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一十八章 水起缘灭败落定 池有莲花种仙根
    侯方成面色大变。

    自先天之宝葫芦藤中枯黄葫芦中取出的水珠隐在太冥真水和满天星光之中,径直打在他的身上。

    一种腐朽,衰败,死亡,诸天归于混沌的气息弥漫开来,在真仙之体中横行,并缠绕到神意上,生出花纹。

    花纹一生二,二化四,四成八,越来越多,浩瀚的水音凭空响起,亘古的时空之中,不知岁月的腐朽沉沦,无穷无尽。

    “该死,这是什么?”

    侯方成顿时就感应到自己体内的变化,神意在水光中消磨,自己原本煊赫强盛的气运在一刹那衰败,万万千千的未来之路灭绝,只剩下一条黑暗幽深,通向未知的沉沦。

    “我居然感应到了死亡气息。”

    侯方成顾不得其他,连忙施展门中的法咒神通,清清亮亮的宝光降临,凝成莲花之相,花花相碰,叶叶扶摇,上面露珠如宝宝珠,熠熠生辉。

    陈岩抬起头,看到对面侯方成身后蓦然冲出一股灰黑之气,带着腐朽衰败的味道,像是天地灭绝,生灵不在,万事万物走向衰败。

    即使是隔的很远,陈岩依然觉得心惊,他为了一举击败对,将枯黄葫芦中孕出的水光一股脑取了出来,现在来看,威能乎想象。

    只是此水不知道如何衍生,而且需要直接接触才能够挥作用,使用的条件很苛刻,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能缺。

    “以后再慢慢研究。”

    陈岩压下心中的诸多想法,把目光投向侯方成,这个天枢仙府的天之骄子在短短时间内已经一头白,老态龙钟,看上去寿元大减,这水委实霸道。

    侯方成面上居然出现了老人斑,哪里还有以前的丰神俊朗,简直成了风烛残年的老者,摇摇欲坠,他连连施展神通道术,但还是无法祛除落入自己体内的水光,只能够看着水光在吞噬自己的神意和元气后越来越多。

    侯方成见此,咬了咬牙,面上露出决绝之意,用一指,天门上云光散开,托住一个半月形的古池,里面晶莹玉石,摇曳水草,还有正中央一株莲花,高有三尺,绿叶撑天,暑气不侵,生勃勃。

    莲花生于池中,即使不知道何等来历,但只是看一眼,就知道委实不凡。

    “道种一莲花,三光煮黄芽,祛劫除难后,神落白云家。”

    侯方成出一种晦涩的吟唱,他的真仙之体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度衰败,然后神意一跃,只剩下莹莹一点,进入池水中。

    哗啦啦,

    池中三光水顿生涟漪,莲叶上下,根茎上浮现出侯方成的影子,虚无缥缈,看上去不在时空中,如梦如幻。

    只是很显然,已经没了真仙自成一统,法则在身的从容。

    “莲花塑体,三光取神?”

    陈岩不知为何,灵台中突然浮现出这样一个概念,他看着古池中的莲花,晶晶莹莹一株,扎根在三光之水中,侯方成的身影在里面逐渐变得凝实。

    “大宗弟子真是花样多。”

    陈岩看了眼,念头一起,身后的不生不灭无形剑一跃而出,森森然的剑光化身万千,每一道都蕴含不可破灭的雷霆之力,毁灭所有,直指莲花。

    一朝势在,剩勇追穷寇。

    因果结下,斩灭才方休。

    眼看侯方成玄功神通尚未施展完毕,就要毁在剑光雷霆之下,突然之间,虚天之上,重重叠叠的光辉一开,显出一个仙国,纵横三千里,里面是一座座的云台仙阁,烟水拍岸,美轮美奂。

    任何的洞府,仙府,灵地,与之相比,都像是萤火之光要与日月齐辉。

    轰隆隆,

    仙国一出,先是一个收缩,然后猛地膨胀,吐出一道精粹到极点的光,笔直照下,不可阻挡。

    轰隆隆,

    光华一落,生成一个圆环,庞大无匹,蕴含禁锢之力,剑光雷霆硬生生被凝固在里面,一动不能动。

    仙落圆圈,形似规矩。

    “这是侯方成将自身的仙国之中的积蓄一下子全部爆。”

    陈岩看到之后,冷哼了一声,目光一闪,隐隐把握到对方仙国的轨迹,太玄雷尊自宇宙雷池中走出,携带力量,轰然击出。

    雷光闪电,霹雳惊人。

    扶摇而上,循着轨迹,时空退避,无法阻挡,击打在对方的仙国上。

    实际上,本来真仙的仙国隐在莫名之地,自行运作,旁人难以寻到,像是侯方成这样的大宗弟子,仙国之运行轨迹越玄妙,找到更难。

    纵然是陈岩现在对时空过去未来之意有了很深的了解,也不能算出对方的仙国位置。

    不过这一次侯方成局势危,不顾一切调动仙国积蓄的力量降临,和现世中的气感冥冥之中交运,才让陈岩抓住位置,打出一击。

    噼里啪啦,

    雷光击中侯方成的仙国,里面的亭台楼阁,金门玉户之上都弥漫着一层雷芒,不停地跃动,甚至生出若隐若现的雷音,蕴含煌煌天威。

    真仙的仙国,常驻于莫名之地,接引高级的元气和能量,是真仙的根基所在。

    其内自有真仙法则,交织构建,蕴含无量威能。

    要是寻常时候,侯方成只要静心凝神,神意笼罩仙国,则可以很轻松地将雷光驱逐出去,但现在要命的是,他真没有时间。

    有外道意念入内,如同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时间久了,会混淆元气和能量,像是身上的隐疾,总不会有好处。

    当然,侯方成付出这样的代价,可不会是做无用功,趁着仙国垂光挡下陈岩的攻击后,他捏了个法决,口吐真言。

    真言落下,金花坠落,地涌灵泉,三光之水以肉眼可见的度涌入宝莲中,丝丝缕缕的血线交凝,生出头颅,躯干,四肢。

    侯方成再凝仙躯,只是只有三尺高,小巧玲珑。

    “今天是大败了。”

    侯方成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苦笑一声,旋即神情变得坚毅,道,“长生之路未绝,未必不能因祸得福。”

    侯方成神意一起,和天枢仙府在场的真仙略一交流,身子一转,凭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