掷一注,没了弹性,没了变化。

    弓弦拉满,没有回旋之地。

    “得来全然不费工。”

    陈岩见到侯方成的应对,不惊反喜,运作神通,太冥真水裹着星辰和雷霆,轰击在上面。

    哗啦啦,

    果不其然,这一次,四方鼎没有全部挡下,而是留下少许,放了进去,侯方成身上日月星辰一现,山河大地做条纹,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将之扭曲传送。

    侯方成的仙衣同样不是一般之宝,自从入门之后就是长辈赐下,日夜温养,随着修为的提升,越展现出威能。

    星光,水光,雷光,三者打在上面,荡开重重叠叠的涟漪,却是破不了防御。

    “好。“

    侯方成心里叫了一声好,放下心来,这样的对策,相当于在洪水上设下两道闸,神意和元气的消耗真的少了不少。

    不得不讲,四方鼎消耗的太厉害,全力驭使一件居然比不全力驭使再加上仙衣加起来两件都要用的多。

    “好。“

    陈岩同时也在心里叫了一声好,再次驭使神通,星光,雷光,水光,散光交织,凝成攻击,激荡澎湃。

    陈岩目光闪烁,攻击不休,一波接一波,越来越猛,越来越猛。

    侯方成却是像大浪冲击下的岛屿,看似险象环生,但一直浮出水面。

    攻击越来越猛,到最后,三光爆炸,铺天盖地。

    ”这已经是最强的攻击,接下来就是盛极而衰。“

    侯方成看到这一幕,真正放下心来,对方盛极而衰,可谓是这一局圆满解决。

    噼里啪啦,

    下一波攻击再到,透过四方鼎,敲打在仙衣上,与上一次相比,真的是弱了很多。

    “盛极而衰。”

    侯方成绕是心志强大,见到自己的推测成真,也是面上露出笑容。

    哗啦啦,

    再然后,又是一波攻击。

    这个时候,侯方成已经放下心来,面上带出笑容,屈指一点,仙衣鼓起,道,“这个陈岩还不甘心不成?只是做无用功罢了。”

    在侯方成说话的同时,幽幽深深的太冥真水打在他身上的仙衣上,在冰封和洗练的意念之后,浮现出拳头大小的水珠,携带着腐朽,衰败,死亡,等等等等的负面气息,直接透过防御,打在侯方成的身上。

    这还没完,这股气息顺着真仙之体上升,缠绕上神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