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壁月照影演过去 气运汹涌宝物出
    ,。

    天宫中。

    壁月垂照,冷光挂琼枝。

    遥看左右,玉树林立,烟波弥漫,风吹花香三百里,霜气纵横四方间。

    还有丹井绿池曲曲相同,竹烟花雨袅袅断续,夜在水云天中。

    汩汩汩汩的雷水自其中喷薄出来,高有三尺,凝则垂落,像是涌泉一样,时时刻刻散发着生。

    生是如此之浓郁,晕着水光,敲打在万万千千的叶子上,有一层新绿。

    胖娃娃在地上滚来滚去,肉乎乎的小身子像是皮球一样,清脆的笑声时不时地在林间泉下响起,惊起一行仙鹤。

    陈岩稳稳当当地坐在中央,澄明的光晕在身前铺开,他一捏诀,运转神意,光影在里面生成,像是在回溯过去。

    是的,这是他第一次得道大成之后和诸天万界中有名号的大宗真传弟子交,在其中的斗智斗力,玄功法宝神通的碰撞,时间的把握,气运大势的拿捏,等等等等等,都是非常新鲜又非常重要的体验。

    随着时间的推移,澄明光晕里面,一个金樽在摇摇摆摆,每一次动弹,都从里面吐出不计其数的影子,落在水中,叮当有事。

    光影交织,时空变化,再演昨日种种。

    “千般法术,万种神通,一杯盛之。”

    陈岩看着金樽的摇摆,面上带出笑容,要是换个时候,这样用气推演,对方肯定有所交感,冥冥之中就会斩去过往,让自己面前空空如也。

    现在妙的是,交的对侯方成元气大伤,虽然借住妙不可言的莲花塑体,但要恢复还要一段时间,正是虚弱之时,无法打断。

    这样的局面之下,才可以回溯过去,一点点,一页页地翻看。

    “大有收获。”

    陈岩看着金樽演化异相,目光晶莹,这一次他和侯方成斗法,没有任何的保留,全力而出。

    交的过程很艰难,而且意外迭出,不像对上玄元上景天的土著真仙那样横扫,但在这个过程中,才真正领会到自己超乎其他真仙的优势。

    陈岩坐在云塌上,身后是垂桥斜入水中,满饮一湖晴虹,他眯着眼睛,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首先就是庞大无匹的仙国根基,更上一层的玄妙轨迹,两者相得益彰,带来的是匪夷所思的强大元气和神意,就是大宗弟子都无法比拟。

    正是有大宗弟子都望而惊叹的神意和元气,自己才可以从容地施展神通法宝,相当于两个人对上一个人。

    可以说,这是根本。

    其次是所修炼的《太冥玄天宝典》真的是大宗传承经文,修炼出的神通圆满自得,威能惊人,不会受到其他的神通的克制。

    再次是自己中掌握的法宝,玄妙不可测度,而且还可以祭练如意,没有让人有可乘之。

    最后是自己福源不逊色于人,或者说超人一头,有大气运傍身。

    “元气,玄功,法宝,气运。“

    陈岩脚下是幽幽深深的太冥真水,无风起浪,发出澎湃的水音,里面大鲲的虚影浮现,背负天地,容纳乾坤,凝眉沉思道,”以后还是要在这四个方面加强,当然要是能够凝练如一就好了。“

    陈岩看着檐下水珠相连,似断非断,清脆的玉音从周围响起,若有所思。

    真仙段,当化繁为简,包容万象,当自己将所有的一切归纳为一之时,定然会再上一层楼。

    “咿呀,”

    这个时候,玩得累了的胖娃娃爬了过来,蜷缩着肉乎乎的小身子在陈岩的脚边,奶声奶气地叫唤一声,然后打了个小哈欠,羊角小辫乱晃。

    “咿呀呀,”

    现在玄元上景天正处于大变局中,胖娃娃也得到不少的好处,皮肤晶莹,身上的药芝香气越来越浓。

    陈岩看了一眼,抬把小东西拎起来,放到自己的身前,鼻尖弥漫着香气。

    “一晃又是许久了。”

    陈岩发现自从晋升真仙之后,时光岁月变得不在意,一天,一月,一年,像是没了概念。

    而当初在洪荒界的事情,像是梦幻泡影一般,来去匆匆。

    不知道当时在洪荒界认识的人们现在又是怎么样了。

    “嗯?”

    陈岩看着大胖娃娃翻了个身,继续酣睡,目光就是一动。

    这个小东西算是自己从洪荒界之时一直跟随的,还是唯一随自己飞升到此地,现在莫名引起遐思,莫非是有什么关于洪荒界之事或者之人?

    陈岩想到这,目中浮现出细细密密的篆文,六角垂芒,如同日月,不停地排列组合,演化出卦象,然后在幽幽深深的水中沉浮,光怪陆离。

    卦象浮在水面上,延伸出一道道的光线,似真似幻,摇摆不定,另一端通向不知名之处。

    随着卦象的动作变大,光线越来越清晰,有玄妙天音发出。

    咔嚓,

    不知道多久,只听一声脆响,所有的卦象消失不见,陈岩目瞳中的异相不见了踪影。

    “想不到真有这样的事,“

    陈岩用摩挲着胖娃娃细腻如玉石般的肌肤,感应着指尖清清凉凉的感觉,嘴角带起淡淡的笑容。

    他虽然还推算不出到底具体是什么人什么事,但真的和洪荒界有关。

    “顺其自然吧。“

    陈岩没有再去耗费神意推算,时候一到,自然明了。

    正在此时,陈岩若有所觉,突然抬起头,就看到界空之中气运汇聚,不知何时,道道小儿臂般粗细的雷霆生出,霹雳耀眼,雷声阵阵,惊天动地。

    重重叠叠的雷霆中,有的是球状,有的是弧形,有的是半边,还有人形,密密麻麻,何止千万,彼此碰撞,像是雷海。

    而在雷海的最中央,仔细看去,隐约有门户浮现,高有百丈,上面镌刻有古朴的花纹,似真似虚,只是敞开一缕,只有一种伟岸的力量从中弥漫出来,生和毁灭并存。

    轰隆隆,

    雷霆爆炸,黑白交织,引动四方。

    ”果然是玄元上景天的大变局时代,难怪会有这么多势力投下力量来争夺,我刚刚占领这金瓶界空,就有宝物厨师。“

    陈岩面上露出笑容,用一拍,座下的大灾九真天玄宫冉冉向上。